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3s23p4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墙头如山。

【ALL叶】叶先生的床上躺着尸体06

·ooc注目


Six

 

 

    叶修被突然扣住了手腕。

 

    箱子里的人仍旧是一副笑面盈盈的模样,然而紧攥住他手腕的十指却不放松,拇指狠狠地嵌进叶修掌长肌的深部,正中神经受到压迫,桡侧半的三个手指只觉得一麻,叶修手里的手术刀便被那人夺了去。

 

    一切,不过在眨眼之间。

 

    那人已经直起了身子,半跪在箱子里。他的右手把玩着刚从叶修那儿夺来的刀,饶有兴味地打量着他。叶修的桡腕关节仍被他擒在手里,他稍稍用了点力,将叶修拉近了些。

 

    “说,你是谁。”

 

    叶修的脸上是一个大写的懵逼。

 

    眼前的尸体衣冠楚楚,亮泽的黑发修剪得恰到好处。他的眉弓有着温婉的弧度,皮肤看起来非常新鲜,完全没有半分已死之人的干瘪。他的瞳孔正对着他的,透明的角膜后房水清澈,虹膜像是融化的蜜糖般优美迷人,如果不是他的视线太过诡异——

 

    “这位小朋友,你不适合走霸道总裁的路线。真的,信我。”叶修望着近在咫尺的眼睛,认真地说。

 

    他感到脖子一凉。

 

    那人将手术刀贴上了他的颈侧,顺着颈总动脉的路径慢慢滑下。“先生,你好像还没弄清楚现在的情况。”他说,轻轻地在叶修的颈前拉出一道血痕,“我在问你,你是谁。”

 

    卧槽现在的霸道总裁都这么血腥吗。叶修不敢乱说话了,毕竟小命要紧,于是在对方略微缓和的注视中斟酌了一下后,开口答道:“我叫叶修。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大概救了你的命。”

 

    那双眸子瞬间又变得犀利起来。

 

    “怎么说?”他问。

 

    “呃……”叶修想了想,“咱们能先换个姿势吗?”

 

    现在的叶修右手仍被牢牢制住,手臂上传来的力道逼着他身体前倾,强制缩短的距离让他们的鼻尖挨得很近。为了不上演一出狗血淋头的八点档恋爱肥皂片,叶修正用他常年缺乏锻炼的肌肉努力维持身体平衡,腰椎上下关节面以一个扭曲的角度咬合在一起,此时不仅疼得厉害,还隐约有痉挛的趋势。

 

    总裁非常善解人意地笑了笑。

 

    然后就把叶先生推倒了。

 

    叶修只来得及接受内耳膜半规管传来的天旋地转的神经冲动,便被肩胛骨与地板的猛烈碰撞痛得“嘶”了一声。不大的房间里本就堆满了杂物,叶修落地时动作太大,一不小心带翻了身侧的椅子,更加剧烈的震动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墙边常年弃置的废纸箱哗啦啦地倾倒下来,张新杰辛苦一早上码放整齐的空泡面碗“叮叮咣咣”洒了一地。

 

    那人跨坐在叶修身上,一只手撑在他颈侧,另一只手仍用手术刀轻拍着他的脖子。他微微俯下身来,叶修能看见他嘴角扬起的弧度,紧接着便觉得耳根一痒,那人说话了。

 

    “这个姿势,叶先生可满意了?”

 

    这个人是从哪个剧本里穿越过来的啊画风不对吓死本宝宝了!

 

    叶修感觉到颈部皮肤下神经末梢的颤抖,手术刀冰凉的锋刃如同蛇芯子舔舐着他的经脉。他很清楚自己用来吃饭的家伙有多嗜血如命,而眼前的这个人,却晦暗得仿佛刀光背面的绰影。他对他尚且一无所知。

 

    无论如何,要先把主动权转移到自己手中。

 

    “这位朋友,”叶修突然放松了全身的肌肉,这落在对方眼里,便像是彻底放弃了抵抗,乖乖躺平任君处置,“咱们老祖宗说要礼尚往来,我已经说了我是谁了,就算你要做掉我,也先让我知道你是谁行不?”

 

    对方愣了愣,“你不认识我?”

 

    叶修非常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我只是网购了张床,拆包裹的时候却冒出了一个你,我怎么知道你是谁。”

 

    这下轮到尸体先生懵逼了。他支起一点身子,用怀疑的目光将叶修上下打量了一遍。手术刀还停留在他的脖子旁待命,叶修知道,他还没有完全相信。

 

    他还差一点点。

 

    “其实,你已经死了。”叶修说。

 

    尸体骤然睁大了眼,然而叶修比他更快,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卡住了他的手腕。手腕掌侧韧带是腕关节韧带中最为坚韧的,因而腕的后伸运动受限,此时叶修却竭尽全力违逆着这一自然规律。同时,他迅速抓住尸体的手臂——实际上,正中神经最浅的地方在旋前圆肌与指浅屈肌的起点腱弓,而不是腕管,在这个部位,就算是叶修这样的宅男也能轻易让对方肌肉麻痹。手术刀从那人手里脱落,叶修毫不犹豫将它拾起,猛一蹬地旋起身来,反将对方压倒在身下。

 

    形势瞬间逆转。

 

    叶修的刀尖正对着尸体的心脏部位。他冲后者笑了笑,神情轻松地说道:“小朋友,跟哥玩刀子,你还太嫩了点。”

 

    说罢,手起刀落。

 

    刀身深深地没入尸体的心脏内,薄如蝉翼锐如麦芒的手术刀并没有造成多大的创口,心肌纤维与冰凉的金属紧密贴合,若没有尸体一刹那的闷哼与胸前逐渐淤积起的血色,简直比往生日蛋糕上插蜡烛还干净清洁。

 

    房间里是如同坟场一般的寂静无声。

 

    “现在你该相信了吧。”叶修长出了一口气,他的手还握着刀柄,而手术刀的大半刀身,还插在某尸体砰砰跳动的心脏里。

 

    “嗯,信了。”被狠狠插了一刀的尸体仰面躺在地上,微笑着说。

 

    叶修从尸体身上爬起来,揉了揉凌乱的头发,表情颇为无奈:“唉,现在的小朋友就是麻烦,都不听老前辈好好讲话。”

 

    “前辈,我不叫小朋友,我叫喻文州。”喻文州也从地上坐了起来,望着叶修笑得温顺乖巧。

 

    “行行行,那能请喻大总裁到那边的床上去躺好吗,哥要先琢磨一下怎么把刀子拔出来,才不会把屋子染成凶案现场。”

 

    “叶前辈怎么知道我是总裁?刚刚前辈不是说不认识我吗。”

 

    “你真是总裁?”叶修神奇地看着他,“你记得自己生前的事?”

 

    喻文州点了点头。

 

叶修的内心仿佛有一千个黄少天呼啸而过。现在的总裁怎么都这副德性!他打开药品柜,抱下一大箱的医用棉花,已经躺在床上的喻文州微微侧过脸来,贴心地问,前辈,要帮忙吗?

 

哥开个玩笑你小子就前辈前辈的叫那么亲热干嘛!想赖账吗!没门儿!

 

    叶修拒绝了喻文州的帮助,一点都不温柔地将大团大团的医用棉花按在了喻文州的伤口附近。他戴上透明面罩,深吸一口气——“等会儿你可要好好付医疗费啊,喻大总裁。”将手搭上了刀柄。

 

    此处请自行挑选合适的拟声词。

 

    果不其然,叶修被喻文州小型喷泉似的血液射了一脸。被血糊住的面罩后叶修的表情不甚清楚,他用酒精棉简单擦了擦,只露出了一双眼睛。

 

    “好了,现在该喻总裁给我解释一下,我的床,究竟到哪里去了?”

 

    “叶先生对我就这么不放心,连摘下面罩和我交谈都不愿意吗?”喻文州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委屈,“先前多有冒犯,也是迫不得已。毕竟我的身份摆在那里——”喻文州突然停住,像是在犹豫着什么,但很快便做出了决定:“不错,正如叶先生之前说的,我是蓝雨集团的董事长,或者说,意外身亡的前董事长。”

 

    等等这走向不对。叶修的第六感敏锐地发出警报。

 

    “我们公司和另一家名为‘微草’的公司一直不对盘,双方在多个领域长期处于竞争关系。”

 

    不我并不想知道这些。

 

    “我最后的记忆是一场晚宴,有很多大牌高层出席,而主办方,正是微草。我本来没有前往的意愿,然而,一名近期的重要客户一再向我请求,这场晚宴对他很重要,他非常需要我的帮助。对,只是我的帮助,以个人名义。”

 

    原来如此——不行要被他带进去了!“喻先生,”叶修连忙出声打断,“我只是想问我的床……”

 

    “我被谋杀了。”喻文州根本不给他一丝机会,“刚醒来时我的意识还不清楚,错以为叶先生你是他们那边的人。但现在我想起来了,那场晚宴,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陷阱。他们的目的,就是——”

 

    “喻文州!”叶修厉声喝道。

 

    “叶修。”喻文州反倒笑了,“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你以为你还能置身事外吗?”

 

    “你想怎样。”叶修沉下脸问。如果说这世上有什么他叶修害怕的东西,那么绝对是“麻烦”二字。而这千千万万的“麻烦”中,最让人头疼的,无非就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

 

    纵使他心思过人,也绝没那个兴趣日日临渊而望。

 

    “我希望得到你的帮助。”喻文州站起身来,他与叶修本就身高相仿,透过染血的面罩,他正好望进他的眼。他猜得不错,叶修原本确是打算用这一脸血诱导出人类避害的本能,以心理暗示的手法让他退缩,划清他们之间的界限,防止自己一不小心被卷入什么麻烦里。这一切他做得完美又不动声色,只可惜,他叶修遇上的,是他喻文州。

 

喻文州抬起手臂,绕到叶修的耳后,帮他摘下了面罩。

 

    “叶修,”他说,“你似乎可以让死人复活呢。”

 

    他说这话时几乎咬着他的耳根,同时慢悠悠地从他手里接过了还沾有他的血液的刀。叶修没有推开他,喻文州明白他没有办法反抗。他的另一只手轻抚上他的脊背,近乎拥抱的姿势。

 

    就在喻文州以为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时,叶修家的门,突然被大力撞开了。

 

    “一叶之秋!”

 

    十步距离外,面容凶悍的男子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喻文州手里那把血红的刀上。


TBC


·之前猜喻队的,恭喜你们!光看评论不回复憋得我好辛苦!

·然而这么魔性的喻队,估计是出乎了大家的预料吧XD

·说起来,在大纲里面,喻队死亡的前因后果更加魔性……这不怪我,是我室友出的主意。而散人前几天的一段日常视频让我对该方案的信心暴涨……等我给出更多线索有小伙伴愿意来猜猜看嘛?虽然我觉得能猜出来的脑子都得有洞……

·这是本学期最后一更,lo主要专心备考了,寒假再见

(以及,我能不要脸地来求点考试祝福吗(´;ω;`),这个人的六级,简直惨不忍睹_(:з」∠)_)

评论(33)

热度(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