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3s23p4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墙头如山。

【ALL叶】叶先生的床上躺着尸体11

·这周打死都不能再跳票了

·字数不够下周来补

·卡文卡得生无可恋

·有待修改以后再说


Onze

 

 

    张新杰刚刚说了什么?和他交往?

 

    叶修看了眼窗外的天空,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不像是有哪位道友在渡劫啊,怎么眼前就有个人被劈得乱说话呢。

 

    可张新杰却仍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咳,不是,条分缕析。“你不必担心因为你自身身份的改变而导致条件A不成立。当时想烧我的是张佳乐,我们可以认为你不过是代替张佳乐说了那句话。”

 

    “那为什么是我?”叶修问,“张大大的小粉丝应该算得上遍地开花,要达成你所谓的前提条件,完全犯不着在我身上花费心思。”

 

    “因为这个矛盾的源头在你。从始至终,都只有你将我定义为‘脱团狗’。”

 

    “如此说来,所有误会你并非单身的人,都有责任成为你的另一半?”

 

    张新杰的神色沉了下去。

 

    叶修轻出了一口气,眼底的讶然早被一贯以来的游刃有余取代。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跟哥饶舌,你小子还须再在阵前锻炼个三百回合。

 

    “那我换一种说法。”张新杰突然说道,“我觉得你我非常适合在一起。”

 

    “张先生,我虽然不是眼科大夫但不介意帮你瞧瞧。脑外科我倒是比较在行。”

 

    “我是认真的。”张新杰加重了语气,“一个总是不由自主游离在死亡边缘的往生者,遇到了一个可以在任何情况下超越法则挽回他的人,我想,没有谁会不动心。”

 

    叶修笑出了声。“照你这么说,少天文州不都得被我迷得死去活来。”

 

    “从表面上看,他们确实都‘死去’,又‘活来’了。”

 

    “哦,那张美人能不能告诉朕,为什么朕就一定得选你啊?”

 

    “回陛下,因为草民比他们,多‘死去活来’了一次。”

 

    叶修替一直处在半死不活状态的黄少天表示不服。

 

    “你这第二次‘死去活来’,跟我还真没什么关系。”叶修说。“你生而复死,是因为遇到了张佳乐。他曾亲眼见证过你的死亡。我身上的bug已经够多了,为了让这个时空的秩序稍微不那么无药可救一点,我发现所有被我救活的东西,只要再次遇上确认过TA死亡状态的人,就会又一次狗带。张佳乐运气太好,走错房间都能撞上凶案现场,之后,又和你有缘千里来相会,这才导致你二度重生。如此看来,还是乐乐跟你更搭一点。”

 

    张新杰的神色似乎更沉了一些。但又似乎没有。这般模模糊糊的,倒有点像叶修刚见到他那时,阴森森峭楞楞的尾巷。张新杰不说话,叶修觉得让他一个人静静也好,只是这般摸不着头脑的告白闹剧,总算可以消停一会儿了。

 

“张新杰大大,如果没别的什么事——”

 

“叶修。”

 

“啊?”叶修愣了一下。然后猝不及防的,一双手臂环住了他的肩膀。张新杰给了他一个很简单很纯粹的拥抱,可不知道为什么,叶修偏偏觉得这其中包含了太多太多,他一下子竟然看不透。

 

事实证明,叶修的直觉,准得可怕。

 

张新杰,一名自杀前科可以撑爆户口簿的自杀癖患者,在松开叶修后,以暴力奶妈殴打圣骑士的果决气魄,忽地扬起手臂,凛冽的掌风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仿佛彗星袭月白虹贯日,苍鹰长啸,墓畔哀歌。

 

拍死了一只蚊子。

 

当然,因为在场叶某人的关系,这只蚊子立刻又原地复活了。

 

叶先生一脸冷漠地看着他。

 

张新杰一脸“我知道你会一脸冷漠但你觉得冷漠有用吗科科”地看着他。

 

叶先生掉头走人。

 

“叶修,”张新杰喊住他,“如果你的设定是一旦离开一个相对密闭的空间,就会触发尸体复活事件,我建议你,带上我。”

 

叶先生干脆利落地掏出手术刀。行,你小子不是拿自杀威胁我吗,你小子不是巴不得找死吗,哥成全你,便打算冲张新杰漆黑漆黑的心脏上来那么一下。

 

他的手机却在这时候响了。

 

叶修的手机是苏沐橙替他买的,平时只用来收收快递,除了苏沐橙,更是一个联系人也没有。沐橙的电话和捅张新杰一刀之间孰轻孰重简直一目了然,叶修随手将刀尖反了个面,朝向自己,然后接起了电话。

 

“沐橙?”

 

手机那头传来女孩子断断续续的哭声。

 

“叶……叶修……”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叶修瞟了张新杰一眼,转身走进了无人的内室。“别急,慢慢说。”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哭声又持续了一会儿,但没过多久便逐渐平静下来,“今天,有人跟我说,我,我的一个病人,去世了……”

 

“……是什么原因?”叶修尽量放轻了语气问道。

 

“中毒。”手机那头的女声顿了顿,呼吸音清晰可辨。叶修的眼睑微垂了些,细长白皙的手指不自觉地捏紧了手机壳。很快,那边传来了确凿无疑的补充:“肉毒毒素。”

 

“他们怀疑是你。”叶修几乎在瞬间得出了结论。陈述句,同时倾注了全部的、无条件的信任,仿佛她第一次上完解剖课的那个夜晚,餐桌上干干净净的三碗清汤粉丝,没有一滴油一块肉,让一直绷着一根弦的苏沐橙再也支撑不住,不顾一切地大哭起来。

 

“沐橙,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我马上就到。”听到手机那头轻轻“嗯”了一声,叶修快步走出房间,对张新杰说道:“你这儿应该有注射器吧。”

 

“有。”

 

“接下来每隔十分钟,往静脉里注射100毫升空气,维持休克状态,能做到吗?”

 

“明白了。”

 

叶修点了点头。他打开手机拨号界面,拧紧眉使劲思索了一番后,按下了一串号码。

 

“喂,文州吗。”

 

“叶修?”手机那端的人明显吃了一惊,“我不记得我告诉过你我的联系方式。”

 

“你家司机过来给你送车的时候陪女友聊了会儿天,被我不小心看到了通话记录。”叶修说。“你现在马上到张新杰住宅区外,把我和张新杰载到嘉世医院,有问题吗?”

 

“当然没有。不过事后你要告诉我原因。”喻文州回道。

 

“我知道了,多谢。”叶修挂断通话,回头看见张新杰的面色微青,他手里的注射器已经插上了针头,并被推到了底部。叶修略微一怔,反倒是张新杰一副淡然无事的模样,对他说道:“不是很急吗,那现在就出发吧。”


TBC


赶上了0点,安详躺回尸堆。

评论(31)

热度(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