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3s23p4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墙头如山。

这不是更新。对不起。
lo主现在不太好,想吐点泥。放心,不是黑泥。
顶多是油脂。
黄色的,一团一团的脂肪组织,颗粒状,用刀子切开,油脂哗啦啦地流。
腿。臂。
浅层的脂肪组织要挑掉,用手。手指插进脂肪里。抓出一团团脂肪,连着疏松结缔组织。
看到血管了。
用剪刀在旁边小心地刮,被神经皮支绊住。开始还想把神经分离出来,但密密麻麻实在太多,干脆,上手用力扯。
脂肪溅起。
满身的油。
实在做不下去了,放下刀,深呼吸。
福尔马林的味道。
尸体的味道。
头脑发昏。
然后,别无选择,再拿起刀。
小组成员不小心切开了大隐静脉,血液浸透脂肪。
腰弯得太久,酸了。腿站得太久,麻了。手一直抬着,切割拉扯,到现在,还在不能控制地颤抖。
胃里翻江倒海。
lo主本来自我感觉良好,认为可以安全度过这一关。
果然还是太天真。
后天上午第二次解剖实验课,这样下去,说不定能瘦。呵。

-------
谢谢大家的安慰,谢谢亲爱的们陪我说话。
我感觉好多啦。
说起来我们小组运气还不错(?),分到的大体老师是个老奶奶,虽然脂肪多了点,但可以观察乳腺……
更难得的是,这个老奶奶居然戴着心脏起搏器,把起搏器挖出来的时候我们都惊呆了……
老奶奶生前的身体应该不太好,除了起搏器,还有淋巴结肿大,淋巴结硬得像巧克力豆(从今不想吃巧克力豆),解剖起来难度蛮大的。
我虽然没有切断大的血管神经,但静脉属支基本上全被我拉断了……
我大概算暴力型的吧。
再次谢谢大家。

——记第一次解剖实验

-----------------------------------------

收回之前“我们小组运气还不错(?)”这句话。

刚开完腹腔,蠢lo我表示心好累。

我的天。

这位老奶奶哪里是身体不太好,简直是个奇迹。

凭着这样一副身体,居然能活到这个岁数。

八个课时的解剖操作,我们花了八分钟就做完了。切开腹腔,肠子黏连得一塌糊涂,网膜和腹膜根本分不开,肝脏肿大,胃畸形,胆渗漏,老师来看了一眼,说,这个没办法了。

做不了,你们可以结束了。

并不高兴好吗。

老师说这应该是癌症晚期,癌全身转移。怪不得我们掏出肺来的时候觉得有沙粒感,估计也癌变了。

可怜的老奶奶。可怜的我们。

(后来老师让我们去别的组参观,结果那个组的老爷爷,没有胃……老师说过,可能会遇到肾切除的,但没说过还会有胃切除的啊……然后我们组的组员就被幸存的最后一组十动然拒,获得了“到哪儿哪变异”的荣誉称号。)

对此,我表示拒绝。

评论(4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