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3s23p4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墙头如山。

【ALL叶】叶先生的床上躺着尸体05

·这章卡得严重,差点爆肝而亡_(:з」∠)_

·然而却爆了字数


Cinq

 

 

    如果沉默真的可以滋生出荒草,那么此时的叶宅,大概已经变成亚马逊热带雨林了。

 

    黄少天表情古怪地看着坐起来的张新杰,咽缩肌自上而下收缩了一遍后咽提肌带着会厌封闭了喉口,将唾沫压入食管里。此时的张新杰一身线头,看起来特别没有真实感,所幸脑袋上没什么旧伤,不然,叶修手里的刀子绝对会为了追逐成为一把剃头刀的梦想,为叶宅再添一个闪亮亮的光头。

 

    不。我不是光头。我已经开始长毛了。黄少天郑重而严肃地否认。

 

    可问题不在这里。黄少天估算着,声音有些犹豫,“……比我还早60个小时,老叶,你别逗我,那不得腐烂得连爹妈都认不出来。”

 

    “要不然你以为我干嘛把垃圾桶盖子盖回去。”叶修说。

 

    生前患有中度强迫症和重度洁癖的张新杰先生开始认真地思考起新的自杀方法。

 

    “不过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也怪哥的魅力太大,死透的细胞见了我,都要挣扎着蹦跶起来,把自己从头到尾打扮一番。”叶修笑得没个正经样,双手插在口袋里软绵绵地走了几步,挡在了张新杰的目光与药品橱柜之间。他大大方方地伸出小细胳膊,揽住了他的肩膀,修长的手指搭上他的胸膛,顺势掐了掐他的胸大肌,“瞧瞧,多有弹性。”

 

    被揽住的人肉眼可见地僵硬了一下。

 

    叶修的指尖微凉。纵使是这具刚刚获得新生的身体,也能感受到那偏低温度的刺激。神经纤维兴奋,电信号在髓鞘间飞跃,大脑皮层震颤。

 

    强烈的、一如心跳般压倒性的、活着的感觉。

 

    张新杰极轻地叹了口气。原先在药品柜上徘徊的目光总算收了回来。虽说大部分是玩笑,可在那一瞬间,他确实兴起过服毒自杀的想法。也许是生前的自杀癖在作怪吧。

 

想他张新杰居然会因身体腐烂这种小事放弃难得的二次生命,多么愚蠢。多么不可思议。

 

    明明是反过来更不可思议好吗。从前的张新杰或许会反驳。但当他微微侧过脸,看见叶修时——身旁紧挨的人仍挂着浅浅的笑,宛如洞悉一切般,戳着他新鲜的皮肤玩儿。

 

好好的命,别浪费了啊。

 

他仿佛听见他这么说。

 

“叶修你这么做违背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而且你还没有解释为什么张新杰比我早死凶手就不可能是同一个人了?”黄少天突然闷声闷气地插嘴道。本少的肌肉也是很有弹性的,不信你摸。他把半张脸都埋进臂弯里,只露出一双透亮的眼睛,瞪着叶修搭在张新杰皮肤上的手。

 

“这种问题你会不知道?杀你的人是冲动犯案,当初我们推断,他出于某种原因将你转移到那条巷子,现在看来,他八成是碰巧在那里看见了张新杰的尸体,所以干掉你后想让你们做个伴儿,顺便让之前那个凶手替他背个锅。”叶修停顿了一下,“不过,这倒提示了我们,如果找到杀害少天的凶手,说不定能获得些关于张大大之死的线索。”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叶修煞有介事地在心里默念了一遍二十四字决。自己刚才的行为好像没有违反其中哪条吧?难道表面上看是在安慰张新杰暗地里却想着好不容易捡到一个有钱的不好好坑他一笔医疗费怎么能让他又死了呢的正直想法暴露了?

 

叶修摸了摸下巴,决定晚上加两包榨菜,权当黄少天的封口费。

 

叶修不知道他想事情的时候有一个小习惯——上睑提肌放松,眼睑微微垂下,遮去四分之一的瞳孔。脑袋向一侧偏斜,软软的头发受重力作用滑到一边,稍长的几缕翘出来,懒洋洋得像只餍足的猫。张新杰不记得自己从前是不是有养过猫,但如果猫都像叶修这样,他想,他会考虑去收养一只的。

 

然后他将叶修推开了一点。

 

不管怎么样,在那之前,叶修过近的呼吸和软软的头发都挠得他太痒了。

 

叶先生不开心了。

 

刚从我床上坐起来就翻脸不认人,你小子真够忘恩负义过河拆桥。叶修想。

 

谁让你说人家是流氓呢。现世报来得就是那么风风雨雨潇潇洒洒。而之后,叶先生还将见识到,流氓,总是一不做二不休,能坑一块的绝不坑五毛,一旦赖上了,砸锅卖铁以身相许都甩不掉。

 

 “叶修,”身边残留的人体温度淡去些后,张新杰开口道,“鉴于我的死因是谋杀,我不认为我就这么回去原来的住处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他示意性地环顾了一下叶修的卧室兼临时手术室,“然而,就像黄少天说的,你这里现有的生活用品,并不足够维持三个成年男性的正常起居。”

 

叶修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喂喂,月入百万的有钱人也要在我这小破地方蹭吃蹭住,真想坑死哥呢。

 

张新杰仿佛没有注意到叶修的视线,继续补充道:“在找出凶手之前,我以为我都应该留在这里暂避。考虑到持续时间的不确定性,我建议——”

 

张新杰大大咱别逗了成么——叶修眼神死地盯着张新杰。

 

“我们需要再买一张床。”

 

……哥服。

 

于是,一人二尸接下来的首要任务,就变成了,买床。

 

想要叶修再出门是绝对不可能的了。所幸当今世界科技发达,足不出户也能尽得所需。叶修打开电脑,黄少天凑过来,看着他无比娴熟地打开某购物网站,输入关键字,床,排序,价格,从低到高,点击最上方的链结,立刻购买。

 

确认付款?

 

叶修将鼠标移到了“是”上。

 

……等一下啊!黄少天大爆手速抢过鼠标,点击了“否”。

 

“你都不看一下商品的详细信息的吗?”黄少天问。站在叶修身后的张新杰也明显受到了惊吓。

 

“我看了啊,”叶修辩解道,“是床,还便宜,有什么问题吗?”

 

黄少天竟觉得无言以对。

 

“问题非常严重。”张新杰说。“床是人类进化到现在普遍认可的睡眠工具,它关系到睡眠质量,进而影响激素分泌、能量代谢、生命健康。叶医生应该比我更懂才是。”

 

“不是叶医生。我算无证行医。”

 

“……你犯法还有理了。”黄少天说。

 

“我医的又不是活人,特殊情况特殊处理。”叶修被剥夺了键盘鼠标的掌控权,无可奈何地摊开两只手,仰靠在椅背上。“你们要是不满意,就自己挑,但事先说好,哥穷得叮当响,钱你们自己付。”

 

完全不记得自己生前经济状况的黄·没钱·少天和理论上应该很有钱但不记得账户密码顶个卵用的张·没钱+1·新杰陷入了沉默。

 

“我们还是重新看看这张最便宜的床吧。”在骨感的现实面前,丰满的理想飞得越是高远,摔下来的时候,也越是悲惨。深谙此理的黄少天秉着勤劳勇敢、自强不息的伟大民族精神,双击,点开了那张最便宜的床的商品介绍。

 

天大的馅饼。

 

这是黄张叶三人看完简介及配图后,不约而同发出的心声。

 

先不论简介中“舒适、牢固、耐用”等百搭词汇的可信度,单是这个价位,配上这个尺寸,以及商品照片上所展现出的细腻的漆纹质感,那么它对如今的没钱三人组来说,就有着至高无上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怎么办呢?掌握着鼠标的黄少天用眼神和叶修张新杰迅速交换了意见。

 

一个字,买!

 

面对超乎寻常的诱惑,愚蠢的人类都选择性地遗忘了“便宜没好货”的经世准则。

 

等快递的时间总是愉悦而漫长的。期间叶修和黄少天意外收获了小说家张新杰也玩荣耀而且还是个奶的事实,乐颠颠地制定了基于荣耀PK战绩的分床制度——结果显而易见,在快递配送的两天时间里,叶修睡了两天的床,黄少天睡了两天的沙发,张新杰睡了两天的地板。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大自然的法则就是这么残酷。

 

所以身处食物链底端的生物对丰富的资源条件的渴求,也就分外强烈。

 

张新杰,男,笔锋犀利笔力遒劲的原知名小说家,养成了每天站在窗前,45度角俯视楼下小区大门,在快递小哥的来来往往中体悟人生的习惯。

 

叶修说:“张大大,光盯着也没用啊,要不帮哥跑个腿,下去买包烟呗。”

 

一旁的黄少天实力嘲笑。笑得从他赖以生存的沙发上滚了下来。

 

“少天你也是,”叶修转过来,“两天前就是因为你把刀子拔了才出了问题,泡面没买成,却捡了新杰回来。”他瞥了一眼已经空荡荡的食品柜,语重心长地说:“所以,少年,赎罪去吧。”

 

于是黄少天和张新杰就被叶修赶了出去。

 

叶修乐得清闲。自从黄少天来了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机会安安静静地打会儿荣耀了。刷卡登录服务器,简单地浏览了一遍新的系统消息后,他随手拉了拉好友列表。

 

某个头像亮着。

 

叶修笑了笑,点开了对话框。

 

与大漠孤烟的私聊:

一叶之秋:在?

一叶之秋:今天哥有空,陪你来两把?

大漠孤烟:竞技场1209

 

一叶之秋与大漠孤烟的孽缘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所谓不打不相识,英雄惜英雄,在一次又一次追杀与反追杀、抢BOSS与被抢BOSS中,二人深厚的革命友谊就这么建立了起来。此时电脑屏幕里伏龙翔天猛虎乱舞,一杆却邪撞上出离霸道的拳头,一瞬间,仿佛全世界都只剩下了熊熊燃烧的烈火。

 

这时候,门铃响了。

 

“大漠等等啊,我去开个门。”叶修对着话筒说,摘下耳机起身离开。大漠孤烟果然立马停下了动作,冲出去的拳头留在半空中,正对着一叶之秋的枪尖。战斗一触即发,擂台上寂静的硝烟纷纷扬扬,如丝如缕的血气在断壁残垣间弥漫。

 

叶修打开了门。出乎他的意料,来者并不是跑腿归来的张、黄二人。身材偏瘦的青年戴着帽子,帽檐压得很低,说话有些吞吞吐吐:“您、您的快递到了,因为太沉了,我、我一个人,搬不上来……”

 

哦,好的。叶修表示理解。他下意识地想叫黄少天帮忙,却忽然想起家里唯二的苦力们,都被他打发出去干活儿了。

 

下次一定留一个。叶修想。

 

青年看起来很不安,右手食指拇指不停地摩挲着外套的衣角。叶修猜这大概是个新手,还没送过几次快递,却偏偏遇上了这么大块头的“贵重物品”。他没想着难为人家,虽说自己长期宅居,但也不至于手无缚鸡之力,便换上鞋子,跟着青年出了门。

 

那一刻,叶修一不小心忘记了,“出门”这个词,对于他特殊体质的禁忌意义。

 

包裹果然很大。叶修绕着纸板箱走了一圈后,更加后悔起当初把张新杰黄少天都派出去的决定。可现在有什么办法呢?只能撩起袖子,自个儿上了。

 

重量倒是比想象中轻很多。叶修和青年一人抬着一边,并没有花多少力气便把箱子搬进了屋里。青年放下箱子,像是终于丢掉了什么大麻烦般长出了一口气,却在察觉到叶修疑惑的目光时又匆匆忙忙地低下了头,“砰”地带上叶修家门,慌慌张张地离开了。

 

我还没签收啊……叶修透过窗户,愣愣地看着青年逃也似的跨上了摩托车。

 

他左右打量了一下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大箱子,顺手操起手术刀,割开了塑料胶带。

 

他感受到了世界深深的恶意。

 

宽阔的箱子里,躺着的并不是张新杰日思夜想黄少天心心念念叶修坑我钱的都是坏蛋嘤嘤嘤的超实惠大床,而是一具,正笑得春风和煦的,尸体。

 

“您好啊,先生。”


TBC


快夸奖我我居然周更了!我居然顶着下周这样的压力(↓)周更了!

周一:免疫学PBL+小测   周二:生物化学TBL(全法语)   周三:法语汇报 

周四:细胞生物学TBL   周五:系统解剖学实验准备   周六:英语六级

所以,下周没有更新,没有,没有。


不来猜猜这次是谁吗('ω')三( ε: )三(.ω.)三( :3 )三('ω')(虽然好像略简单……


评论(37)

热度(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