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3s23p4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墙头如山。

【all叶】喜欢的人在他妹妹的房间发出尖叫我还进不去怎么办

·all叶,主喻黄叶


喜欢的人在他妹妹的房间发出尖叫我还进不去怎么办

 

 

 

    “叶修你快开门!叶修叶修叶修开门开门开门!”黄少天用力地捶着眼前厚实的门板,响若雷霆的撞击声听着就肉疼,可房间内的人却毫无反应。

 

    “酒店服务生还没有取来备用房卡么?”喻文州皱着眉,一向冷静的他现在却连一秒钟都等不下去。

 

    “刚刚我打电话去催了,服务生说管房卡的先生今天22:00上班,现在不愿意过来。”张新杰的脸色非常难看,他人生中第一次如此痛恨强迫症。

 

    “要不,我们再撞一次试试?”方锐提议。一边的周泽楷默默地点了点头,揉了揉肩膀后就准备再次往门上撞。

 

    “我也来。”孙翔跟着周泽楷后退了几步,空出了一定的助跑距离。他瞥见众人看过来的眼神,突然变得十分焦躁:“我才不是担心叶修那个家伙!我只是觉得领队出事的话会很麻烦罢了!”

 

    没错。领队如果出事的话会很麻烦。非常麻烦。

 

    这件事还要从半个小时前说起。

 

    黄少天做完日常的训练从房间里出来,想去酒店的餐厅看看有什么夜宵。他一边做着手操一边悠哉悠哉地走过酒店的长廊,经过一间间住着中国国家队队员的标准房,然后,突然听见了一声尖叫。

 

    他一怔,立刻下意识地转头,职业选手敏锐的听力让他在一瞬间锁定了声源。

 

声音是从他左手边的房间里传出来的。他看了看门牌,1204,是苏沐橙和楚云秀的房间。他犹豫了一会儿,虽然那声尖叫听起来挺惨烈的,但这毕竟是女孩子的房间,也许是她们女孩子在玩什么奇怪的游戏呢,他冒冒失失地敲门问情况也显得太傻了点。于是他在门口转了几圈,确定了再没有什么奇怪的动静后正准备离开,谁想到他刚迈出脚步,又一声尖叫在他耳畔轰地炸开。

 

叶修。

 

不管音调被如何拔高,音色被如何扭曲,黄少天都能在第一时间分辨出叶修的声音。带着点沙哑,带着点慵懒,但仔细听就会发现其中暗含着怎样的星河璀璨。认真、自信,又莫名其妙地温柔,一旦置身其中,便再无可能逃离。

 

但这样的声音,现在却以极高的频率构成让人心惊的信号,快准狠地给了毫无防备的黄少天致命一击。黄少天一下子慌了,想都没想就扑上了1204的门,发疯了般地捶起门来。

 

“叶修你怎么了!叶修你快开门啊!里面发生了什么事了叶修快开门!”

 

然而门那边的人却没有给他任何回应。相反,撕心裂肺的叫喊声仍在断断续续地传来,虽然时高时低,却都是竭尽了全力,黄少天光是听着就觉得心脏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相识这么多年,黄少天从没见叶修因为什么事惊慌失措过,更别说听见他这么不要命的大喊了,当下便脑补出了无数限制级限制级以及限制级的画面。

 

天……

 

被自己的脑补内容吓得面无血色已经完全不知道逻辑是什么能不能吃的黄少天,早就把比赛期间每家入住了战队的酒店都有保安严加把守,防火防盗防粉丝,根本不可能有番茄酱或蛋黄酱出场的机会这种事忘得一干二净。他又使劲踹了踹门,在收获了又一串令他头皮发麻的叫喊声后,果断转身,向领队和队长的房间跑去。

 

这种时候,还是去求助喻文州最为可靠。

 

喻文州正在房间里整理资料。借队长的职务之便,喻文州理所当然地将自己和叶修安排在了同一间房。每天早起时可以无人打扰地独自欣赏一会儿叶修安静的睡颜,然后在轻声唤醒他时享受他不情愿的撒娇般的呻吟。光明正大地坐在一起讨论战术安排,膝盖磨着膝盖,甚至可以清晰地看见叶修稍长的睫毛在眼底投下的那一小片阴影。喻文州是聪明的,聪明人都懂得见好就收,是以他仅止于此,绝不逾矩;但同时聪明人又是贪婪的,想要更多、更多的天性让他在隐忍中变得更缜密可怕,一点一点地布下精心设置的局,只等他小心翼翼呵护着的猎物,自投罗网。

 

不过这猎物似乎并不怎么让人省心。不,准确地说,很多时候,喻文州都觉得自己才是落入网中的那一个,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比如现在。

 

喻文州被突然闯进来的黄少天一把拉起来,手上的文件哗啦啦地掉了一地。黄少天不由分说地抓住他就跑,直到苏沐橙和楚云秀的房间门口才气喘吁吁地停下来。喻文州疑惑地看了一眼黄少天,刚想开口询问,忽然,一个他极为熟悉的声音从房门里传来。

 

“不要过来!!!”

 

不会听错,绝对不会听错。每一个优秀的猎手都应对他的猎物了如指掌。他曾经如何沉溺在那个人平平淡淡的声线里,起起伏伏,像是夜晚的海浪轻拍着礁石。然而现在却是疾风骤雨、电闪雷鸣,层层巨浪劈头盖脸地砸下来,浪有多高,水压有多大,他现在的心情,就有多么错愕惊惶。

 

“少天,打过苏沐橙的手机了吗。”总算还没有丧失理智的喻文州立刻下达了此刻最恰当的指令。黄少天一下子回过神来,掏出手机噼里啪啦一阵乱按,却在话筒终于结束播放某电视剧漫长的主题曲时,被紧随而来的嘟嘟声刺得手一抖,将手机摔在了地上。

 

喻文州眸色一黯。看来事情比他预想的严重很多。他略一沉吟,随后对黄少天说道:“少天,你马上去联系酒店的管理员向他要备用房卡,我去通知其他人,总之先确认大家的安全。”

 

黄少天点点头,飞身回房去查前台的号码。喻文州则开始一一拨打队员的手机号。

 

“叶修好像出事了,他现在在苏沐橙的房间里……对,怎么敲门都不应。”

 

“ Madame , oui , je suis Shaotian Huang , un équipier de l’équipe chinoise. Quelque chose arrive à notre leader , oui , c’est grave et urgent. Je vous demande une clé de la chambre 1204……”(小姐,我是黄少天,中国队的队员。我们领队出了点事,对,很严重而且很紧急。我想要借用1204房间的房卡……)

 

很快,得到消息的众人在苏沐橙房间门口聚集了起来。除了叶修,缺席的还有苏沐橙和楚云秀。楚云秀的电话倒是接通了,她说她正在逛苏黎世的大商场,无须担心。而苏沐橙,却怎么也联系不上。

 

现在基本可以确定,苏沐橙和叶修在一起,就在眼前的房间里。

 

房间里的叫嚷声还在持续。“滚!”“让我出去!”“放我过去!”……怎么听怎么不妙。一众人等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到底是哪个混蛋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对他们领队下手。周泽楷和王杰希先合力尝试着撞了撞房门,可五星级酒店头顶的那五颗星星也不是装饰着好看的,小小一扇门,在几个大老爷们儿面前愣是摆出了一副安如泰山坚不可摧的姿态。无可奈何的众人转去期待黄少天那边的消息,谁知那个法籍的房卡管理员在工作时上抠门得不行,连一分一秒也不愿意多干。

 

于是,便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我们现在怎么办。”张佳乐烦躁地抓乱了自己的头发。房间里的声音已经消失了十几分钟了,这可不是个好现象。有声音就证明叶修起码还活着,还会反抗,但现在里头一片死寂,让人不免开始联想到一些最糟糕的情况。

 

“接着敲门,然后等。”喻文州说道。

 

“不用联系警察吗?”肖时钦问。

 

“联系警察动静太大,指不定会被某些记者抓住乱写些什么。不到万不得已……”张新杰扶了扶眼镜,又看了一眼手表,“还有2分钟就到十点了,等管理员一到,我们马上进去。”

 

“嗯。”大家表示赞同。

 

孙翔啧了一声,靠在墙边不耐烦地抖腿;黄少天继续锲而不舍地捶门。唐昊等着和黄少天换班,周泽楷、王杰希、肖时钦、喻文州静静地站在一旁,眼底是掩不住的忧色。张新杰盯着他的手表,方锐蹲在地上一边画圈一边絮絮叨叨地念着祸害遗千年祸害遗千年,被张佳乐投以鄙视的眼神。李轩不安地走来走去,运动鞋底和毛绒地毯摩挲出软绵绵却又沉甸甸的簌簌声。

 

终于,黄少天的手机响了起来。

 

“Monsieur……”(先生……)

 

“Ah oui, j’arrive tout de suite !”(啊,我马上来!)

 

黄少天一挂手机就向前台飞奔过去:“我去拿房卡!”速度快得几乎可以看见残影。其他人也迅速就位,准备破门而入。

 

嘀。

 

门灯变绿。

 

门锁打开。

 

“叶修!”黄少天带头冲进了房间,将方才用自己坚实的身躯对他冷嘲热讽的门一把甩在了旁边。他见客厅没人二话不说直冲入里面的卧室,却在看见眼前的景象时感受到了千万匹草泥马践踏过心原的震撼。

 

叶修和苏沐橙。并肩坐在一台电脑前。戴着耳机。耳机用双人耳机分频线连着。电脑里在放。国产狗血连续剧。

 

黄少天觉得自己大概不会好了。

 

“叶、修、领、队,”喻文州微笑着走近,只是这笑容中看不出丝毫友好的意味。他伸手摘掉叶修的耳机,“不给我们解释一下,刚才是什么情况吗?”

 

叶修一头雾水。“啊?刚才?没什么啊。”

 

“还说没什么!”黄少天怒了,“你刚刚一直在惨叫!这里酒店房间隔音效果那么好但我站在房间门口还能听得到,什么‘不要过来’‘滚’‘去死’‘让我出去’喊得那叫一个吓人,我都要被你吓死了好么!你跟苏沐橙看个剧叫那么响干嘛!考验我心脏的承受能力啊!我告诉你虽然我不是冯主席但我担心你我也会被你吓到的好吗!你知不知道我喜欢……”突然意识到自己嘴又快了的黄少天一个急刹车捂住了嘴,但双眼还是怒意满满地瞪视着叶修。

 

“哦,你说那个啊。”叶修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那个……”

 

“怪我。”苏沐橙此时也摘了耳机,一脸歉疚地说道。“是我要求叶修喊的。我刚下了一个吼着玩的游戏,但后面怎么也通不了关,就把叶修拉过来帮我喊……我觉得这边房间的隔音效果挺好的,以为不会打扰到大家,结果还是……对不起。”

 

苏沐橙低着头,手里捏着耳机线,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叶修揽住她的肩膀,轻轻拍了拍,随后对黄少天丢去一个复杂的眼神。唉,啧啧啧,居然凶女孩子,少天大大你还有没有风度。

 

我明明是对你吼的好吗!黄少天被叶修不要脸的偷换概念再次激怒了,但怕又伤到苏沐橙,只能在心里憋屈。

 

“叶修,那是个什么样的游戏?我能看看吗?”魔术师的思维似乎确实异于常人,换重点的能力实在是无人可及。叶修无所谓地点了点头,安慰好了苏沐橙,然后便从电脑里调出了游戏。

 

GNILLEY.

 

反过来念的话,就是yelling。

 

叶修点开游戏后,首先弹出的是一个设置音量的界面。“把min值和max值设置好,然后点start,就会出现这样一个忽闪忽闪的画面。”叶修说着扶起了麦克风,电脑屏幕上浮空的GNILLEY几个字母变换着五彩缤纷的颜色。“接着就可以开始喊了。呼,捂好耳朵啊——开始游戏!!!”

 

随着叶修的大喊,屏幕上的几个字母一阵抽风似的颤抖,旋即便淡了下去。界面被一个围着一圈红色礁石的黑土地代替。叶修熟练地无视了上面一行骗你浪费口舌的字,直接走下方的通道来到了第一关。

 

“然后啊就是喊,遇到障碍物就喊,遇到怪也喊,喊得够大声,障碍物就会消失,怪也会挂掉。但有的时候是要保持沉默的。”叶修清了清嗓子,又补充道,“这种时候你会喊什么?被障碍物困住了,当然是喊‘放我出去’;突然冒出一群怪,被吓了一下,下意识地就喊了‘滚’、‘去死’,这不是很正常么。”

 

嗯。真正常。正常到我们差点都要报警了。

 

“我刚才喊太久了,喊累了,不喊了。你们想玩的话可以拷过去,当个发泄的材料倒是不错的。”叶修特别诚恳地说道。

 

呵呵,谢谢你啊。

 

“不过,前辈没事,这就是最好的。”喻文州将耳机递还给叶修,笑容中又恢复了那种谦和温柔。“但前辈下次要和我们打好招呼啊,敲门不应,电话不接,大家都很担心呢。”

 

“哦哦,那不是带着耳机又喊得大声,没听见吗。后来被沐橙拉着去看电视剧,音响开大了点,也就没注意到。”叶修看着挤在自己面前的队员们,终于有了一点罪魁祸首的自觉,“下次我会注意的。”

 

“只有这样的承诺似乎还不太够,”喻文州笑容不改,慢慢贴近叶修,“前辈不觉得,该给为你担惊受怕的队员一些安慰吗?”

 

“啊?”叶修没反应过来,忽然觉得唇上一热,喻文州近在咫尺的气息让他一下子愣在了当场。同样愣住的还有围在二人身边的队员们,待他们回过神来时,喻文州早已结束了这试探性的一吻,从叶修身上抽离开来。

 

“多谢前辈,”喻文州笑道,连孙翔都能看出此时的喻文州是真开心,“我觉得好多了。”

 

叶修因为刚才那意料之外的亲密接触还有些晕晕乎乎的,正不知如何回答,突然又有一个人朝他扑了过来,这次直接咬上了他的嘴。毫不留情的。

 

“叶修叶修我最担心你了这次你可得好好补偿我我不满意你就别想逃!”黄少天一边咬着叶修的唇一边还在喋喋不休地吐着含糊不清的话,喻文州对此也没多大意见,只是自觉退让到了一边。毕竟,要放长线,才能钓大鱼,不是吗?

 

何况,他和叶修,还有整整一个晚上可以好♂好谈谈。

 

 

 

全程围观的沐沐:哎嘿嘿嘿~



------------------------------

·我是不是很有良心!4686个字啊!单篇最长的一次!

·脑洞来自……就是gnilley。今天早上突然很不爽想吼一吼就下载下来在寝室里玩,结果吓到了对面的隔壁的对面的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

·大家感兴趣的话也可以去下载下来玩玩,网上可以搜得到的。

·最后来推荐一个gnilley的实况~\(≧▽≦)/~当然是散人的啦づ ̄ 3 ̄)づ

戳它→

·哦最后补充一句,瑞士的三种官方语言我只会法语,可能有错欢迎指出~

评论(18)

热度(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