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3s23p4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墙头如山。

【柯洁中心】星罗02

· 另类仙侠,吹柯为主,可当围棋科普

· 本节字数 7398


第一诀·不得贪胜(下)


柯洁得了柯老爷的承诺,当下蹿出十二万分热情,仿佛把之前偷偷摸摸看棋玩棋的心惊胆战与跃跃欲试通通宣泄了出来,拧作一股学习的动力,以摧枯拉朽之势一头栽入修仙者的世界。柯老爷简单讲了些仙门的规矩:围棋入门即为立仙根,自此脱离凡尘,可修仙法;棋艺每进一阶,法术本领也会随之增强,至九段等级,便如登泰山而小天下,世间万物,尽在掌握,举手投足,自成气候,动辄风起云涌,山鸣谷应,草木震动,烟波涤荡,虽逍遥无边,惹人艳羡,言辞容止却最要当心,以免一时疏忽,致使天下大乱。

至于修仙大家,著名棋手,常定期切磋比试。有围甲大会,各地世家以脚下土地州府相争;亦有春兰百合,三星富通,一群顶尖尖的青年才俊,借此机会,分个高下。

“那现在最厉害的是谁?”柯洁歪着脑袋问。

“说来惭愧,虽然棋道起源于本邦,可如今称天下第一的,却是个外邦人士,名号‘石佛’的高丽青年。”

“他有多厉害?”

“无懈可击。”

柯洁眨巴眨巴眼睛。在他看来,柯老爷的棋力固然高于常人,但与三五好友切磋时,亦互有胜负。观其棋气,模糊不明,飘忽不定,可见并不算十分出色。他称“天下第一”无懈可击,或许是直接照搬了别人的说法,至于真正深浅如何,仅这四个字,恐怕做不得数。

如此一想,柯洁心里按捺不住地蠢蠢欲动起来:无懈可击之意,无非没有弱点。应对方法不外乎二,其一,胡搅蛮缠,制造弱点;其二,出神入化,实力碾压。他既决心要入仙门,自然想做万人之上的那一个,虽尚未问津门道,心里已经有了目标。

“棋道一百,然万变不离其宗,基础总归是重中之重。今天,便先教你如何‘吃子’。”

柯洁闻言,立刻抓起一把棋子往嘴里塞。

“不是这么吃,”柯老爷失笑,在棋盘上摆了颗子,“中央棋子有四气,东南西北,木火金水。攻其一方,紧其一气。四气皆夺,此子即死,陨落棋盘,重归轮回,是谓‘吃子’。”

柯洁似懂非懂。柯老爷又将棋子移到边上:“而边上棋子,只有三气,仅需三枚棋子,便可将其收入囊中,形似坟冢。至于角上棋子——”

“角上棋子,只有两口气,用两枚棋子就可以‘吃掉’。”柯洁接道,探手又抓了几颗子,学着柯老爷的模样,用食指和中指别别扭扭夹住,按到棋盘上:“如果是两颗子连在一起,份量变大了,是不是就需要派出更多子才把它们吃掉?”

柯老爷点点头:“孺子可教也。”

“那那——”柯洁有些坐不住,屁股左右挪动,身体殷切地往前倾,一颗小脑袋几乎要挨上棋盘:“这些棋子这么小,又是如何做到呼风唤雨,覆雨翻云的?还有,棋子纠缠时,偶尔会冒出来奇怪的气……”

“哈哈哈,不忙,”柯老爷笑着捋了捋胡子,“凡人学习尚且讲究循序渐进,何况修仙。为父自会与你慢慢道来……”

*

大牛在柯洁家的客房里住了三天。三天来,好吃好喝,无拘无束,仆从丫鬟们把他当作少爷绝无仅有的朋友,均以上宾之礼待他。脚腕上一点扭伤,无甚大碍,加上小孩子恢复能力强,到第二天,便能绑着绷带一蹦一跳地下地走路了。驴太岁拴在后院,也被好生供养,吃仙家草、饮仙家水,愈发神气活现,皮毛被涮得油光水滑,富丽高雅,仿佛再要不了多久,就能摈弃凡尘,重回仙班了。

大牛也曾经好奇仙人是怎么个修仙法。但这三天里,他总共就见过柯洁两次,且都没能和他说上话。头一次,他从床上醒来,睡眼尚迷蒙,便模模糊糊看见窗外跑过一个行色匆匆的影子。等他爬下床拉开门去看,柯洁已经闪身进了柯老爷的书房,下人们看他进去,立刻训练有素地关上书房门,然后整整一天,除了丫鬟送早膳午膳,便再也不见人从中进出。

第二次,他晚上喝多了水起夜去茅房,偶然发现厨房那边的灯亮着。他心里惴惴,以为神仙家里进了神仙小偷,要偷神仙家养的神仙鸡。他扒开一点门缝,却看见一个小不楞登的人影,从灶台下挖出一块卷曲的面饼。小人影站起来,拿衣袖摸了摸脸,竟是柯洁。只见柯洁把面饼放进一个大碗里,倒上开水,又抓了把葱末滴了些香油辣酱进去,用一个比碗口稍大的碟子倒扣着盖好,警惕地四下环顾一周,然后迅速从厨房后门溜走了。大牛猜柯洁一定是最近几天太辛苦了,晚上饿,家里又管得严,只好偷偷到厨房来找吃的。至于那形状奇怪的面饼,藏得那么严实,大概是修仙的灵丹妙药,修仙者,都是靠吃这种开水泡面饼,才能够提升修为的。

平时白天的时候,大牛偶尔会假装逗蚂蚁,蹲在书房外的窗沿下听里头动静。运气好的话,能听到一两句交谈,他听不大懂,亦不在意,只为确认自己新交的小伙伴一切顺利;而更多时候,只有一阵阵你来我往、零星清脆的落子声。

这么到了第四天。大牛照常蹲在书房窗下数蚂蚁,蚂蚁被他洒在地上的糖霜吸引,慢慢聚拢过来。

“一、二、三、四……”

忽然,耳畔刮来一阵劲风,紧接着是实木碰撞的一声闷响。大牛愣愣地转过脑袋,书房大门洞开,柯洁放大了的笑脸,正喜气洋洋地摆在自己面前。

“哇——”大牛吓得往后摔了个跟头。

“咳咳,我知道你激动,”柯洁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但是,做人呢,还是要稳重一些——”

“哼,”大牛爬起来,拍拍屁股,奚落道:“装什么装,刚刚我可看见了,你还不是冲出来时跑得太快,差点被自己衣服绊一跤!”

柯洁果然破功,“噗嗤”一声笑出来:“我那叫仗义!摔跤算什么,两肋插刀,我都高兴!走吧,让那些欺负你爹的家伙,见识见识本棋仙的厉害!”

“柯洁。”柯老爷却在这时从书房里走出来,喊住了他。

“你且记住,不得贪胜。”

“知道啦!”柯洁举起拉过勾的小拇指,朝柯老爷晃了晃。

神仙出行,自然有神仙的门道。大牛刚想着要去后院牵驴太岁,书房里的柯老爷却已经捏起手诀,趁这会儿功夫,落子如飞,在面前浮空的棋盘上,摆了个“双飞燕”的起式。霎时间,大牛只感到眼前一花,身体恍如展翅欲飞的燕子一般凌空而起。柯洁伸出一只手来抓住他胳膊,免得他迷迷糊糊飘到蓬莱仙岛去。下一秒,脚底下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大牛顺势踏了踏,待回过神来,身体已经落回地面,两个垂髫稚子,正站在一座堂皇热闹的酒楼前。

“刚、刚才——”

“神仙总得会些一般人不会的东西嘛!”柯洁理了理自己有些被风吹乱的衣领,“我听爹说过,这招叫‘双飞燕’,本是个釜底抽薪的招数,后来被沿作他用,成了方便多人赶路的法术。如果是单人,有日行八百里的仙术,叫做‘小飞’,也有日行千里的进阶版,叫做‘大飞’。”

大牛张着嘴,发出一声羡慕的喟叹。

“‘双飞燕’是可以定向的,欺负你爹的公子哥,肯定就在这酒楼里了。我们进去找找看。”

柯洁提起衣摆跨进了大堂,大牛连忙跟上。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如今的柯洁,已经全然不似三天前那个独自躲在山林里玩棋子的小娃娃了。大牛完全把他当作了偶像,一脸佩服地走在他后面。

于是便有了这么一幅奇特的画面:一个五岁左右的孩子背着双手,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进哄闹的酒楼大堂,身后跟着个十岁不到的小童,既像仆从,又不太像。偏偏柯洁衣着讲究,气度不凡,小二眼尖,立时迎上来,上下端详一番,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却仍拿足了精神。

“请问,您二位是——”小二想着恭敬些总没错,斟酌措辞,小心问道。

“来吃饭!要你们店里最好吃的!”柯洁气势不减。他在门外就闻到饭菜的香味了,此时进到店里,瞥见几道时新小菜,肚子里的馋虫顿时便被勾了起来。恰好小二来问,便灵机一动,有了主意。

“有清静一些的地方吗,这里太吵了。”柯洁皱皱眉。

小二忙点头应道:“有有有,二位楼上雅座请。”

柯洁咧嘴一笑,转身招呼大牛,两人跟着小二,一起上到了二楼。

雅座不愧为雅座之名,各方布置与一楼的绿林风格截然不同。靠街边的一侧向外延伸了半截露台,雕栏嵌玉,风雅非常,临街而望,趣味十足;向内,却是挂了些文人字画,梅兰竹菊,山水花鸟,清风徐来,泠然作响,端是吟咏抒怀的好地方。

只可惜,在这喝酒的,并非君子。

“小二!”那霸人钱财断人生路的公子把手里酒盅重重敲在桌面上,冲着刚把柯洁二人带上来的小二大喊:“你,过来!”

小二知道公子身份,不敢得罪,匆匆给柯洁他们指了个空座位,便低着头快步朝公子走去。

“不知道爷有什么吩咐?”

“不是我,是我的美人,你、你问她。”公子醉醺醺地扭过头,露出身后扶着他的女子的一张脸来。若是陈二在此,大概立刻就能认出,这名女子,便是当初看上他们村子绣帕的翠屏。

翠屏盈盈一笑,对小二道:“我听说,贵店有好酒,名为‘梅花醴’,是用早年冬天雪里浸过的梅花酿成的,最适合女子,可养颜驻容,不知,店里还有没有?”

“有,有,我这就去给您取来。”

“慢着,”翠屏叫住他,“别那么急,我还没说完呢。我还听说呀,贵店与这‘梅花醴’齐名的,还有一种酥点,入口即化,唇齿留芳,唤作‘梅花酪’,有是没有?”

小二有些为难:“夫人,我们店里是有这么一种点心。但‘梅花酪’和‘梅花醴’不同,不能久存,只有在冬天梅花盛开的时候,才能新采新做。现在夏天还没过完呢,您让小人,去哪里给您采梅花呢?”

翠屏蹙眉。她从怀里掏出一方帕子,轻轻抖开,露出其上绣纹:“可是,你看我这帕子上,正好绣了几朵梅花。我家爷也说,我呀,就是个梅花似的人物,比小桃那般妖媚的贱婢,好了不知道多少倍。我听闻你们以‘梅花’为招牌,这才央求着爷带我来一趟。我家爷多大面子的人,肯光临你这小小酒楼,已经是你们三世修来的福分了。可你们呢,居然说没有,这不是欺到我们爷头上来了吗?”

公子哥原来处于半醉半醒的状态,听到这句话,却突然来了劲:“你小子,大胆!让你做你就做,没有梅花就去采,哪那么多废话!要是今天不拿出配得上我家美人的‘梅花酪’,你、你大可以试试,你这根舌头,还尝不尝得到今天的晚饭!”

小二吓得双腿一软,当即跪倒下去:“爷,饶命啊爷!这,这,小人真不知道去哪里采梅花啊!”

“滚!”公子一脚踹在小二肩上,把小二踹开两尺,差点真从楼梯口滚落下去。公子看了,心里不爽,摇摇晃晃站起来,挥舞着两只胳膊,撒酒疯道:“限你日落之前给老子找出梅花来,要不然、要不然……我不光要拔你舌头,还要让你们这酒楼,开不下去!”

后面半句话却是对闻讯赶来的掌柜的说的。掌柜的一把年纪了,没有子嗣,平时堂前堂后,都交给自家机灵的小二管,大有把他培养成接班人的意思。此时气喘吁吁跑上来,看见小二倒在地上,又迎面吃了公子哥一通吼,一时接不上气,翻个白眼,竟就要背过气去!

“不就是梅花么,有什么难的。”

一个稚嫩的声音忽然闯入了在座众人耳朵。柯洁从座位上站起来,气定神闲地迈开步子,向老掌柜走去。大牛想拉他,没拉住,焦急地瞥了眼凶神恶煞的公子哥,只得缩缩脖子,也小步跟上去。

柯洁走到老掌柜旁边,先给他顺了顺气,将他扶起,安置到一旁的椅子上。待老掌柜缓过劲儿来,才不紧不慢地转过身,颇有未来九段大仙风度地对公子哥说道:“你不是想要梅花吗?我给你。”言罢,双臂一振,眨眼间,数十条泛着金光的丝线从他的袖子里飞射而出,纠结盘绕,几秒钟的工夫,便在半空中交织成了一方十九纵十九横的网格。没等众人回过神来,柯洁又一扬手,竟从虚空中平白抓出一把棋子来!

“这是——”老掌柜好不容易喘过气,又被眼前的一幕惊得忘记了呼吸。

“是仙术,是仙术啊!”大牛率先欢呼起来。他已然忘记了害怕,飞也似地冲到柯洁身后,叉开腿叉着腰,昂首挺胸,要给柯洁撑场子。

“喂,你,”柯洁冲公子扬了扬下巴,“梅花就在这里,你要是有本事的话,便来取吧!”

话音刚落,半空中由金线交织成的棋盘再次爆发出一阵银灰交错的光。光芒恰好将公子哥笼罩了进来,而将其他人隔离在了光圈之外。公子这会儿总算彻底清醒了过来,他望着眼前棋盘,只觉手脚沉重,像是被戴上了百十斤的铁镣拷,举手投足,宛若泥里刨沙。他撑住身后座椅的扶手,勉强坐直了身体,怒骂道:“臭小子,你搞的什么鬼!”

“你想要梅花,我可以给你。但直接送你太没意思了,所以吧,你陪我玩个游戏,如果你赢了,梅花给你;如果我赢了——”柯洁转了转眼珠,回头看大牛,“大牛,你想他怎样?”

“学驴叫!绕城跑一圈!不准穿衣服裤子!”

“你说什么!”公子立马就要站起来扑上前去,可手脚上看不见的枷锁牢牢拴住了他,使他看起来就像一只被套住了脖子张牙舞爪的疯狗。

“这个不错,这个不错!”柯洁拍手称好,重新转回来,长袖在棋盘上一扫,几十颗黑白棋子立即错落有致地出现在了棋盘上。

“你也不要对自己太没信心嘛,跟你玩的可是个五岁的小孩子呢。”柯洁也搬了张凳子,在他对面坐下。“你只要能解开这其中黑棋死局,就算你赢。”

“此……此话当真?”公子费力地问。

“当真当真,怎么不当真?”

如今世道,崇尚棋术。虽说不是人人皆可修仙学棋,但围棋的基本规则,就像扎马步一样,是修仙的必要,却也是凡人皆可习之、用以强身护体的技艺。因而,公子虽然不学无术,但出身世家大族,儿时总耳闻目濡过一些,不至于面对黑白棋子,连双方阵营都分不清楚。

他犹豫再三,等茶水都凉透了,终于颤颤巍巍抬起手。柯洁眨眨眼,一颗棋子便随着公子手指的动作,投影在了棋盘上。

“这、这里?”

“挡。”

柯洁应了一手。

公子胡乱下了个位置。

“断。”

公子头上开始冒汗。他抓抓脑袋,咬牙往棋盘上一戳。

“扳。”

公子面色青紫,气息发紧,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正慢慢扼紧他的咽喉。他举着一只胳膊,像是落水者垂死的挣扎,然而棋局胜负,方寸天地,根本没人能救得了他。半晌过后,公子哥琢磨不出其间奥妙,终于坚持不住,身体发软,手臂脱力,如僵死的麻雀自枯枝坠落,从空中直直穿过了棋盘,划过纵横钩连的金线,垂到身侧,甚至没有带起一点涟漪。而与此同时,就在他食指曾触碰过的金线的交点处,又一子,投影在了盘上。

如同败亡者喉间一点殷红的血花。

柯洁的嘴角上翘。“点,你输了。”

公子四肢抽搐,口吐白沫。

“我呢,还是很大方的。”柯洁站起来,抖平衣服下摆。“虽然你输了,但我还是想把梅花送给你。”

公子魂不附体,抬眼望他。

柯洁抬手,做了个“收”的手势,那十九横十九纵的金线,便像活了一般,仿佛蛟龙入海,又如游蛇飞电,轻灵迅速地钻回柯洁袖子底下,消失不见了。棋盘上的棋子却仍纹丝不动,停在原位,浅浅的淡淡的暖光从棋子上漫出来,朦胧飘渺,蒸腾缭绕,于半空中,勾拓出一幅缩小版的白夜星云图。其中,被围困在黑棋阵内的白棋拢作一团,在外周黑棋棋势的威慑下,颤抖着摇曳起来,下一刻,竟变成了一朵白色的梅花,从棋面上飞腾而起。点在白花花心的那一粒黑子,正好化作深色的花蕊,随白色的花瓣袅袅升空,在屋宇下最高点,忽然绽放出霸道的黑芒,一举将白梅击碎,飘散成点点星辰,霎时间,玉殒香消,重归尘土。老掌柜看得惊叹不已,不自禁地深吸了一口气,紧接着愈发惊讶,这小小酒阁的空气中,居然掺杂进了一股淡淡的、梅花的芬芳。

“这是梅花六,后手净死,那边那位姐姐,你觉得,这朵梅花,衬你可好?”

翠屏闻言,一跺脚,亦昏死过去。

“哼,让你们欺负人!”

柯洁得意地仰头嗤道,转去看老掌柜:“掌柜的,我一会儿再送你个死活诀,如果他们还来找你麻烦,你就把死活诀摆出来,保管吓得他们屁滚尿流!”

老掌柜忙点头道谢。他被小二扶着,慢吞吞站起来,神色庄重,冲柯洁恭恭敬敬作了个揖,道:“小神仙智勇双全,帮小店解除危难,我一把老骨头,不知如何报答,想来想去,只有这间陋店。鄙店没什么出奇,唯有新巧点心,还有几分名气,小神仙若是不嫌弃,以后只要来我店内,一切饮食,俱皆免费。”

柯洁眼珠子一转,想到刚刚上来时看到的那一桌桌好吃的,高高兴兴应下:“那好那好,掌柜的,我正好有些饿了,能不能现在就端点东西上来?”

“这是自然——”

老掌柜说着,侧头去吩咐小二,把几个有名菜目细细叮嘱一番。小二在心里一一记下,点点头,正要下楼转达给厨子,突然,从酒楼一角,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

“哈哈哈,好,好!”

老掌柜、小二和柯洁一齐望向声音来源,只见一名青年,身长七尺,面如冠玉,手持一把折扇,正呵呵笑着,大步朝这边走来。

小二在一旁奇怪,咦,自己何时接待了这般人物,为何方才没有察觉,竟一点印象也没有?

那人径自走到柯洁面前,柯洁注意到,他的折扇上,笔走龙蛇写着“八风不动”四个字。来人微微弯下腰,把折扇一收,对一个五岁的小娃娃,端是做足了礼数,平声问:“敢问小兄弟,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

柯洁从头到脚把人打量一番,直截了当地反问回去:“你又是什么人?”

那人笑:“哈哈,小兄弟放心,我没有恶意。只不过看小兄弟刚才那招,颇觉有趣。恰好在下也修棋道,遂冒昧前来,想与小兄弟切磋一番。”

柯洁一愣。他惩罚完了坏人,本来打算谨遵和柯老爷的约定,敛锋藏拙,全身而退,但眼前这名青年态度诚恳温雅,着实让人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加上柯洁年龄小,刚学棋便痛痛快快赢了一场,正是年少轻狂,想要有所作为的时候。旁边这么多人看着,他哪里甘心不应战,于是只稍稍犹豫片刻,便抬起头来,自信满满道:“也成,就与你再来几回合。”

青年微微点头,同方才的柯洁一般扬扬手,又一方金线交织的棋盘浮现在空中。他拿折扇看似随意地一点,一个暗藏杀气的棋形,便赫然跃于盘上。

“我看小兄弟刚才用的是一招死活诀,在下不才,便也用这死活诀与小兄弟一争胜负,小兄弟以为如何?”

“没问题。”柯洁本还在担心自己只会死活,若与人切磋大盘,恐怕不是对手。不过既然这名青年如此善解人意,他自当顺势而为,避短扬长。

“来吧!”

“小兄弟痛快!那在下就全力以赴,抢个先手了。长。”

“长。”

“扳。”

“托。”

“挡住。”

“虎。”

青年看见柯洁这手,忽然一笑。

“扳。”

“挡。”

“点。”

“靠。”

“立。”

“……粘上。”

“扑。”

柯洁脸色不太好。青年打开折扇,轻轻摇了摇,还是用那般温和的嗓音,平静说道:“小兄弟,你输了。”

柯洁紧紧盯着棋形,半晌,从牙关里挤出两个字:“再来!”

青年笑着摇头:“小兄弟,教你入门的人没跟你说过吗?”

“什么?”柯洁瞪着眼睛,气鼓鼓地望着青年。

“贪心不足蛇吞象。此招唤作‘大猪嘴’,小兄弟,胃口太大,可是会吃噎着的。”

“那又怎样!”

青年不再言语,一边潇洒地转过身,一边摇头晃脑,隐匿气息,如来时一般平平淡淡,落地无声,悄然离去,仿佛融进了空气中。柯洁看着他的背影,想追上去,可那“大猪嘴”余威犹在,对方棋势凶猛,竟形成看不见的桎梏牢笼,将他困在原地。

只见青年走出数步,忽然自言自语,朗声吟道:“围棋十决,自有玄妙。首当第一,不得贪胜……”

柯洁动不了腿,只得恨恨瞪着青年,简直要在那人背上戳出两个窟窿。等青年下楼,转出店面,再也瞧不见踪迹了,柯洁终于觉得手脚一松,“大猪嘴”束缚尽去,可以行动了。

柯洁立即冲到露台边,一脚踩在窗槛上,衣服袍袖在夏风中鼓得像张蓄势待发的帆。他昂首挺胸,朝着高高的天空用力大喊:“我才不管什么‘不得贪胜’!我柯洁,既然修仙学棋,那便,坚决要胜!”

少年注定,一鸣惊人。



TBC


· 附几张网上的图

双飞燕:


梅花六:


大猪嘴:


· 由于各种原因,第二决可能要变成有生之年了,情敌们,我们有缘再见QAQ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