Ne3s23p4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墙头如山。

【〇〇】〇〇〇〇

追爱豆,最忌讳什么?

怂。

什么是怂?

请好假,买好车票,到了北京,换了正装,走到棋院门口,不敢动了。

徘徊半小时,踌躇不前。门卫看我,鬼鬼祟祟,形迹可疑。

终于,破罐子破摔,自投罗网。

果然被拒。

怂是什么?怂是从心。

从心。

置之死地而后生。

心念电转,灵机一动,死缠烂打。

我问能不能去旁边的棋院商店里买东西。

门卫答应了。

商店。

阿姨很热情,问我要买什么。

我说看看。

边看边聊,从棋子到棋手,再到我。聊了一个小时。

阿姨同意让我在商店里等。等棋手出来。

我坐在商店里看直播。

柯洁号云霄飞车。

胜。

羊羊先出来。

羊羊心情不太好,我错了我不该打扰他,真的真的,对不起。

柯柯还没出来。

阿姨说,到棋院楼下等吧。

我就去了。

等了一会儿,柯柯出来了。

我怂。

从心。

“柯柯!”

喊出声音,才发觉抖得厉害。

递扇子,递笔,浑身发抖。

柯洁找不到地方签名,就把扇子放在了腿上,笔走龙蛇。

我呆看着。

机会难得,怂〇,给我说话!

我说,“恭喜”。

柯柯轻轻回了句,“谢谢”。

柯柯签完,想把笔盖起来还给我,但好像没盖上,我慌忙接过来盖好。

和柯柯一起走出大楼。

柯柯蹲下来系鞋带。

我飞也似的逃了。

对,我,以媲美香港记者的速度,跑了。

柯柯大概也是第一次见跑得这么快的粉丝。

我飞奔进商店,跟阿姨道谢告别。

趴在窗户上目送柯洁离开。

又和阿姨聊了好一会儿。

我呆呆地飘出棋院。

呆在路口。

看天。

发呆。

这是真的吗?这真的是真的?

我真的见到柯洁,和柯洁说上话了吗?

记忆突然模糊,努力去想,便变得像做梦一样。

于是不敢想了。

但又忍不住不去想。

多么、多么美妙的梦境啊。

多么、多么可怕的梦境啊。

身在此中,无欲无求。

身在此外,抓心挠肝。

只愿。

美梦长留。



我〇〇〇真的是超〇〇喜欢柯洁啊!!!

-------------------------

一个星期了。

距离一鼓作气直奔京城朝见爱豆,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

这一个星期里,时时想起,仍抑制不住,浑身发抖,激动得想要尖叫。回忆细节,如在眼前,如在耳畔。

也常常去看当时气血翻涌吞天沃日噼里啪啦语无伦次写下的记述,看一遍,那种心情便扑腾一下,再看,再扑腾,到最后,沸反盈天。

记忆会模糊,情感会淡漠,文字却不会消弭。能有感而发,有所铭镂,我以为,是十分幸运的。

其实那天的事还有后续。可惜当时身心俱震,烈烈轰轰仿佛被感情烧了个干净,忘了怎么拿笔,怎么打字,于是这《追星记》便缺了一页,如今再看,颇觉遗憾,遂望弥补一二。

出棋院后,忽然获知,第二天要在棋院举办龙星战闭幕式,柯洁出席,并向广大棋迷开放。

去不去?

不是废话吗!

这么赶巧的事,既然被我赶上了,哪有不把握机会的道理。

这次是拽着姑姑陪我一起去。

两点半开始,我们一点半就到了棋院门口。担心太早进去不太方便,就绕到不远的一个小公园里坐坐。

忽然,天降大雨。

雨越下越大,我没带伞,和姑姑挤挤,很快便湿了半边。我和姑姑合计着,等雨小一点就过去,结果老天不给面子,瓢泼雨幕,公园凄清,就我们俩,像一颗蘑菇。

本来姑姑不想进去的,但看这天气,我又没伞,只得随我,一起狂奔进了棋院。

视门卫如无物。

门卫也果然没拦。

直接上到二楼,小华老就在门口。

小华老全名华学明,中国国家围棋队领队,欢迎百度。

我一激动,脱口叫了声,华老您好。

华老人很亲切,看我半边湿透,“哎哟”两声,说,“湿成这样,你是哪里的?”

我一下子没听懂,以为问我祖籍,后来华老补充一句,你是哪个媒体的,我才明白过来,慌忙道,都不是,就是棋迷。

华老了然一笑,我知道了,迷妹!

对对对,我点头点得像打鼓。

华老拍拍我的肩,道,“这就可以理解了,进去坐吧。”

房间里没多少人,两只手都可以数得过来,衬得整个房间特别空旷。我小心翼翼地找了个靠后排的位置,安静如鸡。

没过多久,柯洁来了。

我盯。

柯洁被华老拉着拍合照。

我再盯。

柯洁开始大爷叉腰大爷散步。

我继续盯。

柯洁一抬头,扫视全场,看过来了。

我赶紧把头低下去鼓捣手机,仿佛上课时怕被老师点名叫到的学生。

但又实在忍不住,偷偷抬起一点眼睛。

我总觉得柯柯他好像认出了我,这个昨天刚刚堵过他要签名还跑得飞快的小粉丝。

来的迷妹粉丝真的少,算上我和姑姑,总共也就六个,其中两个还疑似“柯洁迷妹自媒体”皮下。柯柯记性那么好,如果真的认出我,好像也不奇怪。

闭幕式要开始了,华老看了看场下,嫌人少,大手一挥,“去,把楼上几个在下棋的叫下来。”

我瞪圆了眼。下一刻,就看到唐韦星、范廷钰,和另一个我不面熟的棋手进来了。

妈诶,我运气是不是太好了。

工作人员走过来,跟我说,今天人少,你们往前坐一点吧。

妈诶,我今天踩狗屎了吗。

我换了个位置,坐在糖糖正后方。糖糖穿着棋院特色精神污染条纹衬衫,抢镜。

我举着手机录像拍柯洁。

柯柯这孩子偶像包袱重,对镜头无比敏感,只要有镜头对准他,立马转过头去,露出无敌可爱无敌甜的微笑。

但其它时候就很自由散漫了。坐在台上,悄悄看手机,嘟嘴,一脸“我很累我不开心”,看看台下的糖糖,眉来眼去,似乎觉得好玩,偷偷笑起来。

又看台下其他人。就让我自恋一下,单方面宣布柯柯认出了我,并对我笑了。

反正我是这么觉得的。错觉也好误会也罢,我开心,我牛批。

闭幕式只持续了半个小时。柯洁发言时居然感叹了一番年龄。97年的小宝贝说自己不年轻了,身为比他还老的粉丝,能怎么办?

宠着呗。

结束后糖糖范老板跑得飞快,可能还心系没下完的棋局,柯洁辜梓豪李钦诚要和赞助商举办方合影,没机会要签名。

而且我怂。

过了一天,还是没什么长进,看着柯柯走出房间,我还怂在原地。

不过,后来证明,我的运气又一次爆发。我这时的怂,怂对了。

柯柯那天心情确实不好,在场的另一个迷妹不怂,追过去想要签名,结果被柯柯拒绝了,对她说,你不要再跟着我了。

柯洁这两天的行程真的太忙、太忙,他本来就不是温柔宝宝的人设,和粉丝互怼也不是没有过,我们都可以理解。妹子跟我不在一个粉丝群,我是听群里另一个加了两个群的妹子说起,才知道这件事。

替妹子委屈,却也无可奈何。

只能再度庆幸,我是何其幸运。

何其幸运。

评论(6)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