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3s23p4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墙头如山。

【王叶】大眼草堂00~02(没错我是复习资料之 中医药)

·两天后就要考试了,不想复习的我只能用这种方法逼迫自己复习了o_O
·没错其实这是我整理的复习资料
·总觉得这样下去我会变成逢考日更的奇葩o_O
·这还只是一点点,还有好多没整理,感觉在考试前是写不完了o_O
·如果考完试还没写完。。你们猜我会不会坑掉o_O
·最后,欢迎订阅tag 没错我是复习资料 感觉会发展成百科全书呢o_O


大眼草堂 (没错我是复习资料之 中医药)


00

江湖上人人都知道京城有个中草堂,堂中各色珍奇药物应有尽有。堂主是个年轻人,除了给人抓药配药外也会越俎代庖地给人看看病,据说他开的方子比那些正儿八经的郎中开出来的还要有效,真真是药到病除,还不消人拿着方子满城地找药,他自己铺子里一定都是齐齐地备好了的,于是全天下得了什么疑难杂症的人家纷纷慕名上京来找他,只为求那一纸方剂,求个妙手回春。

但中草堂的名声刚传开来的时候却不是叫中草堂。那称呼放到现在,怎么听都是对这位年纪轻轻的神医的侮辱。但俗话说,无风不起浪,若没有干柴,再烈的火也烧不了天下那许许多多的狗男女,因此中草堂最初被冠上个“大眼草堂”的名号,倒也是空穴来风。

中草堂堂主,姓王名杰希,身形挺拔,目朗眉清,只可惜面相略异,左眼的尺寸比右眼大了那么几分。于是多少姑娘倚窗而叹真是天妒良人,多少媒婆子暗地里跟他唠过嗑,说王公子你这条件别说放京城,就是放到整个天下,都是没得挑的,要不是……我早就给你说个好人家了,哪会像现在,都快到而立之年了,还是孑孓一身,冷冷清清。

王杰希却总是淡淡地笑。草堂内药香浓郁,偶尔还能听见药炉中药汤噗起的轻微声响。王大夫理了理衣袖,又称起几两麻黄,想到某个嗜烟如命、咳喘成性的无赖,说起来,大眼儿这名还是他最先叫上口的。

那个锁不住的散人,现在,又在何方呢?

01

“掌柜的在吗?给我来二斤三七。”

叶修扛着他那把奇奇怪怪的伞走进王杰希的药堂时,王杰希正在教新来的小伙计认药。他对叶修的到来几乎没什么反应,只是在划出一味药后不冷不热地回了句,“这里是药堂,不是菜市场。”

叶修本来是懒懒地靠着柜台,站得没个正形,听到王杰希这话,却像是被勾起了兴致,微微挑了挑眉。“我自然知道这是药堂,不然就不会要三七,而是猪大排了。”

王杰希抬起头:“公子论斤买药,王某还是第一次见识,恕王某才疏学浅,冒犯公子了。”

叶修笑道:“不冒犯不冒犯,小年轻嘛,总得有个学习过程。说起来掌柜的你这面相还挺有特色,我觉得你日后必有作为,不如我们现在就交个朋友,苟富贵毋相忘,怎么样啊,大眼?”

从刚才起就被晾在一边的小伙计高英杰看到自己师傅的手明显地一抖。据说,这双手在第一次给人做针灸的时候,都没有抖过啊……

叶修见王杰希沉着脸,半天不说话,便收了脸上那莫名嘲讽的笑容,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小兄弟,我不跟你贫了,把药给我吧,我有急用。”

王杰希这时才有机会仔细端详叶修。他很白,白得有些不正常,估计有点血虚的症状。他的身上有股淡淡的烟草味,说话间带点微喘,可能是烟嚼多了,肺气不宣或不降。他的穿着打扮很不入流,肩上抗着的伞形物体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他的手很漂亮,漂亮到让因为常给人把脉而也算见过无数只手的王杰希,在那一瞬间都停住了呼吸。

这样一个人,要三七做什么?

三七,甘,微苦,性温。归肝、胃经。别名金不换、血参、参三七,是血证要药,人称疗伤第一,止血神药。止血方面,它能用于一切出血病证;止痛方面,它又适用一切瘀滞病痛证。它有着活血不出血、止血不留瘀、化瘀不伤正的特点,在不知道几百几千年后,还被证实有助于治疗心脑血管疾病。它有丹参样的活血功效,又因其隶属五加科,有人参样的强心作用,因而既能降低血管阻力,使血行通畅,又能增强心脏动力,以推动血液运行,对冯主席那样疑似患有心血管疾病的人来说,简直是天恩浩荡。另外,它止血不留瘀的化瘀止血的功效,对出血性脑血管疾病有奇效;它活血不出血的活血化瘀的作用,又能应对缺血性疾病。总之,就是个和番茄酱打交道的物什。这样一味药物,和看起来战斗力负值的叶修能有什么关系?或者,叶修其实是个深藏不露的江湖高手?

想到这里,王杰希又重新打量起叶修的伞。莫非,这是什么稀世兵器,能让叶修这样体质偏虚的人变得能力拔千斤?

“别想了,我就是个普通走江湖的,懂点药理。过来的路上撞见点事,有几个人受伤了……别盯着我看,我没什么。现在就缺这味药,大眼,你是卖,还是不卖?”

叶修像是终于有些等不及了,用手指轻轻敲了敲柜台。王杰希看着他那清劲的指节,忽然心中一动。

“我明白了。我和你一起去。在下王杰希,敢问兄台如何称呼?”

“叶修。”叶修笑得月朗风清,“那么大眼,走呗。”

02

王杰希第二次见到叶修时,药堂里的蜡烛忽然被漏进屋内的风吹灭了。正跟着老师温习药物药性的高英杰有些害怕地缩了缩,随即便被不知道从哪儿掉下来的叶修拍了拍背。

“小家伙,怕什么呢,不就是黑点吗。以后行医救人,要见的场面可比这可怕多了。”

高英杰先是一愣,叶修的“偷袭”来得实在有些出人意料。随后他才想起了叶修是谁,踌躇着回过头看了看王杰希,见王杰希没什么反应,便低着头,怯怯地转过身,跟叶修道了声,前辈好。

王杰希一直静静坐在一边,借着月光看着叶修隐约的侧脸。他没去点蜡烛,也没有这个打算。在他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情况下,他对叶修,似乎充满了好奇。

想就这么静静地,观察下去。

叶修拍了拍衣摆的灰尘,看着眼前沉默的师徒二人,突然乐了。“怎么啦,不用理会我,你们继续。小高是吧,你刚才温习到哪了,要不换我来陪你?算是上次你师傅出手帮忙的报酬?”

高英杰又偷偷瞧了王杰希一眼,王杰希仍旧静坐着不说话。于是他很守礼节地轻声回道:“才刚刚开始,正温习到药物的四性五味。”

“好,好,那小高你来说说,这四性五味都是些什么?”叶修随便找了个长凳就坐下了,俨然已是一副教人子弟的老师模样。王杰希对他这份有些不要脸的自来熟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端起面前微凉的茶盏,慢慢地啜了一口。

“药物的四性,是指药物的寒凉温热四种不同的性质。又有三性说,称温热为阳性,寒凉为阴性,平性为中性。其判断依据是药物作用于人后所引起的寒热病理变化。五味指药物所具有的辛、甘、酸、苦、咸五种味道,有时还包括淡、涩。淡附于甘,涩附于酸。每味药至少有一个药味,甚至五味齐全。药物药味可由味觉与药物的作用规律判定,但真正准确的只有药物的作用规律。辛味药能行能散,发散解表的如生姜,行气的如木香,活血的如川芎。甘味药能补能和,能缓能解,具有补益、调和、缓急、解毒的作用,最典型的便是至甘纯甘,有国老之称的甘草了。苦味药能泻能燥,有/通泻的泻下药如大黄,清泻的清热药如栀子,降泻的止咳平喘药如枇杷叶,燥湿的祛湿药如黄连。酸味药能收能涩,其收敛固涩之性可用于治疗滑脱、遗滑病证,其生津止渴之用又可用于治疗津伤口干,对于这点,乌梅是个很好的例子。咸味药能软能下,如芒硝,能泻下通便,软坚散结,治顽固性便秘和有形病证。最后淡味药能渗能利,像茯苓,利水渗湿,能治水肿和小便不利。”

叶修边听边点头,最后还鼓了两下掌。“大眼,你哪里找来这么乖巧的徒弟,像他这样学下去,将来在学识方面,绝不会逊于你。”叶修稍作停顿,转头看向了王杰希,“不过……”

“不过英杰气势不足,尚不能独当一面。”王杰希接过叶修的话,并没有因为高英杰也在场而有所迂回隐瞒。叶修似是赞许地微微一笑,如水的月光映得他面庞清澈,白皙的皮肤纤尘不染,宛若仙人般遥不可及。

王杰希默默握紧了手中茶盏。

“那么,现在叶兄可否告诉在下,叶兄究竟是为何而来?现在天色已晚,总不会是特意来提点英杰的吧。”

叶修移步到王杰希对面,也给自己倒了一盏茶。“大眼大眼,看人识事果然不一般。其实,这一次,我还真是来买菜的。”

王杰希眯了眯眼。叶修难道很记仇?把他在第一次见面时讽刺他的话记得这么清楚……

“现在是什么点儿你也知道,”叶修出言打断了王杰希的思绪,“菜市场的摊子都收了。别的店铺我不熟,也不敢确定有没有,看见你家这儿虽锁了大门,却还亮着烛火,便想着来要点。”

“什么?”王杰希皱了皱眉,心里已经隐约有了一个答案。

“二斤山药。”叶修答。

果然。

“能让叶兄大晚上私闯民宅,看起来应该挺急的。但叶兄却又慢悠悠地听英杰温习了功课,似乎又在有意拖时间。山药性甘、平,无毒,归脾、肺、肾经,能补脾养胃,生津益肺,补肾涩精,可用于脾虚食少、久泻不止,肺虚咳喘,肾虚遗精、带下、尿频,如此看来,叶兄家里估计是有什么人得了泻疾吧。”

叶修装出很惊讶的样子,拱手让道:“大眼料事如神,叶某实在佩服。不过,并非家人,只是个一起走江湖的兄弟。”

“也是。若是家人,纵使叶兄也断不会如此悠闲了吧。”

“瞧你这话说的,好像我特没心没肺一样。”

“把病人晾在一边不管,难道很有心有肺吗。”

叶修玩起了桌上小巧玲珑的茶盏,墨绿色的杯身配上他纤白的手指,在静静流淌的月光中显得格外赏心悦目。“我哪有不管,”叶修说,“我这不都连夜出来给他寻药了吗。一会儿回去还得我负责给他熬药粥,他拉了一整天了,又什么都吃不下,我是太善良了才决定给他做药膳的。要不然就凭他平时那猥琐劲,再折磨他两天都是说得过去的。”

王杰希听到这里,有些小小的惊奇。“你会做药膳?”

叶修瞥了他一眼。“别看哥这样,当初为了混口饭吃可是学过一手的。”

王杰希望着叶修的眼睛。那双眼睛带着浅浅的笑意,在夜色中似乎倒映出了星星点点的银光。王杰希有些不自然地别开视线,伸出手取过茶壶,又为自己冲了一杯茶。

“不知道在下有没有这个荣幸,尝一尝叶兄亲手做的药膳?”

叶修抬眼瞅了瞅他一下一下慢慢抚着杯沿的手指,一只手托住下颔,似是细细思索了一番,最终却只是侧过脸对着明月发出一声朗笑:“那得等王神医什么时候也吃坏了肚子,趴在床上动不了了吧。”

远处某间屋子里,吃坏了肚子趴在床上动不了的方锐大大望穿秋水望眼欲穿望长城内外惟余茫茫,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地,盼着自家老大叶修大神的归来。


TBC

·中医药本周六考,下周三考VB,这个,能不能也整理出一份复习资料来呢o_O

评论(2)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