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3s23p4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墙头如山。

【ALL叶】叶先生的床上躺着尸体10

·写到后面困成狗,先发了,明天如果能看完局解就回来改QAQ

·写推理真烧脑,话多显得篇幅长,但我又不知道其他的表现方式,求各位指教QAQ

·掉进了一个不知道能不能算新的坑……也许下周的更新会被那个坑吸走

·如果发生了这样的事……%@*&¥#+


Dix

 

 

    脱团狗这个词,是为了表达单身青年对小情侣秀恩爱行为的愤怒和怨念而诞生的。

 

    张新杰皱起眉头想了想,他没见过叶修和什么可疑人物有过密来往——除了一直粘着他的黄少天,那么叶修应该算单身青年,条件A成立;他自己死而复生后除了姓名职业其余一概不知,更别提有没有女友女友是谁,芳龄几许家住何方了,所以兴许他真的有恋人又恰好被叶修知道了也说不定,条件B勉强成立。

 

    综上所述,叶修,大概没有冤枉他?

 

    可他想不明白,为什么知道了自己可能有恋人,却反而有种令人不安的焦躁感。

 

    “唉呀呀……”叶修边摇着头边慢慢地向他走来,在他面前停下后叹着气拍了拍他的肩,“跟你相处了这么些日子,我竟没发现,你居然是这种死人。”

 

    现在这样的情况下还玩梗,这个人是行走的捏他机吗。张佳乐用眼神询问一直紧跟在叶修身侧的黄少天,黄少天也用眼神回答他,张佳乐没看懂。

 

    叶修耸了耸肩。

 

    “喂,你们利索一点行吗,不要耽误我这个伤患宝贵的治疗时间。”孙哲平喊了一声。

 

    哦对了,这里还有个伤患来着。叶先生恍然大悟,掏出随身携带的急救工具包,帮孙哲平处理起了手臂上的肿伤。

 

    韩文清黑着一张脸立在一旁,虽然难以想象,但他现在确实在扮演着一般意义上的护士角色。一手纱布一手酒精棉,对叶先生言听计从。

 

    画面真美。喻文州掏出手机录像。

 

    刚醒来的张新杰觉得自己似乎错过了好多关键剧情,眼睛一闭一睁主角们就大换血,简直像看完了第一季开头后忽然就跳到了第二季,这酸爽感让他又一阵头晕目眩。他镇静下来再次一一确认周围人的面孔,除了叶修和黄少天,他确实没有认识的人,而这两个人一个在忙,一个怎么看都不像能说话的样子,所以,如果他想弄清楚事情原委,只能退而求其次,问问身边这个方才差点把他烧了的人了。

 

    他稍稍向张佳乐靠近了一点。

 

“请问——”

 

    “我去!”在他刚说出两个字时,张佳乐就像见鬼了一样,“嗖”地蹦开了两米远。

 

    然后一脸“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跟你拼了”地看着他。

 

    张新杰表示理解。他毕竟是死过一次的人。

 

    不,你已经死过两次了。喻文州好心地提醒道。他点击屏幕保存了录像,非常善解人意地给张新杰做了前情提要。

 

    “你从便利店出来时遇到了他,”喻文州指了指张佳乐,“然后你突然陷入了昏迷,或者说回归了死亡。我是在你和少天出门时和叶修相识的,我叫喻文州,顺带一提,我也曾经是个死人。”喻文州冲张新杰淡淡地笑了笑,仿佛他在说的不是生与死,而是豆腐脑的甜与咸。

 

“后来发生了一点事,便又认识了那边那位仪态威严的韩文清韩警官,我们从少天那儿知道你被带走的消息后,便决定一起来找你。我们根据网上流传的资料找到了这里,然后看到了燃起的烟。虽然不确定,但还是认为你可能就在那个方向。因为那时谁也不能断定,劫走你的人,不是汉尼拔的狂热追随者。”

 

“幸好不是。”张新杰接了句。

 

“对,幸好不是。我们到的时候,发现他们正在给你烧纸钱。”

 

张新杰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头发明明没被点着,却总有一股焦糊味围绕在身边了。

 

“韩警官比较强硬,”喻文州继续道,“一上来就沉着脸问话,而那边那位叫做孙哲平的也不是吃素的主,两人起了些冲突,孙哲平作势要走,声称谁也拦不住他,韩警官攥住了他手臂,两人就干上了。”

 

张新杰看着正在给孙哲平包扎的叶修和仿佛别人欠了他八辈子债的韩文清,似乎明白了一点。

 

“结果如你所见,还是韩警官更胜一筹。孙哲平手臂受伤后退开了一些,给了叶修劝架的机会和空间。叶前辈的胆子也是蛮大的,居然直接张开双臂横在了两人中间,也不怕韩警官误伤了他。”

 

他胆子是蛮大的,要不然也不会揽上我们这一群烂摊子。张新杰心想。

 

“再后来,双方都解释清楚了前因后果,叶修便提议叫醒你。确实,从他看见你开始,你的气色就慢慢好了起来,要不是亲眼所见,我还真不敢相信。”

 

张新杰忽然有不好的预感。他想起了他睁眼时所感受到的灼热。

 

“而叫醒你的方法,自然就是烧。”喻文州眯起眼睛,“在听到他说你是脱团狗后,我觉得这个方法也没什么不好。”

 

“那他有没有说,我的女朋友是谁。”张新杰问道。他微微绷紧了身体,双手交握,指节扣住指节。

 

“你不知道?”喻文州奇怪地问。他并不知道张新杰是没有生前的记忆的。但在察觉出张新杰的紧张后,他忽然笑了。“你是在担心你女朋友抛弃你?”

 

张新杰沉下脸色,不置可否。

 

“如果是那样,我倒劝你看开一点。”喻文州转过头,视线重新落回到叶修身上。日常的习惯让他总是不自觉地带着微笑。他本身就是极易让人产生好感的类型,待人有礼,文质彬彬,只是此时,他的笑容与之前安慰张新杰时相比,似乎更柔和了一些。

 

“因为你的女友,很可能和你的死亡有关。”

 

身为公司总裁多年,喻文州虽说不上算无遗漏,却锻炼出了极敏锐的观察力。刚才和张佳乐孙哲平交谈时,他注意到叶修随手拿起了张佳乐带的小说,只翻了一两页,手指的动作便突然顿住了。他去看叶修的神情,嘴角似乎弯了一点,眉目似乎亮了一点,连懒懒地塌着的肩膀都稍微挺起了些。他以为叶修是被小说的内容吸引了,但紧接着,他发现叶修的目光落在了张新杰的身上,嘴角那一丝轻快的笑意,似乎也悄悄扩大了。

 

这样的表情,他最熟悉不过。

 

那是当他偶尔对镜自照时,会露出的,胸有成竹、胜券在握的表情。

 

叶修有线索了。他看透了。

 

喻文州想,叶前辈,真是个让人觉得愈发有趣的人。

 

时隔半个多月,张新杰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

 

鞋柜上,书桌上,还有他最想念的床铺上,都积了一层薄薄的灰。他本是爱干净的人,于是挽起袖子来擦桌子理书架晒被子,然后打开大门,等着那个刚刚通过电话的人来。

 

叶修觉得自己也许真的应该运动运动了。仅仅这么一个姿势,便腰酸腿疼,浑身不自在。但这也不能全怪他,如果张新杰给他挑个舒服点的地方,或者持续时间稍微短一点,他也可以少遭点罪了。

 

他小心翼翼地动了动身子。突然,他听见外面传来说话声。

 

“你……还活着。”

 

“是。”

 

“这不可能,我亲自确认过的。”

 

“凡事总有意外。”

 

“你怎么知道是我?我没有力气把你背到楼下的。”

 

“你做不到,所以你让别人做了这件事,同时洗清了你的嫌疑。那个人叫张佳乐,我遇到他了。”

 

“就算有他做人证,我也一样可以矢口否认。你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是我杀了你。”

 

说话声消失了一阵。

 

“有的。”张新杰深吸了一口气。他望着眼前熟悉的女子,沉默间仿佛把空气都冻结成冰。如果叶修的猜测没错,那么她现在能说出这样的话,一定也不容易。他转过身来,面朝衣柜。“叶修。”他叫道。

 

衣柜的门“啪”地打开,叶修以一个扭曲的姿势从衣柜里爬了出来。他扶着自己的腰,左右活动了一下快要僵掉的关节,对面前震惊的女子露出了一个微笑。

 

“你好啊,编辑小姐。”他说,“憋了这么久,我总算能出柜了。”

 

女子在短暂的失措后立刻恢复了镇定。“你是谁。”她问。

 

“我是一个基佬啊,你没听见我刚刚宣布出柜吗?”叶修佯装惊讶地看着她,但在她尖锐的目光中,马上变换了一副慵懒的神情,“不过你放心,我跟你的新杰没什么关系。”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叶修笑着走近,在女子咄咄逼人的注视下,慢慢解开了张新杰的衬衫衣扣。“你刚才不是说我们拿不出证据吗,我现在就把证据拿给你看。”他拉开张新杰的衣襟,只见一道道横七竖八的伤疤,大概都是某大作家尝试自杀时留下的,唯有左侧第5肋间隙锁骨中线内侧1~2厘米心尖的体表投影处,刻着一道黑红色的血痕。

 

    女子的眼神一变。

 

“这个与众不同的痕迹的由来,应该不需要我告诉你吧,卞小姐。”叶修说,“你杀害张新杰后,在他身上刻下的这最后一笔,和你签名时落下的第一笔,可是一模一样。”

 

“张新杰遇害后我捡到了他,在为他处理伤口时注意到了胸前这一道特殊的刀痕。人生前受的伤和死后受的伤并不一样,稍有经验便可加以分别。后来,我凑巧在一个朋友那里看到了你编辑的另一本书。扉页除了作者的签名,居然还罕见地出现了编辑的签名,想必这个编辑有着极强的自尊心和自我表现欲。”

 

“然而,你喜欢上了张新杰。一个鬼才网络写手。”

 

“你当上了他的编辑,感情却没有得到回应。同时,张大大的自杀癖让你觉得自己成了他的老妈子,每天都要为他提心吊胆,忙前忙后。”

 

“所以,你决定杀了他,一了百了。张新杰的胃检显示他死于服用过量安眠药,但凭我对他的了解,他绝对是谨遵医嘱的类型,说明书上写致死量50毫克,他绝不会服用51毫克,可同时,也不会服用49毫克。所以,我推测是能轻易接触到他的药品的你,兑换了药瓶上贴的标签,让他误服了过量的药物,最终无力回天。”

 

女子冷冷地望着叶修。“但他现在还活着。”她说。

 

“那是因为他遇到了我,”叶修眨巴眨巴眼睛,“哥可是逆天的存在。”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药瓶,继续说道:“为了使现场看起来更像自杀,又不引起怀疑,你用新买的药瓶替换了贴着假标签的那个。若不是乐乐后来醉酒闯入,你不得不把乐乐拖下水,这应该是个完美的自杀现场。”

 

“乐乐不敢报警,不仅是因为你的威胁,还因为他参与了弃尸。若你一口咬定是他下的手,他也没办法驳倒你。”

 

“可是,你漏了一点。留在现场的药瓶上,少了一个人的指纹。”叶修晃了晃那个小小的瓶子,女子的目光一直紧紧地锁在上面。“张新杰。”叶修说,他看着执着地望着他手中药瓶的女子,突然感到了一丝惋惜。

 

挺聪明一姑娘,应该就比沐橙大点儿吧,怎么尽干傻事儿呢。

 

“老韩,可以了。”他喊了声。门外等候多时的韩文清走入房间,带走了这位张大作家的原编辑。警方那边可不是认个罪就能完事的,关于她枪支的来源,韩文清定然还有好一番审讯,而这个涉及谋杀但却没有死者的案子最终如何结案,就不在他们的操心范围之内了。

 

“叶修,”张新杰忽然开口,自叶修从衣柜里爬出来起他一直没说过话,“你那个时候说我是脱团狗,就是因为她吗?”

 

“是。”叶修点点头。

 

张新杰沉思了一会儿。“可那个时候,她认为我已经死了。她也没有做死人的女朋友的意思。你的命题并不成立。”

 

“所以呢?”叶修不解地看着他。

 

“所以,为了纠正这个错误,叶修,要不要和我交往。”


TBC


新杰案终于可以告一段落了_(:з」∠)_


评论(42)

热度(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