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3s23p4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墙头如山。

The Fault In Our Stars 8(主黄赤、黑赤)

·本来想凑个日更的,结果还是过了零点

·大部分人开学了我反而勤奋起来了这是为什么_(:з」∠)_我果然是补作业党吗

·努力战胜懒癌

·剧情缩水+跳跃,对不起



8、

    手中的咖啡暖暖的,氤氲出的白色雾气和着淡淡的甜香。

 

    赤司不紧不慢地啜了一小口,动作优雅像一只高贵又慵懒的猫。

 

    此时他所乘坐的航班正稳稳地飞翔在云端之上,窗外是连绵成片的漫漫云海,在自然规律的主导下极缓慢地变化着姿态,就好像谁惬意地伸了个懒腰。

 

    但亚洲东部某个小岛国的某处就不是这般安逸宁静的景象了。

    

    “什么什么!小赤司出国了?!”黄濑在读完手机上短信的下一秒就直接跳了起来,手一抖差点把手机掉地上。

    

    From: 赤司ち

    

    我出去一趟。

 

    不必担心。

 

    镇定下来的黄濑苦着脸又读了一遍手机屏幕上那条明显是群发的短信,默默地按下一串号码。

 

    “小绿间,小赤司出国了(´;ω;`)”

 

    “我知道,我收到短信了。”

 

    “小赤司出国干嘛呀,出去前也不打声招呼,不会不回来了吧(´;ω;`)”

 

    “我也不知道。不过招呼他确实打了,你看你刚刚收到的短信。”

 

    “这招呼打得也太晚了点吧(´;ω;`)收到短信后我马上给小赤司打了电话,结果那边已经关机了,这是上飞机了吧(´;ω;`)”

 

    “而且小赤司现在还没拆绷带吧?什么都看不见就一个人跑到国外去,遇到危险怎么办啊(´;ω;`)”

 

    “赤司有他自己的想法吧。”

 

    “但还是很担心啊……小赤司也没说他去了哪里……”

 

    “……你到底想说什么?”

 

“小绿间,我想去找小赤司。”

 

 

 

赤司颇为悠闲地戴上耳机,耳机中传出的声音低缓而悠扬。

 

哲也的品味不错。赤司在心里赞道。

 

不知道那些家伙收到短信会是什么反应呢。

 

玲央恐怕会担心到不行吧。回去以后要道个歉。不过有玲央帮忙打理篮球部,自己真的是一点都不用操心。敦和大辉都不太在意这种事,而且以敦的天然呆和大辉的智商,估计都不能准确理解“出去”的意思吧。凉太应该在缠着真太郎,真太郎应该在分析自己的目的地。哲也……

 

赤司想到黑子瘫着一张脸不高兴地说,赤司君,太任性了,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是啊,是太任性了。

 

这样任性的自己,有多少年没有见过了呢?

 

赤司知道他那无名的恐惧来自哪里。云沙在机翼下荡开小小的涟漪。

 

曾经他彷徨过,为那悄然而至的黑暗摄走了心魄。但现在他却相当坦率,听着上次黑子送的mix tape喝着咖啡对好意照顾他的乘务小姐回以礼貌的一笑,恬然自得得让人嫉妒。唔,不对,这样的生活态度,估计会被以前的自己视为不思进取吧。

 

但是既然生活跟他开了一个天黑请闭眼的玩笑,那么他何不趁着夜幕降临,暮色笼罩,抛下以往的固执睡上一觉,来一次难得的休眠呢?

 

于是赤司这么做了。他打点行装登上了飞往异国他乡的飞机,准备借这剩余的和黑暗朝夕相伴的半个月,用一种与众不同的方式来看看世界。

 

不是用眼睛去看,而是用鼻子、耳朵、皮肤,甚至心灵去看,然后,在这由全新的角度勾勒出的世界的浸润下,给自己重新定个位。

 

这该是一个有趣的经历。

 

赤司婉拒了乘务小姐的帮助,愉快地在悦耳的提示音中拖着小行李箱下了飞机。

 

步伐那样自如,就像早已将一切尽收眼底。

 

中国江南的早春历来为文人墨客所称道。朱樱青豆酒,绿草白鹅村。如今虽不比当年的清雅,却别有一番成熟的韵味,几百载的风梳烟沐,让这片土地沉淀了更多的画意诗情。

 

赤司订了一家湖边的酒店,推开窗正好可以望见垂杨蘸绿碧波荡漾。只可惜这些光的把戏暂时入不了赤司的眼,反倒是四月清风和千莺啼翠之类易被一般游客忽略的美景让他舒服得忘却了舟车劳顿。

 

这样淡如杯水却又情深款款的感觉,有点像哲也。

 

赤司托着腮倚在窗边,心里想到。

 

赤司并不迟钝。他的眼既然能察觉到人体肌肉的微小颤动并加以利用,那自然也能捕捉到人眼神的闪动与面部表情的微调。黑子虽然喜怒不怎么形于色,但也不是医学意义上的面瘫,面部神经该有的还得有,神经冲动该传播的还得传播,于是就算肌肉收缩幅度不大,也终究是有变化的,而有变化,就逃不过赤司的眼。

 

赤司明白黑子对自己有一种超乎寻常的执着。他把这份执着归为钦佩。然后有目标就有动力,有动力就会努力,再加上黑子自身对篮球的喜爱和对理念的坚持,导致了他在初三的毅然退部与高中的奋然拼搏。

 

赤司承认他的努力,也认可他的篮球,只是在对胜利的追逐上,他比他更多一份孤注一掷。

 

哲也能不能明白呢,他们并不是矛盾的。

 

口袋里突然传来一阵震动。赤司取出手机,按下了接听。

 

“赤司君。”

 

“嗯?”

 

“虽然我现在对你的不辞而别感到非常生气,但还是请小心些。”

 

“嗯。”

 

“赤司君。”那边似乎有些犹豫,停顿了一会儿,然后又接上。

 

“我期待着下次和你的比赛。”

 

“我也是,哲也。”赤司笑着和黑子道了别,挂断了电话。

 

真不愧是中国的水乡江南,连空气中都盈满了蒙蒙的水意,柔嫩得仿佛下一秒就要化开来。

 

 

 

黄濑眨巴眨巴眼,盯着绿间的下睫毛。

 

“……根据我的推断,赤司应该会先去中国。”绿间推了推眼镜,挡住了黄濑“真的不是假睫毛吗好怀疑啊”的视线。

 

“先?那就是说小赤司还会去其它地方咯?”

 

“黄濑,几天不见,智商见长,我得对你刮目相看了。”

 

“我本来就很、聪、明。”黄濑非常深沉地说道。“然后呢?小赤司接着可能回去哪儿?”

 

“欧洲。具体哪些国家就不清楚了,英、法应该是必去的。嗯,还有……荷兰吧。”

 

“为什么是荷兰?”

 

“用铅笔滚出来的。”

 

“……好,我信你。”

 

“知道了这些你又要怎么做?你不会觉得自己能撞得上赤司吧?”

 

“试试呗。反正我也想出去玩了,在日本不是更撞不上吗。”

 

一段有些诡异的沉默。

 

黄濑深吸了一口气。“小绿间,我喜欢小赤司。”

 

 

 

赤司又一次登上了飞机。

 

这一次的目的地是法兰西。蒙彼利埃。

 

有“阳光之城”之称的城市,距离地中海沿岸不到20公里。

 

赤司到的时候正值黄昏。一个人拉着小行李箱漫步在洒满金光的人行道上,行道树窸窸窣窣像是在窃窃私语,然后一不小心抖落了金灿灿的童谣。

 

美得就像一幅画。

 

然而画中人却看不到画的美。点点夕光碎开在他的肩头,他将这夺目的光辉转化为这滨海城市的温柔,暖暖的,好似带着睡意。

 

嗯,还有烤面包的香味。

 

世界真的很大很大,每到一处,就多一份感触。世界又很丰富很丰富,甚至于睁开眼闭上眼,感受到的都是不一样的风景。

 

不知道在这样的世界里生活,究竟还有什么能在人的眉间凝聚起浓云般的忧愁。

 

阳光普照,天气正好。

 

 

 

“小绿间,你说小赤司会什么时候到呢?”

 

“说不准。”

 

“你不是有滚滚铅笔吗?测一下呗。”

 

“待选数据太庞大,没用。”

 

“:(´◦ω◦`):我只请了半个月的假啊……”黄濑先生表示今天也伐开心。

 

 

 

英国。威尔士。卡迪夫。

 

一个没什么名气的小镇。非要抠出个景点来的话,也就一个小小的古堡能看。

 

这里很安静。但不寂静。长长的坡段旁种着矮矮的灌木蓊蓊郁郁。每15分钟有一辆巴士开过,红红的大个子,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声音远远的就能听得到。开门,上车,下车,关门,一气呵成,自然得可爱。

 

“Where are you from?”车站,排在赤司身后的一名大叔似乎喝了点酒,突然用有些寂寞的语气慢吞吞的向赤司搭话。他注意着和赤司保持了一定的距离,防止身上的酒气让对方感到不快。

 

赤司摘下耳机,回头问道:“May I beg your pardon?”

 

大叔微微一愣,似乎是没发现赤司原先戴着耳机。“Sorry…”然后他才又像是看见了赤司眼睛上缠着的绷带,愈发窘迫得不知如何开口。

 

“That’s alright.”赤司答。心里感叹英国的醉汉和日本的差别可真大。

 

仍旧是万里无云。



TBC


·让沐沐来客串了一下ヾ(●゜ⅴ゜)ノ

·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会转战全职ヾ(●゜ⅴ゜)ノ

·挑了三个最熟悉或将来会熟悉的地方写。我在浙江,我同学在英国卡迪夫,我可能会去法国蒙彼利埃留学。

·等巴士的时候遇到一个性格很好的醉汉是真实发生在我同学身上的事

·大概写得急了,但是报到时间真的快到了

·看一下课程表就知道我大学真的没什么时间摸鱼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