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3s23p4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墙头如山。

【ALL叶】叶先生的床上躺着尸体01

·复健 诈尸

·自己写着玩,为自己开心(以及复习系解_(:з」∠)_)

·樱子小姐是我同行(自豪脸)

·忙成狗,更新不定(回望深坑无数,心累)

·OOC OOC OOC(重要的事说三遍)

撒,一狗→

Un

 

    叶先生是一名优秀的宅男。一名优秀的,无与伦比完美无缺的,模范宅男。

 

    叶先生平时的爱好无非就是打打游戏啃啃泡面,心血来潮的话或许会出门一趟,在楼下吵吵嚷嚷轰轰烈烈莺莺燕燕的广场舞花园里兜拉一圈,然后——买包烟。

 

    买包上好的玩具烟。

 

    本来叶先生也是抽真烟的。窝在老板椅里翘着个二郎腿,手底下是千军万马横扫江湖荣耀,薄唇间烟头的火星时明时灭,映衬着那张白透白透的脸,说不拉风,那可是要承受良心的谴责的。

 

    但后来有一天,叶先生突然戒了。被迫的。

 

    因为叶先生有病。

 

    “什么病?”躺在地上的人攥住叶先生的裤脚,扑闪着鲜血淋漓的大眼睛,好奇地问。

 

    叶先生说:“你先放开我,我就告诉你。”

 

    “哦。”那个人松了手,在叶先生的裤脚上留下了一个如花似玉的血手印。叶先生左右活动了活动脚腕,抬起腿,冲着那人暴露在外的桡骨“咔啪”踩了下去。

 

    黄少天,男,23岁,头部遭毁灭性破坏,全身上下骨骼无一处完好——本来唯一没断的右桡骨也在不久前被叶先生踩断了,现在正躺在叶先生的床上,开膛破肚地,等待叶先生刷手归来。

 

    叶先生平举着两只手进来了。黄少天露出一个灿烂但绝对是烂大于灿的惊悚笑容。“老叶,你还没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病呢!”

 

    叶修仔细看了看黄少天的头部,妈呀,这壮观得就像是自带马赛克。于是叶修果断选择知难而退,扯过一条大毛巾往黄少天头上一盖,嗯,眼不见为净。

 

    “嘿老叶你干嘛啊,我都看不见了!”黄少天挣扎了一下,但说是挣扎,在叶修眼里也只不过是没死透的神经在残留ATP的水解作用下发生痉挛性抽搐。叶修皱了皱眉,按住黄少天抖抖抖抖的双腿,累感不爱地说道:“别动了,刚帮你摆正的骨头又移位了。”

 

    “那你告诉我呗,你到底得了什么病?还有啊,你究竟是什么人,我这样快死干净了的伤患都敢接——诶不对我怎么觉得你这个人心特别脏呢,你不会是想着把我救活了后好狠狠敲我一笔吧?如果真是这样我劝你还是放弃吧,我现在除了自己的名字什么都记不起来,你要是敲我,我最多以身相许,你看要不要啊?”

 

    “滚。”叶修终于接上了黄少天的股骨头韧带,双手一使劲,将向下脱位的股骨塞回了髋臼里。“你早就死干净了。听说过死神小学生没?那是我弟。另外,我跟你没那么熟。”

 

    真·弟弟叶秋突然觉得背后凉风阵阵。啊,真是秋高气爽,丹桂飘香。

 

    然而,想起自家哥哥的叶弟弟,又陷入了苦恼之中。没错,叶秋的哥哥叶修,有病。

 

    这是一种非常奇特的病,有着类似陆氏弗拉格综合征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的气魄与苍凉。通俗一点,我们称之为——百分百路遇尸体并自带复活技的奶妈体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只要叶修出门,就会遇到各种不明生物横尸街头,从一开始的枯树枝,到被压扁的癞蛤蟆,从不幸罹难的阿猫阿狗,到四分五裂的大活人黄少天——本来是死的,但一碰见叶修就活了,总之,叶先生就像是被罩上了某种神秘的光环,所过之处,必是血雨腥风。虽然叶先生在网游里也被盛传为“血雨腥风的男人”,但虚拟和现实,总归是有些不一样的。为了自家儿子/哥哥今后的正常生活,叶父叶母加上叶秋强制性切断了叶修与一切潜在病因的联系,其中包括叶修曾爱不释嘴的烟,但手段过分强硬的后果,便是叶哥哥他,离家出走了。

 

    不过,还好烟这有害身心健康的东西,是彻底戒掉了。

 

    “你到底是和什么人结了什么深仇大恨啊,人居然把你的枕外凸隆给砸凹进去了。”躯干部分的主要关节连结暂告一段落,叶修终于开始着手黄少天那异彩纷呈的头部。除了那有些变形的枕骨,顶骨和额骨都还算完好,就是不知道枕骨里面的小脑有没有伤到。蝶骨和颞骨就比较惨了,对方似乎是对着翼点揍的,四周的骨头都有碎裂。往下,左侧颞骨茎突折断,于是理所当然的,茎突下颌韧带也是断的。这种情况下下颌关节想不向前脱位都难,而黄少天偏偏还是个话唠,用着一副残缺不全的面神经,居然还能生生地挤出一个笑来。

 

    叶修颇为同情地握住黄少天的下颌骨,猛地下拉超过关节结节后,“啪”地一下推了回去。

 

    叶先生在成为模范宅男前,可是一名笑看人间生死簿的天才医学生呢。

 

    “老叶,我觉得下巴有点疼……”黄少天抽着气说。

 

    “疼就对了。疼说明神经接回来了。”叶修调整了一下姿势,“不过现在又断了,刚才谁让你说话的,害得哥白忙活了。”

 

    黄少天乖乖地闭上了嘴。

 

    叶先生虽然有着能让人起死回生的逆天能力,但就像荣耀里曾经最逆天的守护天使触犯了众怒结果被官方贬为庶民一样,叶氏活尸病毒也不想让自己的宿主太BUG,于是,给叶先生的这项被动技加上了主动生效条件——在复活后的一周时间里,该尸体会得到超强的自愈能力,但如果这段时间里,复活的尸体没有得到有效救治,那么一周后,这具尸体便会再次死亡,并给予叶修TA死亡前体会到的同等程度的痛苦。

 

    这就是为什么叶修对素昧平生的黄少天这么上心的原因了。

 

    我X,无缘无故被五马分尸,老子才不干!

 

    不过就算救活了也不一定能保证生活质量。别看现在的黄少天生龙活虎说话都不带喘气,若是一周之内叶修没把他的面部神经搭好,放任它们就这么乱七八糟地长着,那么一周之后,黄少天就会成为一个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的高逼格青年,简称,面瘫。

 

    哦,实在是太OOC了。

 

    “叶修,我觉得你真是一个好人。”黄少天突然说。

 

    “所以呢?”莫名被发好人卡的叶先生淡定地把缝合针刺入黄少天的面部。

 

    “我觉得吧,这好人就要做到底。反正我现在已经死了,又什么都记不起来,就算找到了我的家人朋友也只会吓到他们,不如,你就收留我吧!”

 

    叶修停下来手里的动作。“和一具尸体同居?”

 

    “哎呀老叶你别这么说嘛,我自认为还是很能给人安全感的。你刚才帮我缝肠子的时候有没有看到,我可是有12块腹肌呢!”

 

    “别逗了,一个人最多只能有8块腹肌。至于你嘛,我刚才看了一下,3条腱划,6块就是极限了。”

 

    “6块怎么了!”黄少天喊起来,被叶修一把掐住舌骨,瞬间没了声音。他举起手臂表示抗议,又被叶修一手擒住,翻了个面,固定在胸前。

 

    “手臂保持这个姿势别动,否则骨间膜挛缩,以后挥不了手约不到妹子,可别怪我。”

 

    “我都死了,还约妹子干嘛。”虽然这么说着,黄少天还是老老实实地服从了叶修的命令,以一个圣母般的姿势,双臂交叠于胸前,纹丝不动。但是,身体不动不代表嘴不动,黄少天眨巴眨巴已渐渐褪去青肿的眼睛,又说道:“老叶,你看怎么样?我住这陪你,也免得你一个大龄男青年寂寞不是?何况,是你救了我,身为一个有良知的死人,我觉得我也不能拍拍屁股就走啊。”

 

    “那你留这儿想干嘛?”

 

    黄少天一听,有戏!一双眼睛就跟通了电似的嗞啦就亮了。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叶修那双正在他身上扎窟窿的手,望着叶修的神情愉快得像是全无刚刚经历重生的不适。叶修的瞳色偏黑,此时全神贯注地凝定在他的身上,让他仿佛置身于月亮偷窥不到的寂静的夜。于是,一个同样漆黑僻静的小巷的影子从黄少天的脑海中一闪而过,隐隐约约间有好几个人,拿着奇形怪状的东西,向他逼近,后脑的疼痛,那句模糊不清的该死的??……

 

    他轻轻啧了一声。他又看向叶修。叶修刚好扯掉口罩,露出白透白透的脸。他再次笑起来。他想起叶修最后问他的那个问题。他希望现在回答不会太晚。

 

    “还能干嘛?陪你睡觉呗!”

TBC

评论(27)

热度(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