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3s23p4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墙头如山。

【ALL叶】叶先生的床上躺着尸体26


Vignt-six

叶修睡得深,但醒得也迅速。喻文州稍微帮他拉下点被子,神经感受到太阳光线的刺激,叶修便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

“醒了?”喻文州笑着问。

“嗯。”叶修含糊应了句,又把头缩回到了被窝里。

“再睡一会儿?”

鼹鼠叶没有反应。过了大概十秒,才突然从被窝里钻出来,掀开被子,深吸了一口早晨新鲜的空气。

“不了,还要干活儿呢。”

叶修说着,已经从床上爬了起来。

喻文州很大度地让身为客人的叶修先去洗漱,自己仰靠在床上,一只手伸进叶修的被团子里,还能隐约感受到些温度。他闭上眼,把同样还热乎着的梦又在脑海里回锅翻炒了一遍,拎出些不太确定的细节,等着一会儿和叶修讨论一下。

“先来说说我的收获。”叶修坐在餐桌一边,手里捂着一杯咖啡。喻文州没有自己做早餐的习惯,厨房里空空如也,仅有的一台咖啡机,也因主人近些日子没空临幸,透出点惨淡的气息。喻文州把牛奶和方糖推到叶修手边,叶修谢过,兑了杯1:1的奶咖。

“导演带我见的那个人叫刘皓,以前是个网络媒体的新闻编辑,几年前我还在嘉世医院工作时跟他打过交道。这个人不能说没有能力,就是心思长歪了,不用在正道上。当时院里闹出件大事故,还要多亏了他。”

叶修双眼盯着咖啡上奶白色的漩涡,有那么一瞬间仿佛沉浸到了其间深棕色的苦涩中,但很快又脱离出来,仰起脖子灌了一大口咖啡。

“那件事也不是什么秘密,你要是感兴趣,我一会儿跟你说。重要的是刘皓现在的身份,他因为当初的事情转了行,如今在娱乐新闻社做技术顾问。然而,技术顾问只是明面上叫着好听,实际则是专门研究如何利用不正当的手段,制造明星黑料,进而要挟明星个人或经纪公司,从中牟利。”

喻文州微眯起眼,唇角勾着一个微妙的弧度,有几分猫科动物窥伺尚未到手的猎物时的贪婪。而被他盯着的叶修刚喝了一大口热腾腾的咖啡,血管扩张,精神力骤升,抬头间猛然撞见喻文州这么一副表情,忽然福至心灵,品出些不自在。“文州别这么看我,我有点瘆的慌……”

喻文州笑了笑,幽黢黢的视线仿佛在叶修身边结了一张网,将叶修牢牢禁锢在其中。

“我只是太想念前辈罢了。”满打满算,他失去意识也仅有40个小时,可40个小时与叶修存在的世界完全隔离,却已经让他心魂不复,神思不属。“我不在的两天里,前辈居然就能搞到这么多信息,我是真心佩服,还颇自愧不如,这里,稍微有点受伤。”喻文州用手指轻轻戳了戳心口,目光如水蛇,蜿蜒缠上叶修裸露的脖颈。叶修不由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遮掩般地抓过糖盒子,一边往咖啡里加糖,一边解释道:

“这些都是刘皓自己告诉我的。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但他看见我好像挺高兴的,也没有在熊导面前暴露我的身份,为了向我说明他现在的工作,还特意支开了熊导。”叶修倒完糖后尝了一口咖啡,抿抿唇,似乎觉得太甜了,又往里面加了点纯牛奶。“不过我也没什么身份可暴露的,曾经是医生,现在的确是个被总裁包养的无业游民。”

喻文州配合地摆出金主的姿态:“很荣幸能成为包养你的那个总裁。宝贝还要糖吗?”

“不用了,再加糖就没有咖啡味了。”叶修摇摇头。

“我还以为你不喜欢咖啡。”

“不是不喜欢,在嘉世的时候养成的习惯,也没刻意去改。医生值班比较辛苦嘛,当年我们就偷偷溜到营养科新生儿配餐室配了秘方,用咖啡因提神,加牛奶补充蛋白质,加糖补充能量,一杯解决所有问题。”

叶修这段话槽点太多,比如他一个四肢健全智商卓群的成年男子居然伙同他人从新生儿嘴里偷食,也不知道当年嘉世的员工都是怎么忍下他的没皮没脸的。然而喻文州亦非普通角色,都说霸道总裁必须用占有欲来丰满形象,于是喻大总裁的重点也自然而然歪到了另一个地方。

“我们?”

叶修将近乎甜奶的咖啡一饮而尽,随口答道:“我一个朋友,特别聪明特别厉害。”

喻文州有些哀怨:“在金主面前这样夸赞另一个男人,我可是会吃醋的。”

“文州你这吃的哪门子飞醋,”叶修噗地笑出来,“大总裁大可不必担心,虽说我和我朋友关系不错,但他也不声不响没点动静好几年了。我先前提到刘皓曾间接导致了嘉世的一起事故,并因此转行,而我朋友,他叫苏沐秋,也就是沐橙的亲哥哥,则是这起事故的受害者。”

“刘皓此人,没什么职业素养,我甚至都怀疑医生这个职业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他钱,他还在做网媒小编的时候,为了吸引眼球赚头条,什么帽子都敢往医生头上扣。当时我的老板想紧跟时代潮流,天天刷微博,看见他家新闻社发的稿子,好几次差点被气进ICU。有一篇我印象比较深,叫《年轻小伙窒息求救 却遭医生残忍割喉》,被我老板指天骂地问候了他祖宗十八代整整一天。一般人了解医务工作者最主要的渠道就是各种媒体了,好好一个气管切开术,被写得这么耸人听闻,要是以后家属因为这种报导不同意做气管切开,耽误抢救,要多死多少人?难怪老板他老人家怒火攻心,后来刘皓拿我们院的病例做文章,我看我们老板真的想一刀割了他的喉舌。”

“那个时候通讯比现在还要差一些,一般人对疾病的理解有限,也就不怎么注意遵医嘱。那个病例是一小男孩吧,十岁左右,大概这么高,进来的时候浑身水肿得厉害,很快就诊断了原发性肾病综合征,限水限钠,控制饮食。结果有一天中午他跟他妈妈抱怨医院饭菜太淡,他妈就偷偷带他去旁边小饭店吃了一顿,回来后当晚腹泻不止,并发急性肾衰竭,没来得及救回来。刘皓也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这件事,造谣说是医院延误抢救,混淆中西医肾脏的概念,声称男孩子年纪那么小怎么可能肾不好,指责医生草菅人命,想瞒天过海。那个妈妈也挺奇葩的,居然就信了他的胡说八道,叫了家里一帮男人来医院闹事。我和沐秋正好轮到那天值班——嘿,现在想想,没准值班医生间流传的某些迷信还真有点道理,我们那天不应该吃杨梅的,值班室里用来镇邪的可乐也不知道被谁喝光了,结果就是沐秋去拦人,被几个家属一推,不小心摔了一跤,后脑勺磕着了,没醒过来。”

“我那时的被动buff还没有升级到随便复活人类的阶段,更何况他苏沐秋是要祸害遗千年,长命无绝衰的,磕一下还丢不了性命,被院里大佬花了点工夫救回来,但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没能顺利恢复意识。当年我也是年轻气盛,觉得自己无所不能,自忖弄醒个苏沐秋也不在话下,就接了点黑活练手,然后被上面发现了,然后就被吊销执照赶出来了。”

叶修说完,一支手指勾着空杯的杯把,极富技巧性地轻轻晃荡了两下,粘附在杯壁上的残余液体便突破了表面张力,散开成一片汪洋。

日光从外头照射进来,打在这片汪洋上,又反射出壮阔的波澜,仿佛把两人之间的距离都冲刷掉了几许。喻文州沉默半晌,慢慢喝着他的咖啡。

从叶修嘴里听见这样的过往,是他从来没有预料到的。喻文州快速将信息梳理一遍,又产生了几缕疑惑。他不认为叶修是个轻言放弃的人,如果仅仅是被吊销医师执照,根本不够格成为叶修救治苏沐秋的阻碍。然而叶修最后一句话的语气比平时低沉了许多,透露出一丝到此为止的意思,喻文州听得出来,也听得懂。他不想强迫叶修,但人的好奇心神似脱缰的野马,一旦飙出丈远,便收不回来了。

苏沐秋现在怎么样了?听叶修的意思,是还没有醒过来?但是以叶修如今的技术水平和奶妈技能,不应该对所有疾病都游刃有余吗?叶修和苏沐秋,究竟是什么关系?

尽管心里有疑问,但喻文州至少不会自讨没趣,非要立即向叶修问个明白。他计划日后有机会找苏沐橙问问详细情况,如果可能的话,顺便再缓解一下和这位女性间莫名其妙的紧张气氛,无论如何,和苏沐橙搞好关系总是没错的。

只可惜,喻总裁可能又要踢一次铁板了。

“对了,刚才说刘皓和这次案子的关系说到哪啦?”叶修又换回了最开始的神情,想了想后接道:“哦,刘皓转行折腾娱乐圈明星去了,然后,很不幸地,这次中招的就是楚云秀。”

“听他的意思,他需要大新闻,导演和经纪人想要搞掉云秀,双方一拍即合。主意是刘皓出的,作案方法也是他想的。至于为何他如此胆大妄为,是因为他手里把柄多,很多人不敢动他,还得费尽心思保他。”

“不过他也没有坦诚到把什么都告诉我。否则我就这样不劳而获还挺不好意思的。”

叶修象征性地摸了摸鼻子。好像真有几分不好意思。

“他跟我打了个赌,赌我能不能找出导演的动机。如果我在一天内成功的话就算我赢,他会告诉我一条据说对我很重要的消息。”

喻文州皱眉,这不是空头支票吗,叶修怎么会答应这样的赌注。而且,时限一天,也就是说最多今天二十四点前,叶修需要解决这个问题。可现在日上三竿,半个白天已经要过去了,叶修却还若无其事地坐在自己对面,悠闲得玩着咖啡残液。

“如果我输了的话,”叶修继续道,语气随意,仿佛像在说今天天气真好,“我得配合他制造一次明星黑料,去和某个明星,搞一场哎呦喂的桃色绯闻。”

TBC

• 我总算看见了把小周放出来的希望……

• 接下来的更新时间会非常飘忽,实在抱歉,等撑过结题答辩应该会好一丢丢_(:з」∠)_

• 其实今天是我生日来着,也是世界脑卒中日……emmm……

评论(95)

热度(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