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3s23p4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墙头如山。

【黄叶/乐叶】论食物的重要性(圣诞贺文)

·我是来拉仇恨的(๑•̀ㅂ•́)و✧

·圣诞夜学校的法语角组织了冷餐会,吃得好开心(๑´ڡ`๑)

(现在还好撑_(_^_)_)

·来来来大家都来看看歪果仁今天在吃神马

·喝了两口外教带来的不知道什么酒,脑子有点晕。。

  ooc预警!!!

 

论食物的重要性

 

 

       圣诞,Christmas,Noël 。

 

       本来这个西洋的宗教节日,小年轻们的情人节,除了荣耀网游里会推出新的圣诞活动外,于叶修而言,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但今年不同。

 

       联盟不知是修了哪辈子的福气,又吸引到了一位壕的倾囊赞助。这位壕其实是个法国人,现居于S市,为了表达对中国荣耀联盟的支持和对中国职业选手的关爱,特地在圣诞这一天,邀请职业选手们参加他主办的S市L区圣诞晚宴。这个晚宴本来就是对外开放的,所有路人都可以来一起庆祝圣诞,然而能进入大会场的,却只有francophonie的成员(讲法语国家共同体,为保护法语成立,分布于世界各地,只要有讲法语的人基本就有它的身影,类似方言保护协会,但有人说这是法国进行文化软侵略的一种形式),和主人的贵客们。


       叶修一只手端着杯橙汁,另一只手伸向身边长长的餐桌上,那叠得高高的,五彩缤纷的,马卡龙。

 

       那群法国佬怎么说的来着?啊,macaron 。

 

       马卡龙的表面上应景地涂了个雪花的图案,红白相间完美地烘托出圣诞的热闹非凡。café(咖啡)那浅淡的优雅,fraise(草莓)那粉嫩的香甜,vanille(香草)那清纯的芬芳……都让这群过早地与显示屏私定终身的宅男们,蓦然找到了初恋的感觉。


       欲罢不能。


       “叶修看剑看剑看剑!”正当叶修的指尖快要触及到那鲜红色的cerise(樱桃)时,另一只手突然从旁边蹿出,卷挟着无可抵挡的语音炮攻击,飞快地勾走了他原本看中的那块马卡龙。


       “唔……味道不错。”黄少天慢悠悠嚼着他的战利品,还颇为挑衅地舔了舔手指。


        叶修耸了耸肩:“少天大大何必呢,人壕租了这么一整个会场,这些桌上的盘子里的都可以随便吃,非要和我抢,有意思吗。”


       黄少天朝他翻了个白眼:“有意思!从你手底下抢东西最有意思了!还有叶修你居然有脸问我,你当初抢我们的BOSS的时候怎么就没觉得没意思啊!”


       “少天,凡事不能一概而论,懂?”叶修又随手拣了一块abricot(杏子),丢进嘴里。嘎嘣嘎嘣。嗯,外酥里嫩,好吃。


       “懂你妹!”黄少天愤愤地往嘴里塞了一大勺巧克力mousse(慕斯)。浓厚香醇的chocolat瞬间在口腔中蔓延开来,丝滑的口感像是将他面对叶修时莫名的焦躁也慢慢抚平了去。黄少天看着眼前正环顾四周,似乎在决定接下来去吃什么的叶修,几乎是下意识地,又挖了一大勺自己盘中的mousse,不由分说地塞进叶修嘴里。


       “叶修叶修我跟你说你不用看了,这个慕斯味道超棒的,我刚刚尝过……”突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黄少天一下子顿住了,然而勺子早已进了叶修的嘴。叶修在片刻的诧异后就恢复了常态,泰然自若地把慕斯吃了个干净,边把勺子递还给黄少天边点头说道:“少天品味不错,这个慕斯哪里拿的?我给沐橙带点去。”


       黄少天愣愣地接过勺子。刚才……这算间接接吻了吧?这算间接接吻了吧?这算间接接吻了吧?这算间接接吻了吧!卧槽给苏沐橙带点是什么意思啊明明和我间接接吻了!


       嗯……黄少天大大,这两件事有逻辑关系吗?


       叶修放弃了从脑子烧坏的黄少天那里获取答案后,转身向另一边的餐桌走去。


       会场舞台上,打扮时髦的法国歌手正倾情献唱:“你被黑,带你飞~(Libérée, délivrée~)……”而与歌曲意境完全不同的暖黄色灯光懒懒地洒在人身上,就像给tartine(法式切片吐司)抹了层beurre(黄油),甜美得让人食指大动,恍惚间都能闻到面包的香味(实际上也真的有),真是不能理解壕的思想呢。

 

       叶修又顺了几片la bûche de Noël(木柴形圣诞蛋糕),放到嘴里慢慢嚼着。不愧是正宗的法国传统圣诞点心,面包的松软配上巧克力酥皮的甜脆,这要是在中华小〇家里,一定已经是小行星撞地球的级别了。而作为装饰物的花式糖果更是成了画龙点睛之笔,不仅让la bûche de Noël的卖相上升了一个层次,骗取了更多小女生的欢心,还中和了黑巧克力淡淡的苦味,让不爱吃苦味巧克力的人,也对它赞不绝口。


       简直是此物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但圣诞晚宴真正的重头戏并不是这些小甜点。无肉不欢。全世界人民对肉的渴望几乎是无差别的。会场正中,一张大桌子上整整齐齐地铺好了白色的桌布,虽然桌面上还是空空如也,但早已有一群高鼻梁深眼眶的外国人们举着刀叉,守候在一旁了。


       他们在等什么?有几个中国选手,比如以猥琐流打天下的方锐,看热闹不嫌事儿多的张佳乐,以及总算回过神来的机会主义者黄少天,都好奇地凑了过去。


       终于,服务生推着小推车走了过来。


       “La dinde aux marron(栗子火鸡)!Bravo!”人群里发出一阵欢呼。在盖子揭开的一瞬间,便有人眼疾手快,切下了一大块肉。金色的油汁顺着鲜美的鸡肉滑下,切开的缝隙中,隐隐约约透出栗子明黄。于是刀光乍起,没有硝烟的战争猛然爆发,在争夺肉的较量中,没有人,愿意成为败者。


       “我靠这真太好吃了!”张佳乐抢到一块肉后莫名感动得热泪盈眶。这绝妙的肉类的滋味让他无端地想起高中校园里那一片静谧、静谧的银杏林,和当年独自抱着吉他啃肯〇基的淡淡的忧伤。青春的青涩和鸡腿的嘎嘣脆在鸡肉入口的刹那冲开了记忆的门阀,让每个文艺青年,都深深陷入那飘荡着细雨梧桐鸡米花的黄昏,无法自拔。


       所以,当他大喊着“鸡腿我的!”使出他百花缭乱一样的刀法去撕鸡腿,结果却发现被叶修抢了先时,那“鸡腿在人在,鸡腿亡人亡”的决绝,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了。


       “叶修,把鸡腿给我。”张佳乐冷冷地说。


       叶修不紧不慢地咬了一口鸡腿,当着张佳乐的面。“这味道不错……乐乐加油啊。”


       张佳乐瞟了一眼光溜得能映出叶修的嘲讽脸的火鸡盘。

       沉默。

       回头。

       两步上前,扣住叶修的手腕。

       凑近。

       毫不犹豫。

       啊,没错了。这是青春,是鸡腿无可侵犯的尊严!


       张佳乐满意地叼着从叶修嘴里夺来的鸡腿,感觉浑身的文艺细胞都复活了呢。


       当然,这文艺中除了鸡腿,还有唇角似是无意的轻擦,和与在意之人近距离对视的,疯狂的心跳。


END


·不行晕死我了……我才喝了3口啊,而且好像还是低度数的气泡果酒……

  我同学混着喝了3种都没事……

最后来放吃的东西的照片啦~\(≧▽≦)/~虽然很晕但今天(好像已经是昨天了)还是好幸福~\(≧▽≦)/~

深夜报社向(图转汤)


la dinde aux marron



les macaron




la bûche de Noël





la mousse



其它各种甜品~











评论(13)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