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3s23p4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墙头如山。

【韩叶】谜(点文还债)

· @4404 的点文,韩叶(因为没有带梗所以我就自己乱来了_(:з」∠)_)

·梗来自电影 模仿游戏 ←戳名字可看

(昨天晚上熬夜看完现在脑子里还在不断回放……信手拈来当梗写了,应该,大丈夫吧:(´◦ω◦`): ……另外BC演技真的上升到一个境界了啊,个人感觉作为传记类电影虽然有美化的成分在里面但是真的很不错,强推)

还有卷福亲口说的“I'm a homosexual.”你们难道不想听吗(*/ω\*)

·不过我写得一点也不燃(´;ω;`)完全没有电影的感觉(´;ω;`)

·人物还ooc了……貌似还挺严重(´;ω;`)

·架空背景,所以中西混杂啊bug啊什么的请通通无视

·准将韩×数学家情报破译员叶

·最后,我终于打破了不能日更的诅咒~\(≧▽≦)/~啦啦啦



 

 

 

“叶修,”陶轩略显臃肿的身体微微前倾,双肘支在办公桌上,“你应该明白,我把你叫到这儿来的原因。”

 

阳光透过陶轩身后的落地窗照入房间,欧式古典风格的装饰布置晕染上一层暖暖的金黄。名为叶修的男人靠在酒红色的木椅里,墙壁上的挂钟绝对诚实地摇晃着它的摆锤,嗒嗒,嗒嗒。

 

此地重力加速度为9.79231m/s²,取π=3.14159,周期T=2s……

 

“叶修。”陶轩皱起了眉。他交叉的十指开始不耐烦地敲击手背。

 

则摆长l=……

 

“叶修!”陶轩吼了出来。

 

0.99217米。

 

叶修终于从钟摆上收回目光,正过脸看向陶轩。

 

陶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叶修的这种态度他也见过不少了,甚至可以说自叶修开始研究他那什么狗屁机器起,他就对自己的命令充耳不闻。

 

哼,什么天才,不过是自大狂罢了!

 

陶轩狠狠地咬了咬牙。

 

“叶修,军部不需要吃白饭的。我劝你还是忘了你的机器,好好地回到密码破译部去工作。”

 

叶修没有说话。他的目光笔直向前,但陶轩知道,这目光根本就是把他当成了空气,干脆利落地穿透他的身体,聚焦在他身后窗外的悬铃木上。

 

“叶修!你……”

 

“3个月。”望着悬铃木那斑斑驳驳的树皮,叶修开了口,“再给我3个月。如果我的研究仍没有结果,我就按你说的去做。”

 

“你听着,我可没有时间……”

 

“会成功的,”叶修毫不留情地打断了陶轩的话,“我的机器,会成功的。”

 

叶修的眼睛灼灼如炬,漆黑的瞳孔闪烁着光芒。逆着光,陶轩一时竟分不清究竟是阳光射入了叶修的眼,还是叶修的眼射出了锐利的光。陶轩抬起一只手揉了揉眉心,桌边那叠得老高的战报占据着强烈的存在感。最后,陶轩长出了一口气。

 

“1个月。如果1个月后还没有结果,你就给我滚蛋!”

 

-----------------------------------------------

 

从陶轩的办公室里出来,叶修感到一阵眩晕。突然变亮的环境让他眯了眯眼。自他一个人从密码破译小组脱离,着手于自动译码器的研究,已经过去整整一年了。虽然有他的妹妹苏沐橙暗中相助,但人单力薄,到如今除了让他造出的那台庞大的机器像傻瓜一样地不停转动,可以说是毫无突破。计算量实在太大,情报的加密方式又有零点重置性,在短短24小时内,根本不可能用穷举法找出答案。

 

掏出一根烟,叶修斜倚在悬铃木下,微皱着眉将它点燃。青色的烟丝在直冲而上一小段距离后倏地散开,化成了一团迷雾,笼罩住叶修的眉眼。

 

算法没有错,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1个月,真的能解决他1年都没有想明白的问题吗?

 

“叶修?”

 

身侧突然传来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叶修还没来得及转头去看,手中的烟便被夺去,一脚踩灭在地上。

 

“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许抽烟。”

 

叶修有些心疼地看了眼地上那才抽了一口的烟,无奈地耸了耸肩:“老烟民了,它能让我冷静。”

 

韩文清蹙起眉。本就威严的脸又增了几分冷峻。“陶轩和你说什么了?”

 

“还能说什么,就是我的‘一叶之秋’呗。”

 

“有进展?”

 

“老样子。”

 

眼前人刻意模糊的表情让韩文清愈发不快。他看着叶修,硬生生克制住了揍他一拳的冲动。叶修被夺了烟后便把手插回口袋里,低下头用鞋尖拨弄着地上的杂草。他略长的额发乱糟糟地垂在耳边,浅灰色的风衣立领遮去了他大半张脸。

 

“叶修,”片刻的沉默后,韩文清说,“如果在嘉世情报局呆不下去了,你可以来找我。”

 

“那可多谢了啊。”

 

阳光从树缝间漏下,像是悲悯般地洒在他恍惚间苦涩的笑容上。

 

------------------------------------------------

 

一周后。

 

“你们在做什么!”叶修回到他的实验室,正撞见几个穿着安全局制服的士兵将他的书柜一把推翻。

 

文件资料、计算数据散了一地。

 

“哦,叶先生,您来的正好,”站在一边的军官模样的人转过身,对他露出讽刺的一笑,“我们认为您有通敌嫌疑,正在对您进行搜查,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可否随我们走一趟?”

 

叶修的脸色完全冷了下来。“我的一叶之秋呢?”

 

“如果您是说您那整日整夜吵个不停的铁疙瘩的话,我已经批准它无限期的休假了。”军官的笑容扩大,他胸前的勋章闪闪发亮。

 

叶修心一沉。“你们毁了它。”

 

“别那么紧张嘛,叶先生,那家伙可有着证实了您的愚蠢狂妄的丰功伟绩呢,我怎么可能恩将仇报?我把它送到了兵工厂,相信我,叶大数学家,它会成为一辆坦克,一架飞机,或一杆枪,在战场上继续它的荣耀的。”

 

“陶轩说过再给我一个月。”

 

“那是在能证明您的清白的条件下。”军官笑着走近叶修,身高差距让他能洋洋得意地俯视这个曾得到主席青睐的人。他伸出手指,勾起他的下巴,偏过脸伏在他的耳边慢悠悠地吐气:“亲爱的叶先生,告诉我,您是清白的吗?”

 

“长官,没有发现可疑文件。”这时,将叶修一年多来的心血糟蹋得一片狼藉的士兵终于停止了翻箱倒柜,全都向这边聚拢来。军官瞥了眼这群新兵蛋子,心中暗骂了句不识相,然后不爽地放开叶修,一挥手道:“带走!”

 

而此刻,坐镇前线的韩文清攥着加急送来的战报,一口气看完的下一秒就将其撕得粉碎。

 

敌军发动奇袭,我方损失惨重。

 

但在这至少需耗费两周的准备时间的奇袭发动前,与霸图兵旅直接挂钩的嘉世情报局……竟毫无消息。

 

废物!

 

前线沙场,尸陈遍野,血流成河。

 

------------------------------------------

 

叶修盘腿坐在监狱里,四周堆着一沓又一沓涂满了草稿的演算纸。

 

一定有更效率的方法……明明日常交流的话语也是一种掩藏着真情实意的密码,为什么,为什么人们就能相互理解毫无障碍呢?

 

陶轩皱成菊花的脸忽然浮现在叶修的脑海里。

 

不……或许,也并不是毫无障碍呢。

 

叶修一笑。

 

“叶先生,有人找。”狱警忽然敲了敲牢房的铁栅栏,叶修抬起头,然后,韩文清那张比监狱里的窝窝头还黑的脸就出现在了铁栅栏的缝里。

 

“哟,老韩。”叶修叼着笔,微笑着冲韩文清打了个招呼。

 

韩文清扫视了一圈叶修的狗窝,这下子脸色比监狱窝窝头里的韩文清还黑了。

 

“韩将军这么有空,来看我这个没人认领的间谍?”

 

“跟我走,”韩文清无视了叶修的插科打诨,不容置喙地抛下一句话,“去霸图兵旅。”

 

-------------------------------------------

 

    叶修不知道韩文清是用什么方法把他弄出来的,但他知道,一定不简单。

 

现在的韩文清所承受的压力,一定不比当初在陶轩手下独自一人研究自动译码器“一叶之秋”的自己少。他不被人理解,那么站在他这个怪人这边的韩文清又怎么会被人理解,估计是立下了什么军令状,以军衔性命作保吧。

 

叶修轻笑出声,又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居然还这么大方地拨给了他一个实验室和100万美元的资金支持……老韩真是……太信得过他了。

 

叶修顺时针转动了最后一个开关,占据了大半个房间的二代译码器——君莫笑,也终于“嗡嗡”地运作起来。

 

但是,还不够。

 

破译密码的最终密钥,还沉在漫天阴霾里。

 

“喂,叶修,晚上荣耀酒吧有个小型酒会,去不?”霸图的兵团长张佳乐推门进来,他是全军区为数不多的不把叶修当疯子的非脑力工作者。“蓝雨的喻文州和雷霆的肖时钦也会来,他们似乎对你的研究很感兴趣。”

 

“我也建议前辈去一趟。”霸图参谋长张新杰紧跟着张佳乐走进叶修的实验室,“霸图毕竟是兵旅,就算是我,对情报破译也知之甚少。雷霆和嘉世同为情报局,蓝雨是间谍机构,擅长领域和前辈的重合度较高,应该能对前辈的研究起到帮助。”

 

正在“君莫笑”前做记录的叶修停下笔转过身来,西颓的日光正好覆盖了他半张脸。

 

“哥当然要去,只是二位都这么积极,哥到底要选谁来替哥挡酒呢?”

 

“我。”

 

张佳乐刚要开骂,忽然又有一人推开了实验室的门,伴随着一声威慑力十足的单音词。斜阳照射下那人被拉得长长的影子正对着叶修,随着他一步一步的靠近,慢慢地,攀上叶修的脚踝,罩住他略带惊愕的面孔。

 

“……诶?”

 

韩文清站在了叶修面前。

 

----------------------------------------

 

——你们觉得,为什么人们可以通过语言互相交流?

 

——我想,大概是因为每个词汇都被赋予了特定的含义吧,而接受这些信息的人,又恰巧知道这种对应关系。

 

——如果从我们已知的对应关系出发,是不是可以推知所有呢?

 

——我们……真的拥有确定已知的对应关系吗?

 

——……

 

——……每天早上06:00的天气预报……以及……

 

——……Heil Lerhit.

 

-------------------------------------

 

“准将,”传令兵急匆匆地将手中的文件递给韩文清,“这是嘉世情报局刚拦截到的电报,蓝雨的喻上校嘱咐我将原件交给霸图一份。”

 

韩文清接过文件,对传令兵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奇英,你马上把这个给叶修送去。”

 

“是。”

 

检验你的成果的时刻,终于到了。

 

韩文清望着宋奇英小跑离去的背影,双手早已握紧成拳。

 

实验室里的“君莫笑”转动着,转动着,每一下停顿,都卡在叶修心里。字符不断变化,时间在机器的运作声中无情地流走。

 

嘚嗒。嘚嗒。

 

嗒。

 

“君莫笑”突然安静了下来。

 

叶修原本黯淡下去的眼神忽地一亮,几乎是扑上前去抄录下了对应的字符。刚刚到手的电报早就整理妥当静静躺在书桌上,此时,随着叶修每一笔的落下,正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今晨06:00报,气温3~8℃,风向西南,风速……HeilLerhit.”

 

“……第一舰队坐标30°14'32.1"N, 71°10'46.2"W,第二舰队坐标……Heil Lerhit.”

 

“……下午13:00整,进攻敌方霸图军旅右翼……Heil Lerhit.”

 

成功了。

 

“君莫笑”,成功了。

 

叶修难以抑制嘴角悄悄挂上的笑,在又看了一遍破译完成的情报后,突然一怔,迅速转头瞥了一眼时钟。

 

11:24。

 

叶修丢下笔,不顾咣当咣当翻倒在地的椅子,立刻向韩文清的办公室冲去。

 

云翳散尽,天光明澈,隐约间都能听到战争胜利的号角。

 

你信我,我便会给你最好的结果。



END


写完才发现,这cp感好弱啊……

然后那个Heil Lerhit,其实就是把Heil Hitler(希特勒万岁的德语)里的Hitler调了个个儿……

如果亲爱的们觉得我写的乱七八糟看不懂,可以先去看一下电影_(:з」∠)_

评论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