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3s23p4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墙头如山。

【all赤】写手精分试炼七题(蛇精病向)

·明明说好了要在十一发的,结果……

·我居然在十月结束前写完了!(这有什么好自豪的( ̄ε(# ̄) )

·有极度魔性画风出没注意!!

·姑娘们久等了



写手精分试炼七题

 

 

1.用一方死亡梗写一篇甜文。

 

2.用告白成功梗写一篇虐文。

 

3.甜文,以“那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彼此”结尾。

 

4.虐文,以“他们拥抱接吻”结尾。

 

5.清水文,包含“他们合为了一体”这句话。

 

6.肉文,包含“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这句话。

 

7.以此为例,任意甜题虐写虐题甜写。

 

 

 

 

 

  1. 用一方死亡梗写一篇甜文。【青赤】

                   

 

赤司默默握紧了手中的P220,从一堆废弃铁件组成的简陋掩体后探出头确定目标的行动。

 

身边拥有黑麦色皮肤的队友懒懒地瞥了他一眼,笑了起来:“赤司,你还是老样子啊。”

 

赤司没有回头,视线仍锁在对面3层楼那黑洞洞的入口上。“我倒觉得我的心态变了很多。”

 

“怎么说?”

 

“原来的我绝对不会去想‘死亡’这件事,但现在我却有点想尝尝‘执行任务中英勇殉职’这样的滋味了呢。挺新奇的,不是吗?”

 

“听起来还不赖。”

 

“大辉,别跟我抢。”

 

“哈哈,到时候可由不得赤司大人你了,毕竟我们现在的处境,很不乐观啊。”

 

他们现在的处境确实很不乐观。

 

原本7人的缉毒小队,因低估了对方贩毒团伙的军备囤积量,又在潜入时被卧底泄露了消息,导致行动完全暴露,被对方巧妙利用地形之便围困。虽然赤司立即做出战略调整,沉着应对,冷静地指挥小队成员从对方的火线中撕出一道缺口,以最快的速度脱困而出,却也仍旧付出了牺牲五人的沉痛代价。

 

现如今,只剩下了赤司和青峰。

 

纵使再优秀的人才,面对这种情况,也轻松不起来。

 

所幸他们战斗至今并非一无所获。突围过程中赤司彻底摸清了对方的火力与藏匿点,并最大化了每一位队友的价值,成功击毙对方31人,其中包括3名列表单上的小头目。

 

单就这战绩看,就算接下来任务失败,赤司和青峰双双殉职,也算是回了本了吧。

 

但是,回本?你开玩笑呢。胜利,才是现在正紧握着手中枪支目光灼灼的二人,永恒的追寻目标。

 

不管他们之前还在不合时宜地互相打趣,开着怎样的玩笑,他们都绝不会放弃。

 

无论多么艰难。即便燃尽生命。

 

赤司迈出了指令性的第一步。

 

终袭,开始。

 

青峰在赤司冲出去的一瞬间直起身来对事先确定好的几个火力点一通扫射,掩护赤司到达一楼楼梯口的射击死角。赤司反手解决掉一个正瞄准青峰的杂兵后立刻上楼,毫不含糊地将威胁最大的一处迅速击破,减轻青峰的掩护压力,并指引着青峰从枪林弹雨中脱出,直上三楼。

 

一整套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两人的配合更是堪称完美。

 

天衣无缝。

 

上了三楼后赤司和青峰在入口处稍作停留,眼前浸淫着幽深的黑暗的走道就像是敌方老巢无声的诱惑与恐吓。赤司环顾四周,判断清楚现在的局势,简单布置了一下下一步的战略方案,却在抬眼与自己的搭档做最终确认时,被对方按住了脑袋。

 

青峰揉了揉赤司的头发,看着赤司略有些不满的眼神,懒洋洋地笑道。

 

我明白的,赤司。

 

咱俩谁跟谁啊。

 

是啊,他俩是谁跟谁啊。赤司也放松了绷紧的面部肌肉,微微一笑。

 

心照不宣,得意忘言。

 

青峰先一步小跑进入了走道,赤司紧随其后。走道两边有一些废弃的房间,里面乱七八糟地堆了些箱子。箱子里面残留着一点不明粉末,应该是搬运过程中不小心蹭下来的。

 

毒品。

 

赤司确定了这些房间里的东西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威胁后便不再逗留,继续和青峰两人向深处前进。一路上除了刚才的房间并没有出现什么人影,但这反倒让两人更加警惕,不禁放慢了脚步。

 

嗒嗒的脚步声在空旷的廊道中回响,地面上扬起的灰尘让前方的路显得愈发扑朔迷离。大片大片掉皮的石灰墙露出青色的水泥板,就像丑陋的瘀斑遍布,触目惊心。

 

赤司心中的疑惑越来越重。不应该,太不应该了。走道外的那些人绝不是这帮贩毒团伙的全部武装兵力,而前方越靠近组织核心本该越强的阻挠力量却一直没有出现。他们已经沿着曲折的走道深入了约有600米,就算有陷阱埋伏也该有所动作了。

 

起先还不依不饶朝走道里放冷枪的外面的那群人,也没有再追过来……

 

不好。

 

赤司的双眼骤然睁大。

 

“大辉,我们马上出去!”

 

“啊?赤司你说啥?都到这里了怎么——”

 

楼层剧烈的晃动将青峰未说完的话堵了回去。

 

“他们根本没打算跟我们拼到底。得到消息后估计早就做好了转移,只留下武装团队想给警方来个下马威。但没有预料到我们能坚持这么久,还反扑掉了他们大半的兵力,所以选择直接撤离,而留下的这幢空壳——”赤司边说边迅速往出口方向跑,楼板震动洒落的粉尘刺激着他漂亮又凌厉的双眼。

 

“就是他们给我们准备的最后的礼物。”

 

简直就像是要响应赤司所说的话一般,一直晃动的大楼终于不堪重负轰然倒塌,突然倾斜的地面和刹那间逼到眼前的天花板让赤司一个趔趄,但训练有素的身体仍精准地做出反应靠着墙蹲了下去。

 

然后,他眼角的余光瞥见了自己的幸与不幸。

 

飞溅出的砖砾应着极小的概率朝自己袭来,而一同扑过来的,还有朝夕相伴的战友那健康的黑麦色的身影。

 

喂,做什么呢。

 

笨蛋。

 

青峰在一开始的火力较量中就负了伤,现在的后背更是惨不忍睹,殷红的鲜血浸透了整件制服衫,湿淋淋又黏糊糊的手感伴着浓浓的腥味让赤司差点跌入曾在无数个夜晚徘徊不去的噩梦中,万劫不复。

 

但这短暂的恐慌同时也逼迫着赤司冷静下来做出最正确的应对。在坍塌的石板交叠形成的小空间里,赤司迅速地给青峰进行了简单的检查。

 

致命伤害,确认。

 

赤司的指尖触及青峰的后脑时,全身都僵硬了。

 

    “赤司……别搞得跟快死的是你一样啊……”青峰虚弱的声音在赤司耳畔响起。

 

    “怎么会,任务还没完成呢。”赤司的声音沉静到近乎冷酷。

 

    “是啊……只可惜,‘执行任务中英勇殉职’的滋味……被我先尝到了呢……赤司……我记得你……讨厌屈居人后的吧……”

 

    “当然。而且,我也不会跟你抢的。”

    

“哟……看不出来啊……你这么大方。”

 

“因为我发现了更有趣的东西。‘猪队友死亡之后的逆袭’之类的。”

 

“是么……那你可要……加油了啊……”

 

青峰几乎只能向外送气了。

 

赤司攥紧了青峰的肩膀,突然低低地笑了。

 

“赤司,我其实挺喜欢你的。”无力地伏在他身上的男人喃喃道。

 

“是么,谢谢。”赤司伸出双臂环住了青峰渐冷的身体,轻轻拍着他的背,就像在安抚一个不乖巧地孩子。

 

大辉,走好。

 

赤司把头靠在青峰的肩膀上,阖上了眼。

 

一个月后,逃遁的贩毒小团伙全灭,而连带出的数个曾是警方心头病的庞大组织,纷纷落网。

 

指挥了整个行动的赤司升任警视监,却仍积极奋战在第一线。

 

是的,任务,还没有结束。

 

大辉,我可是尝到了许许多多,你从未尝到过的滋味。

 

待再次相见,可要让你好好嫉妒一把。

 

至于答复……你猜?

 

 

 

 

 

2.用告白成功梗写一篇虐文。【降赤】#精分预警##最精分没有之一#

 

 

    “那、那个……赤司……”降旗光树看着走在前面的赤司的背影,有些犹豫地开口。

 

    赤司停下脚步。“怎么了。”

 

    仿佛下定了决心,降旗鼓起勇气直视赤司的眼睛:“我、我喜欢赤司!请、请和我交往!”

 

    “嗯,我明白了。”

 

    “诶?”做好了就算被剪刀戳死也要传达出自己心情的觉悟,本以为眼前高傲的人会怒不可遏或冷冷嘲讽,至少也会稍稍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惊到,但最终不知所措的,却还是这个笨拙的自己。

 

    “赤司这是……接受了吗?”

 

    “嗯。”

 

    “就算……我这么弱小,还是个男生?”

 

    “说弱小还算不上,你也有你的才能,而且,没有人能说努力的人是弱小的。至于性别,我倒觉得男性更好。共同点比较多,相处起来也会容易一些吧。你怎么哭了?”

 

    降旗感受到赤司语气中少有的关切之意,愈发绝望地痛哭起来:“我、我担心赤司不能接受男生,几天前刚刚去做了变性手术……”

 

 

请叫我蛇精病(<ゝω·)☆

 

 

 

 

 

3.甜文,以“那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彼此”结尾。【黑赤】#画风魔性##沙桑出没注意#

 

 

    很久很久以前,在极东的土地上,有一个叫做赤色王国的国度。生活在这个国家里的人无一例外地有着漂亮夺目的鲜红的发,和恍若初升旭日般绮丽的赤色双眸。

 

    直到,这个国家的王子,赤司征十郎出生的那一天。

 

    “国王陛下,恭喜您,是个王子!”

 

    宫廷医师激动地推开房门,单膝及地跪在国王面前。在房间外守候了许久的国王握紧了手中权杖,12月寒风长时间的侵袭让他的手臂微微地颤抖。

 

    “是吗,是吗……我的孩子……他将成为这个国家未来的王,他将实现我未能实现的征服梦想!就叫他,征十郎吧……”

 

    国王的嗓音有些沙哑,混在凛冽的寒风中竟有几分阴森恐怖,像是枭鸟凄厉地嘶鸣,像是灵缇饥饿的低吼。

 

    这似是诅咒的期望在寒夜中飘飘荡荡,与枯枝落叶的簌簌声一起被吹入了女巫沙尔法的耳朵里。沙尔法是整个大陆上最恶毒的女巫,她的城堡外方圆百里都找不到一点活物的痕迹。听到国王那沉声的咏叹,沙尔法不屑地笑了,她面前的大药缸还在咕嘟咕嘟冒着紫色的气泡。

她将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长耳兔随手一抓丢进了药缸,对着料理台上锁在铁笼中的癞蛤蟆狰狞地说:“征服?别开玩笑了。只要有我世纪女巫沙尔法在,任何人的雄心壮志都会变成一滩烂泥!”

 

    刺耳的笑声钻出药室的小窗勾住暗夜残月的尾巴,诡谲的云翳层层缠绕勒住月亮那瘦小的身躯,将那原本便黯淡的光芒蚕食殆尽。

 

    女巫沙尔法提起她及地的长袍,蹑手蹑脚地来到了小王子安睡的房间里。她举起手中的魔杖,口中念念有词:“我诅咒,赤色王国的王子,赤司征十郎,将会在17岁那年,丧失视力。而这个诅咒的证明,就是他的一只眼睛,会变成金色!”

 

    守卫的士兵听到王子房间里的动静,匆忙赶来,却让女巫轻松逃走。听到了女巫的诅咒的国王沉沉地叹了一口气,看向仍昏睡不醒的小王子的眼神,变得忧愁又复杂。

 

 

 

    小王子一天天地长大了。他生得比王国中的任何人都要美丽。然而,他的左眼,却非举国称颂的赤红,而是为人不齿的金黄。王后忧心忡忡,在全大陆重金聘请魔法师祛除诅咒,但最终的结果却都是那样无奈的相似。

 

    可这并不影响小王子显露出他非凡的能力。15岁,赤司王子便已成功实现了老国王常年来的目标,解决内忧外患,并向征服世界的理想迈出了步伐。说他完全不在意诅咒是不可能的,但小王子非常清楚地知道当下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利用现在所剩余的时间,尽全力完成目标,眼睛是什么颜色,看不看得见,都和他17岁前的人生,无半点瓜葛。

 

    赤司征十郎从不允许自己有片刻的停留。

 

    很快的,赤司王子迎来了他16岁的生日。而这一次生日,有一些不同寻常。

 

    “我的孩子,快到这儿来,”王后朝小王子招了招手,待赤司走近后,便向他介绍正恭敬地站在一旁,自晚宴开始起还没说过一句话的神秘少年,“这位是透明王国的祭司,黑子阁下。”

 

“您好,殿下。”黑子说。

 

“您好。”赤司说。

 

王后攥紧了手中的香帕,似乎在努力平复自己激动的心情,“黑子阁下说,他有办法解除诅咒,我亲爱的孩子。”

 

赤司看了黑子一眼,面色不变。

 

黑子知道这是赤司对自己的不信任,便开口解释道:“要解除殿下的诅咒,其实并不难。只需要一笔小小的交易。”

 

“什么?”赤司闻言,有些微的不快。交易,又是个金钱与权力的俘虏吗。

 

“只需要殿下与我同行一程,至西洋班戟之地,在下便有办法。”黑子说得不紧不慢,咬字清晰,语气中似有看淡生死的坚定。“只需要殿下,与我同行一程。”

 

“不要什么报酬吗?”王后觉得难以置信。

 

“多谢您的好意。但,我从不为钱权。”黑子朝皇后微微鞠了一躬,沉静地回答。

 

赤司王子凝望着黑子垂下的天蓝色额发,一股莫名的熟悉感悄悄抓住了他的心。

 

 

 

“我们以前见过吗?”在去往西洋班戟之地的路上,赤司问。

 

黑子勒住了马缰,白色的祭袍翻飞像是要将这本就存在感稀薄的人彻底吞入透明的虚无中。黑子静静地转过身,看着赤司王子的眼神棽棽深深,像是犹豫良久,才缓缓开口。

 

“殿下愿意听我讲个故事吗?”

 

 

 

透明王国,顾名思义,是个国民普遍存在感薄弱的国家。十几年前,有一个孩子降生在了这个透明的国度。他从一出生起便存在感低得惊人,甚至于早已习惯了周边人的低存在感的他的父母都将他遗忘在了教会医院。被遗忘的孩子寂寞地长大了,他的身边走过一个又一个人,一个又一个人,但从没有人为他伫足,向他问好。长大了的孩子找不到自己的家,他漫无目的地开始了孤单一人的流浪。他穿过城市穿过原野穿过沙漠穿过森林,直到他自己都几乎要把他自己遗忘。他最终来到了一个湖边,湖水明澈如镜,映出他模糊不清的面容。他疲惫地俯下身,躺在湖边畔的草坪上。暖风吹拂过他的脸颊,半长的小草轻挽着他的碎发,就在他以为他将就此沉睡,消失在这天地间时,他听到了一声清明的呼唤。

 

你在这儿做什么?

 

那是一位有着与他截然不同的夺目赤发的少年。他的眼睛尤为美丽,一赤一金,恍若世界的第一抹晨光。

 

但他无法回答他的问题。他踌躇了一会儿,轻轻地说,我不知道。

 

赤色的少年微微一愣。这可不太好,他说,我们需要给自己的行动一个意义。

 

他看了看湛蓝湛蓝的湖,微笑着蹲下身,将漂亮的手指伸入湖水中,轻轻搅动。湖面随着他的动作泛起一圈圈的涟漪,褶皱间倒映出天空的朗朗。

 

比如说我,现在来到这里,是为了认识世界。

 

认识这个丰富多彩的世界,认识这个变幻莫测的世界。

 

这个世界有它的丑陋肮脏,有它的百孔千疮,但现在的我,只想要好好地,看看它的宁静安详。

 

透明的少年呆呆地望着赤色的少年,他温和的笑容让他的心跳得砰砰直响。

 

后来,透明的少年成为了祭司。他听不见人群向他打招呼,却听得见世界和他说悄悄话。

 

“殿下,愿意再仔仔细细地,看看这个世界吗?”

 

 

 

三个月后,他们抵达了班戟之地。黑子指着他们前方的一片森林说,“殿下,在这片森林里,有一处沼泽。沼泽中住着祈愿之蛙,只要拿同等的东西跟它交换,它便能实现任何愿望。”

 

“殿下请放心,相应的祭品,我已经准备好了。”

 

我将用我的光明,来换你一世的荣耀。

 

 

 

赤司不知道黑子在做些什么。

 

祭司黑子在住着祈愿之蛙的沼泽边下马,双手合十跪在地上。洁白的长袍散开在这片墨绿色的土地上,仿佛是不小心从少女发髻间遗落的栀子,有些迷茫有些孤单无声地躺在这并不属于她的异乡。

 

“班戟沼泽,祈愿之蛙,请倾听我的诉说。赤色王国的王子,赤司征十郎,受到女巫沙尔法的诅咒,将在17岁,失去视力。现祭司黑子哲也,愿用自己的眼睛,换取赤司征十郎未来的光明……”

 

赤司睁大了眼睛。

 

他不知道黑子在做些什么,但他听得懂黑子在说些什么。

 

为什么,甘愿做到这个地步?

 

赤司下意识地想要上前阻止,突然一抹紫黑色的光挡住了他的去路。一个被黑袍裹得密不透风的人影随着暗光从天而降,四周的生物似是感受到了莫可名状的恐惧,齐刷刷地蔫了脑袋。赤司一边撑起手臂减弱那道人影所掀起的黑风的撞击,一边眯起眼去分辨来人的面容。而待赤司终于看清那隐在斗篷中的狰狞的面孔时,他的另一只手已经拔出了他挂在腰间的长剑。

 

“沙尔法。”赤司王子压低嗓音,念出了来者令全大陆人颤抖的名字。

 

“哈哈哈哈你们休想如愿!”沙尔法大笑着,一挥衣袖,正处在仪式中的祭司黑子立刻被掀飞,仪式中不知不觉间凝聚在他身上的圣光,也在那一瞬间熄灭。

 

沙尔法朝赤司王子投去得意又轻蔑的一瞥,却在下一秒惊讶地不能动弹。

 

她低头看见贯穿了自己胸口的长剑,闪耀着银光的利刃正滴着她泛黑的血液。

 

“破绽太多了。”赤司冷冷地说。

 

沙尔法倒下的那一刻,映入她眼中的赤司的背影,就像她百年以来畏惧又期盼的永恒的帝王一样,高傲,不可侵犯。

 

赤司拉起躺在地上的黑子,皱了皱眉。“你太鲁莽了。”

 

黑子坐直了身子,却并没有站起来。他用另一只手捂住双眼,突然有些自嘲地笑了。

 

“是啊。是太鲁莽了。”

 

押上了自己全部的赌注,到头来却因为一个意料之中的意外,功亏一篑。

 

与祈愿之蛙的交易被中断,祈愿之蛙拿走了他的光明,却没有将它交给另一位少年。最终的结果,他既没有帮助那个自他们相遇那天起便住在他心里的人成就他的永恒,还让自己,失去了再牺牲一次的资本。

 

他真是,太没用了。

 

但即使是这样的我,也仍想守护在你身边。

 

殿下,您可愿意接受,我这份没有光明的情感?

 

 

 

一年后,赤司17岁。他的世界终于陷入了一片黑暗。

 

但这片黑暗并不沉寂。有一个和他相似的人,将始终握紧他的手,在这看似无解的黑暗中,陪他走向他的永恒。

 

那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彼此。

 

 

 

 

 

4.虐文,以“他们拥抱接吻”结尾。【黄赤】#自杀空间梗?#

 

 

    他们拥抱接吻。

 

    四周是死一般的寂静。

 

    起哄的看热闹的人们震惊地屏住呼吸,呆望着眼前唇舌交缠的两人。

 

    ……啊,现在几秒了?……11,10,9,8……

 

终于有人反应过来,开始倒计时。

 

……4,3,2,1,时间到。

 

两人分开,平静地望着彼此。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

 

然后赤发的青年转身离去,动作干脆利落,毫无留恋。

 

金发的青年无奈地耸耸肩,露出一如既往的轻佻一笑,啊啦,被小赤司甩了呢。语调中却没有丝毫的郁结伤感。

 

毕竟,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刚才的吻,只不过是一个玩笑。

 

是的,一个玩笑。

 

而这个玩笑,却成了一切的开始。

 

黄濑凉太,24岁,当红演员同时还是超人气模特,于某个仲夏之夜,在粉丝们的要求下与初中时代的篮球队长,现知名棋士赤司征十郎接吻。20秒。

 

现场的围观群众中有人将这一幕录了下来,做成视频发到网上,一时间成为热点话题。

 

——真没想到啊,黄濑大人居然真的和那个赤司接吻了……

——什么叫“那个赤司”啊,赤司君的颜值完全不输黄濑吧!看了他们接吻的视频后我去搜了赤司君的名人战,那种掌握全局的气场一下子就让我路转粉了!……

 

——黄濑先生说过赤司先生是自己“最尊敬的人”以及“最害怕的人”吧,那么和他接吻时有什么感觉?……

 

——那个赤司征十郎长得不错,整体气质也是万里挑一,你去联系一下,看看能不能把他挖到演艺圈来……

 

——当红演员被迫接吻,知名棋士或许是GAY?

 

——黄濑先生好像有那方面的潜质,有没有兴趣来拍GV?……

 

——征十郎,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

 

——赤司君,听说你喜欢男人?真抱歉,我可不认为一个性向有问题的人有资格坐在我的对面……

 

——赤司先生,那个,将棋协会给您寄来了一封信……啊,算了,您还是当我没说,不要看了,真的,不要看……

 

事态渐渐地朝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当初他们谁也没有料到,那个不长不短的吻竟会变成这般疯狂的洪水猛兽,排山倒海汹涌而来,一举将他们卷入舆论漩涡的中心。千万种声音千万张嘴,此时此刻却心照不宣地共同唱着不成调的歌。在这无形无心的暴力面前,两个人,弱小得不堪一击。

 

弹指成灰。

 

赤司端起茶盏,石青色的杯底倒衬着浅黄色的茶水,映出他静无波澜的容颜。那双如流岩般惊艳的眸子深深沉落在冰凉的茶水中,一如黄沙枯骨,凝滞难言。

 

坐在他对面的中年男子紧锁着眉头,终于吐出了两个字,赤司。那语调极重极重,就像拖着几千几万吨巨石,在出口的瞬间就能把它所指的那个人碾成粉末。赤司微微抬起眼,放下茶盏,正坐的姿势一如既往地无可挑剔。

 

是。父亲。

 

中年男子闭上了眼,不再看他。

 

赤司顿了顿。杯中的茶沫突地噗起。廊边的枫树扑簌簌卸下一身繁叶,那迫不及待撇清关系的模样,无情到残忍。

 

于是赤司朝茶案那面的男人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礼。

 

我明白了。

 

没什么好解释的。当初黄濑打电话来半开玩笑地向他提出这个请求时,他几乎是立刻就答应了。好。让电话那头做好被秒挂准备的黄濑当机了将近半分钟。

 

为什么那么草率?他不知道。他偶尔也会想给出一个解释,但总是略一思考便轻笑着将其淡忘。不过是过眼云烟,何必频频挂念。

 

有什么意义呢。

 

大概,只是倦了。想冲动一回。

 

放纵一回。

 

赤司踏出房间,刺目的阳光让他情不自禁眯起了眼。

 

黄濑也是。

 

作为当红演员,各类花边绯闻本就不少,像这样纯粹的接吻,反倒有些小气了。但仿佛全世界都在突然间发了烧一样,对这个无足轻重的吻兴致高昂。各家娱记扛着长枪短炮闹哄哄地挤在黄濑的事务所前,无数双眼睛擦得充满血丝也毫不放松地盯着那个被放烂了的视频。

 

黄濑先生,请问您是要出柜了吗?

 

像是踢踏舞般噼里啪啦闪烁着的闪光灯晃得黄濑睁不开眼。

 

就算我真出柜了,这事儿在娱乐圈很稀奇?

 

您就别跟我们绕圈子了,以您的身份,不管怎样的新闻都是猛料。更何况,国内什么情况,您还不清楚?

 

国内什么情况,他当然清楚。黄濑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

 

而且,您的那位……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啊。娱记的脸上堆起你懂我懂的笑,贱贱地将手中麦克风又朝黄濑递近几分。

 

黄濑在镁光灯的疯狂轰炸下挤出一条缝瞥见眼前记者那笑得贼兮兮的嘴脸,突然有股揍人的冲动。而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不带丝毫犹豫的。

 

那名娱记捂着差点被揍歪的鼻子,咸腥的鼻血哗啦啦地往下流。他不可置信地看着黄濑,在这么多镜头的注视下,这个在演艺圈这潭浑水中平步青云游刃有余的艺人,居然会如此明目张胆地动粗。

 

除非他疯了。

 

但是黄濑偏偏就是疯了。他冷冷地俯视着被揍翻在地的记者。滚。

 

谁允许你用那恶心的表情恶心的声音对小赤司含沙射影。

 

今后会怎样,我不在乎。

 

我只在乎我这一次的无心,究竟对小赤司造成了多少的伤害。

 

以及,那个短暂的吻,究竟包含有几分的真实。

 

对不起,小赤司,或许在我心底,我真的真的喜欢着你。

 

对不起。

 

碧海蓝天。海浪一波一波地来,又一波一波地去。海岸边曾经有一个人静静地站立,棠红的发让海平线上最娇艳的初升旭日也了无颜色。之后又有一个人来海岸边寻觅,金黄色的沙滩烙下了他金黄色的脚印。海船的汽笛鸣得嘹亮,但是却没能告诉他,他的思念他的愧歉,都早已在了这一片咸咸淡淡的海水中,溶化得无影无踪。

 

白色的海鸥张开丰满的羽翼从平静的海面上掠过,悉悉索索的微风勾起了曾经两个人交错而过的凄凉。岸边的礁石被洗刷得发亮,太阳光暖暖地铺在上面,温柔、安详。

 

这片海域,替他、为他,铭记着一句抱歉。只是谁又知道那样的两个人,最终将流浪何方。

 

一切的一切,都始于那个喧闹又寂静的夜晚。

 

他们拥抱接吻。

 

 

 

 

5.清水文,包含“他们合为了一体”这句话。【绿赤】#神一样的ooc#

                       

 

 

    绿间博士今天也早早地来到了实验室。

 

    他穿上白大褂,戴上手套、口罩,消毒,进入无菌室,走向超净台。

 

    超净台上安静地躺着几个培养皿。其中两个贴着标签。

 

    萝卜原生质体。甘蓝原生质体。

 

    以上还是正常的。但接着就有些匪夷所思了。在“萝卜原生质体”的标签下,还有用水性笔写的淡淡的“赤司”两个字。而写有“甘蓝原生质体”的标签上,则是绿间博士自己的名字。

 

    嗯,我们暂且就把这当作是绿间博士的个人兴趣吧。毕竟每一个天才科学家似乎都有些让人难以理解的癖好呢。

 

    绿间博士打开萝卜原生质体培养皿,吸取了一管细胞悬液后加入到配置好的融合液里。然后又打开甘蓝原生质体培养皿,同样地吸取了一些甘蓝原生质体后注入融合液中。

 

    两种原生质体很快混在一起。

 

    绿间博士满意地点了点头。

 

    插上电源,打开开关,放入电击杯,设置参数。

 

    模式水平:融合模式。使用脉冲:方波脉冲。

 

    透过显微镜,微融合杯中细胞排列完美,电极附近细胞数也达到了要求。

 

    绿间博士左眼看着显微镜中的景象,右手已经做好了记录的准备。

 

通电!

 

    电融合,开始。

 

    “赤司”萝卜和“绿间”甘蓝在电场作用下极化产生偶极子,紧密接触排列成串,然后在接连不断的交流电的诱导下,他们合为了一体。

 

    绿间博士扶了扶眼镜,一直紧绷着的脸终于舒缓了一些。他关闭了电融合仪。

 

    成品“萝卜——甘蓝杂交细胞”躺进了新的培养皿里。

 

    加入抗生素,筛选,转移。

 

接下来就是诱导分化了。

 

    绿间博士极其认真地盯着手中的锥形瓶。锥形瓶中的液体清澈,却蕴藏有生命的智慧与秘密。

 

    希望这次使用经过基因突变的萝卜细胞和甘蓝细胞融合成的杂交细胞,能够长出甘蓝的叶,萝卜的根。绿间博士想。

 

    为了培养出有经济价值的植物新品种,绿间博士也是蛮拼的呢。

 

    而此时实验楼的另一侧,正做着基因测序的赤司博士突然打了个喷嚏。

 

    还好还好,戴着口罩,实验不受影响。

 

    赤司博士继续目不转睛地看着基因测序仪的显示屏。

 

    这才是严谨真实的科学研究态度啊,绿间博士好好学学。

 

    嗯,为比不过一个小小染色体组的暗恋着赤司博士的绿间博士点个蜡。

 

 

6.肉文,包含“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这句话。【〇赤】

 

 

    啪啪啪。

    

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

    

(对不起我真的是肉类无能_(:з)∠)_)

 

 

 

 

 

7.以此为例,任意甜题虐写虐题甜写。【all赤】

 

蛇精病当然选甜题虐写!题目定为甜甜的“蜂蜜玫瑰”,甜品梗ヾ(●゜ⅴ゜)ノ

 

 

【all赤/傻白甜】蜂蜜玫瑰(完结)

 

1楼  Ne3s23p4

    

    亲爱的们我来撒糖啦~\(≧▽≦)/~啦啦啦

傻白甜接好!

 

 

 

 

 

 

对不起,您要查看的内容无法正常显示。请尝试刷新网页。

 

 

 

 

 

 

2楼  赤司巨巨舔舔舔

 

好甜!

 

3楼  教主prprpr

 

    妈呀甜死我了小天使怎么会这么萌(¯﹃¯)...

 

4楼  我是一只正经的痴汉

 

    楼上两只口水党快捡起你们的节操!看正经的我只是流鼻血而已!

 

5楼  征酱快看我一眼

 

    楼上好没说服力……正经君等我我也在流鼻血!

 

6楼  请叫我雷〇

 

    楼上两只什么血型?需要送血吗?寄蟹选顺〇!

 

7楼  楼上永远是广告

 

    哪来的广告雷锋叔叔你变坏了啊以及我要血 O型!

 

8楼  人家才不是傲娇呢哼╭(╯^╰)╮

 

    No more me_( :з)∠)_看我多坦率,人家才不是傲娇呢哼╭(╯^╰)╮

 

9楼  呵呵

 

    呵呵。

(*/ω\*)(*/ω\*)(*/ω\*)(*/ω\*)(*/ω\*)

 

10楼  细节帝就是我

 

   楼上明明想装高冷却被颜文字无情地出卖了哈哈哈o(*≥▽≤)ツ┏━┓

    以及真的好萌楼主嫁我!

 

.

.

.

.

.

.

 

121楼  我不叫幸运E

 

    等等为什么我什么都看不见!Σ(°△°〣)...

 

122楼  我的剪刀时尚时尚最时尚

 

    我也是!难道我被楼上传染了……

 

123楼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不要啊QAQ我要看文

 

124楼  我不叫幸运E

 

    122L你什么意思!都说了我不叫幸运E敢不敢来战!

 

125楼  无糖不欢

 

    糖QAQ

 

126楼  不是每一种豆腐都能

 

    说好的傻白甜呢(´;ω;`)快吐出来啊

 

127楼  强迫症的强读第三声

 

    楼上你敢不敢把ID打完!还有前面看到文的妹子有收藏了的嘛?能不能分享一下

@ 赤司巨巨舔舔舔@ 教主prprpr@ 我是一只正经的痴汉@ 征酱快看我一眼

 

128楼  我的剪刀时尚时尚最时尚

 

    幸运E来战!

 

129楼  赤司巨巨舔舔舔

 

    我这边也看不见了!以及,没有拷下来……

 

130楼  教主prprpr

 

    看不见+1 没拷+1

 

131楼  我是一只正经的痴汉

 

    看不见+2 没拷+2

 

132楼  征酱快看我一眼

 

    看不见+3 没拷+3

 

133楼  请叫我雷〇

 

    雷锋叔叔这次对不起大家了。看不见+4 没拷+4

 

134楼  楼上永远是广告

 

    ……+5

 

.

.

.

.

.

.

 

169楼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눈_눈

 

170楼  一生挚爱傻白甜

 

    突然觉得这个帖子好虐……

 

171楼  双黄连口服液加糖

 

    好虐+1

 

172楼  大蒜冰淇淋

 

    楼上ID是什么奇葩的口味……好虐+2

 

173楼  糖醋香菜

 

    楼上有资格说别人吗好虐+3

 

174楼  凉拌老干妈

 

    总觉得这楼被歪成舌(hei)尖(an)系(liao)列(li)了……好虐+4

 

175楼  强迫症的强读第三声

 

    有人尝试@ 楼主吗?@ Ne3s23p4 好虐+5

 

176楼  高等数学爱上我

 

    强迫症妹子真良心!好虐+6

 

177楼  大学doge

 

    楼上的id让我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求楼主重贴文!

 

178楼  Ne3s23p4

 

    对不起(´;ω;`)由于楼主我是个删文狂魔,所以……文档已经被我删掉了(´;ω;`)

 

179楼  强迫症的强读第三声

 

    Σ(°△°〣)...

 

180楼  高等数学爱上我

 

    Σ(°△°〣)...

 

181楼  双黄连口服液加糖

 

    Σ(°△°〣)...

 

182楼  糖醋香菜

 

    Σ(°△°〣)...

 

183楼  一生挚爱傻白甜

 

    Σ(°△°〣)...

    我觉得这个帖子已经可以改名了……

 

184楼  请叫我雷〇

 

    题改:【all赤/神虐】蜂蜜玫瑰(完结)

    不谢。

 

185楼  Ne3s23p4

 

    对不起。(´;ω;`)

 

----------------------此贴已封,请勿回帖------------------------

 

我想,对看文的人来说,最虐的事,就是你知道一篇文很棒很棒很棒,但是却看不见……

(别揍我_( :з)∠)_)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