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3s23p4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墙头如山。

【ALL叶】叶先生的床上躺着尸体08

·这么迟才更新对不起QAQ本来说好前天更的,结果,我又倒下了……

·据说开学是流感的高发季节,我现在发个烧,等开学了,应该就不怕了吧QAQ

·画风突变系列

·少看一集系列

·尝试不擅长风格的后果就是手速慢成制杖_(:з」∠)_


Huit

 

 

    隗隗一树春江水,昭昭万里晴暮云。

    莫问人间称几许,百花峰上百花仙。

 

    不过玩笑罢了。

 

诗文中所盛赞之人轻叹一声,青石台上绯艳的衣袂衬着素手洁白如玉,手指间的酒盏泛着莹莹的水润的光,藻荇交横,竹柏影斜。他仿佛不着意般端详着手中的瓷杯,忽然一笑,这小小瓷器上的靛蓝色倒是好看得紧,可与他百花公子的蔻丹比起来,却还不及万分之一。自三年前辞别了三千凡尘,他本最不屑这浊人耳目的杯中之物,只是今日纵观山下芸芸众生,这天下,恐怕又要大乱了吧。

 

他微阖了杏花也似的双眼,一仰头,饮尽杯中青梅酒。

 

百花峰,百花公子,乐嘉璋。人道百花公子是那天降的神仙,花容月貌,丰神俊朗。据闻百花公子通识古今,博记天下,手指一拢一捻,可以是霓裳绿腰,亦可以是风云际变。求其一面之缘的痴儿怨女愁煞了清秋的深闺,拜他一番指点的王侯将相踏破了帝京的庙堂。

 

可叹。可惜。

 

“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喝酒?”风隅在他对面的石椅上顾自坐下,探手便取了那小巧玲珑的酒杯,为自己斟了一盏。“远鲰那小子从山下回来了。据说带回了些有趣的消息。”

 

乐嘉璋瞥了一眼被他牛饮而尽的青梅酒,“你不去接他吗。”

 

 风隅笑道:“我去接他做甚,他也早不是从前的小鱼,成了云游四海的大鲲了。”

 

乐嘉璋眸色微垂,不再答话。百花峰上的山风最是动人,春夏秋冬,寒来暑往,皆是花香满溢,沁人心脾。乐嘉璋念着自己屋里未圆满的天机,站起身来,拂了拂衣袖扬长而去,风隅见状,呆愣了半晌,却只摇头笑叹:“都说百花公子堪比神仙,在我看来,也不过是一个丢了心的人罢了。”

 

    山雨欲来风满楼。

 

    百花公子乐嘉璋从山间凉亭下来,远远的便望见了游历归来的小师弟。远鲰自幼体弱,即便成长到了可以独自下山的年纪,看起来也是瘦瘦小小、弱不禁风的。他背的行李倒也不多,只是加上那柄沉甸甸的大剑,就显得有些吃力了。乐嘉璋看了一会儿,终是软下心来,快步迎了上去。

 

    “几时回来的,怎么也不传封书信?”

 

    “风隅大哥一直在身边不远不近地跟着,我想我要回来,他总要告诉你知道的。”

 

    乐嘉璋皱了皱眉:“他教你帮他背剑?”

 

    远鲰笑道:“这是我自请的,我身体弱,正好多锻炼锻炼。”

 

    “那也犯不着帮那混小子背剑,”乐嘉璋说着,接过了远鲰背上的剑,“午膳已教人备好了,其余的事,回到殿里再说吧。”

 

    “嗯。”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对了,还有一件事。”

 

“什么?”

 

“孙哲平前辈说上次真心话大冒险你输了,答应要在出外景的时候穿着cos服为大家跑一次腿。刚刚他们几个已经把想喝的东西告诉我了,两瓶可乐,一瓶冰红茶,一瓶红牛,还有一瓶娃哈哈AD钙奶,之前订的一箱矿泉水应该已经到了,叫你顺便告诉人放哪儿。这是买饮料的一百块钱,孙哲平前辈出的,说不用还了,记得快去快回。”

 

乐嘉璋,不,或许现在应该称他为张佳乐,握着手里那张鲜红的毛爷爷,冷漠表情下配的字是“土豪了不起啊”附带三个加大加粗的感叹号。

 

土豪还真的了不起。

 

要是没有孙哲平这个土豪,“百花cos”这个如今红遍大江南北,甚至引起影视圈注意的cosplay小团体,就不知道还在哪里玩泥巴了。

 

但这也不能阻止张佳乐拖一个人下水的决心。他指了指自己画了浓妆的脸,对邹远说道:“你看我们现在也算蛮有名的了,让我一个人去,要是被围住了就不好办了,是不是?要不这样,邹远你陪我去,等晚上我请你吃饭。”

 

邹远一脸为难:“前辈你就别逗我了,你都是大风大浪里过来的人了,还介意这个。到时候如果实在不行,你给孙哲平前辈打电话就是,他肯定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活着回来。”

 

张佳乐高贵冷艳的脸终于绷不住了。他泄愤似的恨恨咬了咬牙,随后潇洒地一甩长袖,抬起一双细白的手臂,按住快要崩裂的头套,转身买饮料去了。

 

张佳乐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幸运的人。

 

    为什么这么说呢?张佳乐现年二十有六,青春年少,风华正茂,要房有房,要车有车,就连相貌这种遗传度大于95%的多基因遗传特性,他都可以碾压大部分的男性和女性。

 

    最重要的是,他实现了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梦想。把兴趣爱好当作职业,同时又能混得顺风顺水。高级化妆师加上“百花cos”首席coser的头衔,让他未来的人生道路显得平坦而又光明。

 

    如果几天前没有发生那样一件事,而接下来又将发生另外一件事的话。

 

    张佳乐低着头,走在大街上的时候,内心如他的装束一样五颜六色五彩斑斓。几乎不用怀疑,张公子的回头率是百分之百,有少男少女的惊呼,亦有大爷大妈的不屑。认出原作的小伙伴自然是交头接耳兴奋异常,掏出手机打开摄像头,堂而皇之地开始了漫漫的尾行之旅。张佳乐担心暴露身份引来更多人的围观,只得把头埋得更低,几乎是不看路地往前直冲直撞。

 

    于是,不出意料的,撞到人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刚刚没注意,”张佳乐连忙把被他撞得一个趔趄的人扶住,问道:“你没事吧?”

 

    那人像是刚从便利店回来,怀里抱着一大箱的方便面,正巧挡住了张佳乐的视线。他先稳了稳身形,然后弯下腰来,将方便面放下后才直起身抬起头,对张佳乐道了声,“没事。”

 

    这一抬头,却让张佳乐仿佛见了鬼一般,愣在了原地。

 

    这个人,他见过。

 

    或者更准确一点,这个人的尸体,他见过。

 

    “你——”

 

    “你认得我?”那人面露疑惑。

    

张佳乐吓得连忙摇了摇头:“不不不,我认错人了,认错人了。”说完便继续低下脑袋,急匆匆地往便利店的方向走。

 

然后,他听到了“砰”的一声。光天化日朗朗乾坤,那人,就这么,摔地上了。

 

喂哥们儿碰瓷也不带这样的啊你看我化妆化成这样哪里像好人了就算要亲亲要抱抱我也不会给你的哦所以你快放弃吧马上给老子起来。

 

没有动静。

 

哥们儿我跟你说你就算装死也没用你不说话也讹不了我啊是不是所以还是快点起来好多人看着呢你好意思我还不好意思呢。

 

仍旧没有动静。

 

……我靠你到底起不起来!张佳乐不耐烦地去抓那人的衣领,只这么一扯,那人的脖颈便露了出来。颈浅筋膜上横着许多张牙舞爪的伤痕,只要再深一点,便能割裂气管,甚至划破动脉。伤痕的四周泛着可疑的淤青,似乎是新伤不久。张佳乐有些慌了,他忙去看那人的脸,结果手一抖,把那人重新又摔回了地上。

 

那张脸,一片青白。

 

这绝不可能是一张活人的脸。

 

    怎么办?张佳乐傻眼了。他颤抖着手指去探那人的脉搏。

 

    一片死寂。

 

    孙哲平是保证过有一百种办法让自己活着回去,可没说要是死的不是我该怎么办啊!张佳乐哭丧着脸向四周张望了一圈,只见驻足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几乎每个人手上,都举着一只手机。要是再这么耗下去,可能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死马当活马医吧,张佳乐这么想着,拨通了孙哲平的电话。

 

   >>>

 

“老叶我跟你说,就在我抱着一箱泡面从便利店里出来的时候,突然就看见二师弟,呃就是张新杰,他比我来得迟嘛,我就叫他二师弟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他旁边还蹲着一个奇怪的家伙。那个家伙穿得很奇怪,脸更奇怪,总之我没看出是男的女的。TA把二师弟背了起来,然后突然就来了一辆豪车,把TA和二师弟一起拽进去了。”

 

“……说完了?”

 

“还没呢,那家伙虽然奇怪,但我想了想,大概是异装癖或者cosplay什么的,只是穿得这么显眼出来抓人,我非常怀疑他的智商,所以还是把他归到妖怪那一类里去了。不过也就是因为他的打扮太显眼了,我注意到很多路人都掏出手机录了像,上微博搜搜看,应该能找到些线索。”

 

叶修紧皱着眉,深吸了一口气。“老韩。”

 

“嗯。张新杰失踪案是我负责的,我可以把这起事件作为相关案件揽下来。不用担心死而复生的事引起轰动。”

 

“我也可以帮忙,”喻文州说,“比起我的事,似乎是这边更紧急一些。我的人应该还没有得到我已经死了的消息,而知道我死了的人,”他的唇角扬起了一抹笑,“肯定不会想到我又活了。”

 

叶修经不住打了个冷战。这个总裁真难对付。

 

不过呢——他看着自家墙壁上张新杰贴的作息时间表,眼神里隐隐约约透出些光彩来。

 

从他叶修手里活过来的死人,就休想那么轻易地再死一次。


TBC


话说,有人对乐乐出的片的原作感兴趣吗_(:з」∠)_

我在考虑,要不要根据这个,写一篇番外……题目我都想好了,就叫《守篙执筌》,作者蓝蝶湖,是个真·女神_(:з」∠)_

我回去躺着了。晚安。

评论(48)

热度(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