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3s23p4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墙头如山。

【all叶】二十分之一人生(1/9)

·大学paro

·all叶,少女心伪文艺各种苏OOC泛滥

·前文可戳tag

如果以上都没问题,请往下看。

#本章主刷方叶#

#其实这篇也可以命名为  没错我是复习资料之 数学  #

(´・ω・`)

1/9

叶修捏着竹筷的尾端,慢悠悠地把炒白菜里的花椒挑出来。花椒外裹着一层颜色偏白的油脂,触到筷尖时会倏地散开,在菜汤中形成一个婀娜多姿的环,就像是硬吃了一记崩山击,效果超群。

三餐里并没有多少人。作为一个从建校初就稳坐“全校最坑爹餐厅”位子的奇才,三餐以一道价值5元的“糖醋辣椒”闻名遐迩。没错,你没有看错,这道菜里真的就只有糖、醋、辣椒,以及为防炒焦而加的一点点油。连生理盐水的溶质这种人类生命之必需品在它面前也是应当剔除的糟粕,其不同凡响可见一斑。

因此,对只要在公共场合就会不断被生人熟人变熟的生人变得更熟的熟人莫名围着转的叶修,如今却独自一人坐在餐厅里吃着饭这件事,也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了。

哦,抱歉,收回刚才的话,看来叶修大大想做一个孤独安静的美男子,还是有些难度的。

方锐端着餐盘笑嘻嘻地坐到叶修对面时,叶修刚夹了一块咖喱土豆丢进嘴里。他嚼得很慢,有一下没一下的,似乎是想找到那么一丝丝牛肉的味道。毕竟,这道一片咖喱黄土豆黄的菜,三餐赐的大名可是“咖喱牛肉”。

方锐也不急,维持着一看就有问题的笑容,先以壮士断腕的气魄尝了一口红烧肉,随后笑容一僵,沉重地放下筷子,从他过来时提的袋子中捧出了一个砂锅。

“羊肉煲,我妈做的,刚寄到,叶修大大要不要赏个脸?”

叶修终于抬头看了方锐一眼,故作深沉地叹了口气:“家离学校近,还真是任性。”说着却也不客气地一伸筷子夹了一小片羊肉,“说吧,又有什么事求哥,居然委屈有母上大人加血的方大大到三餐来。”唔,肉还是热乎乎的,看来方锐这小子还提前热过了。

方锐又挂上了一脸狗腿笑,“没有没有,来三餐只是因为它离宿舍近。这不碰巧遇到老叶你吗,就想着好哥们儿要有福同享啊。”

这句话倒是实话,叶修也就是因为三餐就在他宿舍楼对面,才将就着在这解决午饭的。要不是他对包括走路在内的体育运动嫌弃得人尽皆知,他早就跟着张新杰张佳乐到六餐去了。顺便一提,黄少天今天早上的最后一节课是实验课,根据以往经验,黄少天可能吃不上午饭了。

方锐说完看了叶修几眼,后者正没脸没皮专心致志地攻略着一锅羊肉。于是,他把羊肉煲往叶修的方向推了推,又一脸真诚地笑道:“不过呢,如果老叶你心里过意不去,非要还我这一顿饭的情,我还真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说。”

“叶修大人救命啊!”方锐忽然痛哭,一把握住了叶修的手,“你说学校还有没有人性!我作为历史系的一个文学生,居然也得学数学!而且,下星期就要考试了啊!”

叶修不紧不慢地把筷子从被方锐握住的右手抽出,换到左手,继续吃。“荣耀大学本来就以理工科著称,要是在文学气氛浓厚的学校,估计工科生也得被逼着学语文了吧。所以呢?方点心想找哥给你补补?”

“叶修大人明察秋毫,小的不胜感激!”

叶修觉得右手被握得有点紧,而且方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手指总是若有若无地从他手心手背滑过,搞得他怪痒痒的,便动了动手腕,示意方锐先放开。

“想补数学,干嘛来求我这个医学生,数学也不是我们主课。再说,数学系那边你不是有熟人吗,嗯,唐昊?”

方锐瞬间换上一副“你特么在逗我吗”的表情,心里一不爽,又去抓叶修的手摸着玩,边蹭边说:“老叶你就别谦虚了,我能不知道你啊?起码我和你还在一个班级里混了一年呢。你高二的时候不就拿了那个什么,全国联赛一等奖吗。”

方锐和叶修黄少天在高一时本是同班同学,只是后来高一下分科的时候方锐选了文科。那个时候叶修还转着笔嘲讽过他,废物点心带着这一身猥琐气息到文科班去,估计文科男那忧郁王子的印象也就到此为止了吧。

方锐当时眼神复杂地回望叶修,发现叶修转着笔的手指格外地灵动修长。他右手虚握了一下拳,这是他在做决定时自己都不知道的习惯,然后,便目光灼灼地直视进叶修的眼睛,开口说道。

老叶,我们还同校呢。

叶修一愣。他完全没有料到方锐会没头没尾地蹦出这么一句话。他想了想,捉摸不透这话的意思究竟是“我们还同校你放嘲讽的时候悠着点小心我寻仇啊”还是“作为校友我被贴上猥琐标签了你也别想好到哪去”。

不过,这之后,本以为就此分道扬镳的叶修,总是会在各种场所“碰巧”遇见方锐。比如楼梯口,比如食堂,比如厕所。

就像方锐说的,我们还同校,道别还太早。

难道是猥琐相吸定律?连叶修都不禁开始审视自己的节操。

“所以,叶神,”方锐终于祭出了他的招牌大招,一双眼睛水亮水亮的,“帮个忙呗,你看我真诚的眼睛。”

最后一片羊肉下肚,叶修放下筷子,满足地抹了抹嘴。“行吧,下午自习室,走起。”

自习室开了暖气,在一片寂静,与偶尔的翻书声中,困意就像寄生藤蔓,不动声色地爬上脚踝、胫骨、腰椎、肩胛骨,在脖颈处温柔地缠绕几圈后,慢慢地,夺走呼吸。

叶修掐了一把头快要掉到地上去的方锐,后者一下子惊醒,慌慌忙忙左顾右盼一阵后,才不好意思地看向叶修,挠了挠脑袋。

——废物点心,行不行啊?叶修做着口型说。

——行的行的。叶神都出马了,不行也得行!方锐小幅度地拍着胸脯保证。

——那这道题,喏,你看看,会不会。

方锐接过课本。他毕竟是文科生,虽说因为学校关系也必须修数学,但难度要求和理工科的比起来还是降了不少档次。他看了看题。

他又看了看题。

他……放弃了再看一遍题目,默默地把课本送回叶修手边。

叶修白了他一眼。

方锐在叶修鄙视的目光中脸不红心不跳地抓过叶修的手,展开他的手指,把自己的笔塞入叶修的指缝间,合上叶修的手指,把叶修的手放在他刚抽出的一张空白的草稿纸上。

整套动作如行云流水般自然正气凛然理所当然,要表达的意思显而易见:

我什么都不会,你写吧。

叶修好想扶额。这种表面上看起来潇洒正派,其实只是脸皮厚到把见不得人的无下限内心给完美遮盖了的作风,让人很难不联想到荣耀中方锐手下那趴着走的气功师。

……或者叫气功贼更准确些?

然后叶修就顺手在草稿纸上画了个“气功贼”的设定。

方锐听见叶修那边笔尖生风,“沙沙沙”的甚是带感,本来以为“真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就是牛掰,这才多久啊就把知识点整理好了”,结果凑过去一看,一下子就绷不住了。

——老叶,你别逗我了成么?我下周就要考试了啊。方锐哭丧着脸。

——怎么?不像?叶修笑。

——不是……你要触到别处去触啊!网上有多少妹子汉子等着被收膝盖呢,现在你先救救我这个濒危人士行吗?

——那我问你啊,濒危人士,你上课的时候都干嘛去了?

——回陛下,小的一向坚守本心爱自由,鸟语花香太风流……

——得,朕明白了,敢情小方子这是去和周公幽会了啊。啧啧,看不出来,小方子还是个基佬?

——哪能啊,小的心里满满地装着的,当然都是陛下您啊。

——……真不害臊。叶修笑着摇了摇头。

方锐本来也觉得没什么,两个人贫惯了,这种话就是脱口而出,但现在看到叶修这带点揶揄带点无奈的笑,眼角微微上挑染上点日光灯的明亮,在边缘衍射的作用下又有点模糊不清,影影绰绰就像被打上了LOMO效果,忽然就感到心跳一停。

紧接着,就以可以打120的速度疯狂地鼓噪起来。

叶修。

我的心里满满的,全部都是你。

叶修被方锐画风突变的眼神看得掉了一身鸡皮疙瘩,象征性地咳嗽了一声,把方锐拉回现实。

然后,终于,开始负责地写起了基本公式。

方锐一只手托着下巴,歪过头看叶修的侧脸。常年不见日光而过分白皙的皮肤,眼眶下昭显熬夜战神的丰功伟绩的淡淡青黑,不健康饮食导致的微微虚胖但手感一定很好的脸……去你丫的数学什么挂掉算了!老子刚觉得哪里不对劲被打开了一扇新大门你就来凑热闹横刀夺爱啊呸呸呸现在还没弄清楚是不是爱呢……打扰别人思考人生是犯法的你造吗!

方锐又有了一种撕书的冲动。

叶修这边倒是平静无波,几分钟的功夫,就把解微分方程的几种基本方法罗列了一遍。

——方点心,回神!过来看好了,这些都是很基础的东西。先看一阶。可分离变量……这个没什么好说的,移一下就好了。齐次的,就是长成dy/dx=p(y/x)这样的,把y/x设成u,反代进去就好了。像dy/dx+P(x)y=Q(x)这样未知函数及其导数都是一次幂的,叫线性微分方程。Q(x)=0,是齐次的,和第一种一样;Q(x)≠0,是非齐次的,有个公式,推导方法估计你也记不住,就背公式吧。y=e^[-∫P(x)dx]{∫Q(x)e^[∫P(x)dx]dx+C},丑是丑了点,但拌一拌还是能配饭的。从这里要拓展出一个伯努利方程,长这样……dy/dx+P(x)y=Q(x)y^α,可以通过把y^α除到左边来求,设z=y^(1-α),就得到了新的方程,dz/dx+(1-α)P(x)z=(1-α)Q(x),然后就会了吧?和上面一样的。接下来是可降阶……

咣叽。

方锐的额头狠狠地砸在了桌子上。

叶修停了笔,用套着笔盖的那头戳戳方锐——怎么,这就不行啦?

方锐艰难地抬起一只手,摆了摆——再见。

叶修笑岔了气——这可是你说的,哥走了啊。

方锐猛地抬起头来,额头上还有刚砸出来的红印子。他一把攥住叶修。

——叶修大大,要负责到底啊。

——学生太笨,老师没干劲。

——那……叶老师要不要补充点营养?正好,我也饿了。

方锐说完便站起身,拉着叶修往外走。走廊上只点了几盏橘黄色的廊灯,与自习室内的通明透亮比起来,都可算是幽深了。方锐在落地窗边停下,从他们的角度看下去,正是教学楼后的一片草坪。夜色沉淀去了其昼间的纷扰颜色,却扼不住其上男女,三三两两,浓情蜜意。

“我知道一家麻辣烫,味道不错。”方锐扭过头,不去看那草坪上的暧昧。他掏出手机,边按号码边说,“那家店对我们学校提供特别外卖服务,送货到教室门口,不赖吧?老叶你要什么,说,今天我请你!”

“点心最近怎么这么大方。”叶修还是笑着,昏黄的灯光却涂抹出了另一种效果。方锐觉得今天的自己大概是哪里坏掉了,怎么这么容易,就对着叶修短路了呢?

得赶紧找点别的事儿,让自己动起来。

方锐想着,握了握拳。

外卖很快就到了。红艳艳的辣油中浮着几颗白嫩嫩的鱼丸,金灿灿的豆腐泡沿着碗壁打转。用筷子翻几下,粉丝啊年糕啊生菜啊豆芽啊笋尖啊千张啊金针菇啊鹌鹑蛋啊就通通露了出来,还有羊肉牛肉这样的重头大戏散发出诱人的肉香。

走廊上靠教室的一边有一排长椅,如今已经没有人知道它诞生的初衷是什么了。总之,现在的它俨然成了学生们加餐的小餐厅,一个个学生手捧着外卖盒坐在椅子上吃得不亦乐乎。方锐是真的饿了,他中午就没吃多少,于是三两下就把一大碗麻辣烫扒拉了个干净,辣得热汗直出,鼻涕直流。叶修就显得淡定多了,一口荤一口素,愣是把市井僻壤吃出了小酒吧的味道。

吃完了的方锐转头看叶修,叶修的嘴角沾了点辣油,胭脂红。

叶修察觉到方锐的视线,从自己碗里戳了一个鱼丸,塞进方锐的嘴。

“废物点心是没吃饱吗,一直盯着哥看。行,哥就赏你一个。”叶修晃了晃筷子,上面似乎还留有鱼丸的汤汁,与……

方锐不敢往下想。

嘴里的鱼丸口感劲道,咬开后鲜美的肉汤流出,油而不腻,仿若月光般柔和旖旎。

有这个人的话,就算是数学,也一定可以顺利通过吧。

方锐想,又虚握了下右拳。

--------------------------------------

明明是昨天的事,却被我拖到今天才写完(´・ω・`)

看在这么粗长的份上(ㆀ˘・з・˘)

物理已跪。。一定是因为我没有写物理篇的复习资料(´;ω;`)

希望数学能和我的ID 一样(・ัω・ั)

倒数第二句话,也送给我自己,和挣扎在考试周的你们❤(ӦvӦ。)

Bonne chance.


在自习室外面吃夜宵的来来来我绝不打死你们^_^

评论(25)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