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3s23p4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墙头如山。

【1599友情向】第二回 挂唐僧白龙真性情 闹老君双圣展雄心

·故事跟着99版动画走

·看了18集对小白龙路转粉。师父我们队里埋伏了一个猴哥控o(*≥▽≤)ツ┏━┓

·引诗,真的是要杀人的(躺平


第二回 挂唐僧白龙真性情 闹老君双圣展雄心

 

 

    上回说到悟空被凭空出现的恁个大圣携走了,徒留下唐僧一行对着没个尽头的天发愣。那唐僧终究也是金蝉子转世,灵佛灵根,回头望见白骨洞荒草凄凄,风沙漫漫,当下也有些懊悔。奈何悟空早已不见了踪影,纵然此时去寻,也没个由头,便叹了口气,唤来八戒沙僧两个,蹬上白马,向着西天去了。

 

    一路上仍是朝饮白露,夕餐霜雪,无须赘言,只不过没了悟空,八戒便作起威风来。包袱行李不挑,白龙马绳不牵,单扛着个九尺钉耙,大摇大摆地走在前头。沙和尚看不过,叫住他道:“二师兄,你莫太轻松,也来担一担这行李罢。”八戒头也不回,猪鼻子哼哼两声,不屑道:“现在大师兄走了,什么事就都得听俺老猪的,沙师弟,你休再来烦我。”说罢,又挺起便便的肚子,吹着哨儿走了。

 

    此时正值七月流火,山林里草木繁密,虫豸合鸣,唐僧坐在马上念经,凝神静气,闭目屏息,倒也虔诚。然不知各位看官有否注意到,唐僧一行,个个皆精,除却兄弟三个,还有匹白龙马,器宇轩昂,精神抖擞,乃是西海三太子变化而成,性情直率,快意恩仇,如今见悟空无辜受责,又遭诽谤,心里早已不痛快。而那八戒仗势欺人,唐僧又在自己耳朵边念叨了几昼夜的经文,一时血气上涌,忽瞅见前方道上有一枝桠,横于半空,正好到唐僧胸口高。于是小白龙心念一转,毫不避讳便朝那枝桠撞去,还差几步路时一个低头俯身,从那树杈下钻过,紧跟着又一抬后胯,不偏不倚,正用那枝桠勾住唐僧衣领,把浑然无知的唐僧挂在了树上。

 

    “八戒,沙僧——”唐僧忽然悬空,没个踏实,总算从他的南无阿弥陀佛中回过神来。小白龙本就是要作弄于他,怎会留在原地驮他下来?当下早已自顾自踱远了。唐僧又喊了几声,沙僧听见,一回头,便看到师父被挂在树上,树枝纤细,随风摆动,愣是像那正月里待割的腊肉。沙僧心里紧张,忙大喊:“师父被挂树上了!二师兄!师父被挂树上了!”一面快步前去营救。走在前头的八戒这回算是听到了,一看不妙,也扔下钉耙赶来救师父。唐僧在树上荡了好一会儿秋千,终于踩到泥地,心下感慨,也不敢再去骑马,只好让沙僧牵了马,自己双手合十,一步一步慢慢走着。

 

    话说回大圣悟空两个,借着宝镜魔力,越过三千虚妄,转眼间便来到大圣居处的花果山。花果山不愧为一方宝地,钟灵毓秀,鬼斧神工。有诗赞曰:

 

    珠翠屏开,碧幽幽涤神荡气;流银龙跃,白煌煌沃日吞天。重峦叠嶂,好一个山色空蒙;静水深潭,又一派湖光潋滟。渔父忘罟桃花里,樵人烂柯柳叶中。金殿雕栏皆不换,醉风醉雨醉江鸥。

 

悟空见到熟悉景色,心有触动,刹那一个跟头,落在了山巅上。猴子猴孙们听到动静,忙不迭地涌将出来,瞧着悟空神貌,二话不说便围了个水泄不通。

 

“大王!大王回来啦!大王回来啦!”猴儿们叫道。悟空的虎皮裙不知被哪只混猴儿扯住了,眼下竟有要掉的趋势。悟空忙抬手挥开扑上来的猴儿们,腾起云雾飞回到半空中,俯下身道:“认错了,认错了,俺不是你们这儿的大王,你们的大王在那儿。”说着用手一指大圣。大圣这才慢悠悠挪腾过来,大笑道:“怎么不是?花果山水帘洞美猴王齐天大圣孙悟空,可不就是你吗?来来来,让孩儿们都见识见识,俺老孙一百年后的英武模样。”

 

“可是,大王,”有一小猴忽然出声道,“你俩不像啊!”

 

大圣揽过悟空肩膀,两张猴脸凑到一块儿,问:“怎么个不像法?”

 

那小猴直起身来,长臂左右一舞,正要说话,突然耳边刮过一道风,熊似的将他挤到了一旁。小猴摔在地上,吃了满嘴的泥,张牙舞爪地爬起来,却看见一小娃,迅雷不及掩耳地抢了自己的位置。

 

江流儿抬头望着眼前两个大圣,一双眼睛亮得像天上的星星。他道:“虽然这个大圣脸长了些,那个大圣秀气了些,但都是齐天大圣,有着天大的威风!帅!帅呆了!”

 

“帅呆了!帅呆了!”猴儿们齐声附和。那摔了满身泥的小猴一时也忘了原先要说的话,跟着大喊,须臾间漫山遍野,都是猴儿们排山倒海的呼号:“齐天大圣!齐天大圣!”响声通天,震耳欲聋,惊煞天地,泣绝鬼神。

 

悟空离开花果山已有五百余年了。今儿个虽不算回家,但也八九不离十。他在云上看着下面一颗颗猴脑袋,熙攘攒动,不能言语,当下一股冲动,想干脆就留在这花果山,不走了。于是他两腿一蹬,轻轻巧巧翻跃至半空,摇身便要变化出他当年坐镇花果山的行头来,却在一个俯仰间,看见了腰间系着的虎皮裙。那虎皮裙本是他们师徒二人,降服了第一个妖怪后,唐僧编赠予他的,如今虎纹犹亮,却没了师父。悟空思念即此,悲恸不已,摇头叹道:“为甚么俺师父就没有一双火眼金睛,好教他辨认了那些妖魔鬼怪去。”

 

大圣闻言,亦觉在理:“当年俺的火眼金睛是被太上老君关在炉子里,用了七七四十九天炼出来的,就是不知,你那师父,能否承受得住炼丹炉的三昧真火。”

 

“莫开玩笑,”悟空道,“俺师父虽是金蝉子转世,却是凡胎肉骨,丢进丹炉,莫说七七四十九天,恐怕连一瞬都撑不到。”

 

“那该如何是好?”

 

悟空盘腿坐了,铮铮慧目盯着南天好久。大圣江流儿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却只见云起云涌,云卷云舒。少顷,悟空总算道:“既然是太上老君炼出了俺的火眼金睛,便不如再找他老人家问上一问。”

 

两只猴儿这厢方才定了,眨眼间便已移步至兜率宫内。江流儿也想跟去,但大圣的披风哪那么容易抓住?只得讪讪地留在了花果山。彼时老君正好不在,两个大圣绕着那金碧辉煌的炼丹炉兜了一圈,忽然都心领神会地笑起来。

 

悟空指着丹炉一角,说道:“你这泼猴,太不讲究,竟单单磕坏了一边,别扭得紧。想当初俺老孙可是踢翻了丹炉,让它在地上好一通乱滚,末了四面八方,仍是相互映衬,坑对坑,洼对洼。”他又把丹炉仔细端详一遍,“罢了罢了,俺就帮上那老头一把,将这丹炉磨对称了,也教他老人家看得舒心。”说着掏出金箍棒,作势要打。

 

“大圣且慢——”殿门外突然传来一声疾呼,一个白眉老人拖着玄青的道袍,跌跌撞撞走入殿内。那老人鹤发童颜,道骨仙风,行动处似有紫气霞光,悟空识得这便是太清盘古氏天道太上老君了,于是收了神通,对老君作了个揖。

 

太上老君几步上前,抱着大炉里外瞧了又瞧,片刻后方长出一口气,拈起一绺胡须捋了捋。只因他心里挂念着他的炉,对五百年前齐天大圣的厉害心有余悸,一时怠慢了悟空,更是没注意到,这孙猴子,可不止一个哪。

 

“你这老头,恁的不知礼数!俺兄弟好不容易来一趟,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大圣嗖地跃上老君的几案,长臂一捞,不由分说便从老君手里揪过了他那一绺胡子。须发连心,更何况是道德天尊的须发,这一根根的,都沾着太上老君的道行。老君脸疼,心更疼,忙歪着张嘴,对大圣赔不是道:“是老儿的错,是老儿的错,大圣,还请快些放手!”

 

大圣也无意为难他,听得他道了歉,又见悟空不甚在意,便放了他。太上老君“哎呦哎呦”叫唤着揉了揉脸,小心翼翼问道:“不知二位大圣,今日光临鄙舍,所为何事啊?”

 

“不为其他,就为俺这火眼金睛,”悟空也跃将上来,吓得老君往后一缩,“俺就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奇妙法子,能让俺师父不受这磨难,也辨得出妖魔鬼怪。”

 

“大圣啊,这可使不得。”太上老君道:“火眼金睛乃六丁神火煎熬出来的法外之物,集道律,聚佛光。若不是大圣之前偷吃了老儿的仙丹,练就金刚不坏之身,穿行于天宫瑶池间,吸取神仙帝君之气,纵是在八卦炉中炼上五百年,也不见得会生出双火眼金睛来。为大圣所得者,超脱三界,横贯虚实,虽曰便利,却也劳苦。有眼人渡无眼人,家国者更家天下,大圣,老儿不得多言,还须自己了悟,然而,这便是你的命数了。”

 

“这算甚么意思?老头儿忒小气,藏着掖着,不把话与我们明说。”大圣正无聊赖,星目一瞪,活动了手指便又要去扯那老君的眉毛。悟空伸出手来,将其拦住,太上老君便忙趁着这一番来回,溜得不见了踪影。

 

“老弟,俺虽说不上参透了道,但总觉得老君说的在理。西天取经,行程至此,见着的神仙鬼怪不少,然像俺老孙这般能识妖辨鬼的,屈指可数。俺不能盼着师父能认出妖怪来,却该想着凭自身本事,将那害人的物什,通通驱除干净了,免得他们再祸害好人。”悟空说罢,站起身来,不及四尺的身量,却像是要顶破这天上之天的兜率宫。大圣亦放声大笑,可劲儿拍了拍悟空肩膀,正是:

 

英雄相见恨晚,知己偶逢难说。一去东西八万里,海内天涯,何必故蹉跎?

云衔彩霞追月,棒舞虹火逐光。七十二变通河洛,灭尽神魔,扫清天下浊。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然而并不知道会不会有下回_(:з」∠)_)


·为了写后续又去看了几章西游记,三观崩坏中。本来以为动画版后期的唐僧已经够了,没想到原著更加……

·谢谢喜欢,谢谢求后续。说实话透明惯了以为没人看,结果这么多小红心和评论(看来大家都和我一样气不过啊),真的很开心。(其实都是冲大圣来的我懂,我只是沾了下光……)

·最后还是老样子,我就是要把猴子捧上天!捧上天!逻辑是什么,能喂猴吗?


评论(21)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