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3s23p4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墙头如山。

【优米】Chaleur humaine(授权翻译)

声明:本文原作者为Fanfiction上的 CrimsonRealm

原文地址链接:https://www.fanfiction.net/s/11297349/1/

 

授权图忘放了_(:з」∠)_



 #时间设定是优米还在吸血鬼设施里#



    ——我必须要从这里逃出去。

 

    他好几次在半夜里惊醒,看着黑暗中被渲染成灰色的天花板,咬牙捏紧了拳头。

 

    ——我必须要从这里逃出去。

 

    这个念头在他脑海里四处冲撞,然后不断地分裂不断地生长,狭小的空间被频率越来越高的撞击声挤得透不过气来——就像一片无孔不入的喧嚣,一声贯彻时空的尖叫,一具噬魂销骨的梦魇。

 

    ——我必须要从这里逃出去。我必须要逃出去。我必须要逃出去。我必须要——

 

    他的左侧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响动。睡得正熟的米迦翻了个身。他的嘴巴半张着,漂亮的眉毛难以察觉地微微皱起——但是优注意到了,就像往常一样。他熟悉他的眉眼,他属于成长中孩子的圆圆的脸,他每一个习惯性的小动作,每一个藏着心事的表情。

 

    毕竟,他们曾是一家人。

 

    至少米迦从未停止过对他重复这句话。这句在早年尚且看得见阳光的日子里,在那所被小镇遗忘的孤儿院里,自他们相遇的第一天起,就由米迦亲口许给他的,成为了遥远的回忆的,注定会铭记一生的诺言。

 

    一家人。

 

    他闭上了眼睛,转向另一边。烦闷的心情在他的喉咙里形成了一团躁动的气,摩擦着他的喉管,压迫着他的神经,叫嚣着要从他的身体里破封而出,伴着那撕心裂肺的恸哭,或哀号。

 

    他当然没有将这怪物释放出去。然而,在很短的一瞬间里,那份向其缴械投降的欲望实在是太强烈了,强烈到让他觉得他的四肢百骸都被侵蚀,被勒紧,阴魂不散,就像漫无止境的酷刑。

 

    ——我必须要从这里逃出去。

 

    他差点就哭了出来——如果他没有及时遏制住他的泪水的话。他吸了一口气,在将其慢慢呼出前短暂地停顿了一会儿。他的拳头一直紧紧握着,直到把自己抠得生疼。但他没有打算分出他一丁点的注意力。会过去的。这些疼痛,随着时间的流逝,都会过去的。

 

    ——我必须要——

 

    他们中年纪最小的一个孩子忽然发出了一声呻吟。随后变成了一连串意义不明的喃喃。

 

    不。我们必须要从这里逃出去。不只是我一个人。所有人。这些孩子,还有米迦。他们。我的朋友。

 

    我唯一的家人。

 

    我唯一的……

 

    他从床上坐起来,凝视着身边互相紧紧依偎在一起,寻求着人类的温暖的孩子们。这份温暖,已是他们在这世上仅存的,能被称为人类的羁绊的宝物了。在如今这个从内到外都只是吸血鬼们用来统治他们、奴蓄他们的饲养所里,他们,不过是一群活蹦乱跳的羔羊。

 

    愤怒再次击垮了他,如同闪电一般,他竭尽了全力才没让自己现在就冲出去,冲破那些将他们强行关押在这里的栅栏,逃离那些随心所欲享用他们的鲜血来填饱肚子,仿佛他们除了家畜什么都不是的吸血鬼。他们的存在无足轻重,就像工具,像长着腿的移动血袋——是的,这就是他们。一群血袋。仅此而已。一眼喷涌出能暂时满足吸血鬼们汹涌的欲望,直到他们更加饥渴的鲜血的泉。一座大概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却毫无反抗之力,只能选择在沉默中接受他们的命运的储蓄站。

 

    他们是一群手牵着手的流浪儿,在这片失落之地上,寻找着灰烬中被遗落的宝藏。曾经,属于他们的宝藏。

 

    家。人类的温暖。爱。

 

    事实上,这正是现在的他们仍旧拥有的。只属于他们的非比寻常的珍宝。

 

    只属于他的非比寻常的珍宝。

 

    他再也没能忍住他的泪水。晶莹的液体盈满了他的眼眶。他不能让它们流出来。至少不能像这样流出来。他们需要他。他必须要让他们从这里逃出去。他们要一起逃出去,重新获得被剥夺的自由,重新找回被遗忘的天真。逃离这畸形可怕的工厂,甚或说是屠宰场——因为那即是他们的终点,在他们被囚禁于此的年岁里,如果没有人为他们打开那一扇门,他们将就这样不断长大,最终,走向死亡。

 

    一滴泪突然滑过他的脸颊。他迅速擦干了它。仿佛它从未存在过。

 

    「——优?」

 

    一个疲惫的声音在他身边响起。他没有反应。

 

    「你睡不着吗?」

 

    他耸了耸肩。米迦用手肘支撑起身体,静静地看着他。

 

    「有什么事情让你感到心烦吗?」

 

    「没有。」

 

    他移开视线,看向别的地方。米迦安静地等了他一段时间后,重新躺下了。

 

    「你想到这边来吗?」

 

    优皱起了眉头。

 

    「为什么?」

 

    「你有一些发抖。现在的天气并不暖和。」

 

    他没有动。他犹豫了一会儿。他的视线重新落在那些睡得安详的孩子身上。当然,还有米迦。他向他伸出手,对他露出像水一样清澈的微笑。他的愤怒一点一点地消退下去。

 

    他同意了。他靠近米迦,侧躺下来。他的情绪依然没有平复,刚才的想法还在灼烧着他的心脏。但不等他完全冷静,一只手便轻轻覆上了他的。

 

    如果在其它情况下,他或许会挣脱开来。但是他的心让他更加握紧了这只手,被放开的恐惧和自心底发出的不容反抗的命令,彻彻底底地战胜了他幼稚的虚荣。

 

    ——必须要行动了。我们必须要行动起来,我们所有人。为了能生活得更好,我们必须要从这里逃出去。

 

    ——重新成为独立的人类。

 

    ——离开这个地方,组建一个家庭,变得幸福。

 

    「不要难过,优。」米迦低声说,他语调中那不知名的倦意愈发浓重。「我们还在一起。我们为了彼此一起生活在这里……没有理由感到害怕,优。」

 

    这里没有悲伤。这里没有恐惧。

 

    即使又一团郁气哽住了咽喉。他不再惊惶。

 

    他觉得胸腔很难受。他的眼泪又一次地用迅猛的攻势逼迫他屈从。但是他没有哭。

 

    他把米迦温热的手紧紧地握在手心中。

 

    我不会再哭了。

 

    他慢慢地闭上了眼。就像是被他们相交的手所指引一般,睡意毫不拖沓地顺着他们作为保护者的手臂,涌进他的身体,顺着他渐渐模糊的意识,带走了他蒙眬间的呢喃。

 

    ——我们必须要从这里逃出去。



个人文评+翻译有感:
1、关系从句,我不想再看到你。
(用英语来解释就是一个词后面用无数个that串起了一大堆形容词修饰语,你特么地告诉我这种东西要怎么翻译成中文!)(结果我的应对方法就是你们在上面看到的那样,分一点到前面,分一点到后面_(:з」∠)_)
2、优,你真会玩。
(通篇就是某个中二病重度患者,睡不着→胡思乱想→把米迦弄醒→继续胡思乱想→然后又睡着了……我竟无言以对。)
3、所有法语国家的写手妹子,都是普鲁斯特派的吗(´;ω;`)
(我看到的几篇,都有意识流的痕迹……你们把雨果他老人家放在哪里啊喂!)
4、嗯……大概就这样。


祝我法语期末考能考个好成绩(´;ω;`)

评论(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