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3s23p4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墙头如山。

【ALL叶】叶先生的床上躺着尸体14

·五一第一更


Quatorze

 

 

    “文州,穿上这个。”叶修说着,脱下了自己的白大褂,递给喻文州。

 

    “要做什么?”喻文州双手接过,心里虽然疑惑,却也顺从地披上了衣服。消毒水的味道有些重,和印象里那个成天泡在泡面堆里的男人似乎不太搭调。

 

    “装逼。”

 

    叶修帮喻文州整了整领口,拍去肩膀上的褶皱。他稍稍退后一步,将穿上白大褂的喻文州上下打量了一番后,点了点头:“不错不错,这么一穿,居然比我还人模狗样。”

 

    “多谢夸奖。”喻文州笑着应道。

 

    “对了,还有这个。”叶修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凑到喻文州身前,低下头伸出手向喻文州的腰侧探去。喻文州微微一惊,但还没等他做出反应,叶修便已重新退到了一步之外。他的手里正拿着刚从他的口袋里摸出来的一包口罩,天蓝色,未拆封,叶修随手将包装撕开,正好两片。

 

    “接下来我们要到前面去,”叶修一边戴口罩一边说,“嘉世医院里很多人都认得我这张脸,所以只能拜托文州你来扮这个医生了。至于我呢,就是你的病人。”叶修将口罩的松紧带挂到耳后,手指撩起头发露出一小片白白的皮肤。他一手固定住鼻夹,一手捏住口罩下端向下拉去,将整个线条优美的下颌都包进了口罩里。他戴好后抬眼看了看喻文州,忽然眉眼一弯,尽管被口罩遮去了大半边脸,喻文州还是能从他的双眼里,看出忍俊不禁的笑意。

 

    “喻总裁,你口罩戴反了。”

 

    叶修话音刚落,喻文州便察觉到有一双稍显冰凉的手搭上了自己的耳际。“一看就知道喻总裁不常戴口罩。说起来我还不知道文州你是哪儿人呢,真羡慕你们这些家乡没有雾霾的。”调了一个个儿的口罩已经服服帖帖地裹住了喻文州的口鼻,叶修用手指探了探口罩的上缘,似乎还不太满意,又轻轻捏了捏鼻夹。这个动作,在外人看起来,倒像是情侣间的撒娇捉弄,有些过分亲昵了。只是落在喻文州眼里,又有了几分不一样的意味。

 

    方才对付关榕飞时,叶修的手段不可谓不利落。先前的几番来回试探,也早已让他对叶修另眼相看。他原本是打算留一个有趣的人在身边,就算斗不了地主也能下下五子棋呢,但方才叶修的一连串动作,让他一时间有些迷茫。

 

    蓝雨集团的喻大总裁,从小便接受过严格的格斗术训练,然而如今这么轻易地就被人近身,若不是对方小时候被穷乞丐看上送了一本如来神掌,便是自己,对他太没有警戒心了。

 

    这对于已经遭人暗算狗带了一回喻总裁来说,显然是不恰当的。

 

    更何况,叶修还有着这样纵横捭阖、深不可测的实力。

 

    叶修的手指终于从喻文州的鼻梁上移开,喻文州想,叶修可怕的地方,可能还要加上一点。

 

    他的手。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好了,走吧,喻医生。”叶修一把抓住了喻文州的胳膊,然后,便开装模作样惟妙惟肖地咳嗽起来。

 

    主任医师的办公室里此时正乱得一团糟。楚云秀的经纪人甩着手里的死亡诊断书副本,狠狠地往主任的办公桌上一拍,“啪啪啪”的几巴掌砸在上面,连桌上的笔都跟着抖了三抖。

 

    “你就说这怎么办吧!我们云秀昨天刚上你们这儿做完手术,今天凌晨就走了!要说不是你们的责任,那是谁的责任!赶紧把你们那个做手术的医生给我叫过来!今儿个不跟她算清楚这笔账,老娘就喊人来砸了你们医院!”

 

    “小姐,您先冷静,”主任医师皱着眉说,“楚云秀小姐确实曾在我院就医,她的死亡时间也符合院内感染的规定,但发生了非正常死亡这种情况,我觉得还是要联系警方来调查清楚比较好,这样也能给楚小姐一个交代。在警方来查明真相之前,我也有权利保护我院医生的人身安全。”

 

    “好啊,你们这是想赖账不是?刚刚你自己也说了,云秀在你们这儿就打了几针肉毒毒素除皱,鉴定出来的结果也是肉毒毒素中毒导致的膈肌麻痹呼吸障碍,除了是你们手术出了岔子以外,还能有什么别的原因?我告诉你,别想着叫警察来跟我兜圈子,云秀是现在大红大紫的明星,就算不是什么大手术,要是被娱记听到风声,添油加醋一番,也会变成‘当红女星整容失败不幸身亡’这样的丑闻,到时候我们公司的损失更大!你承担得起吗!”

 

    “贵公司的利益攸关,我明白,但相应的,我院医生的名誉和人权,也不容轻视。”

 

    “你!——”

 

    “咳咳咳咳——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声,楚云秀的经纪人烦躁地转过头,正巧撞见一个面容憔悴,面色苍白,戴着口罩,还不停咳嗽的青年男子,慢腾腾地挪进屋里来。

 

    “你谁啊你?你们医院怎么管理的,出了这么大事儿还让无关病患随意走动,巴不得消息泄露出去啊?”

 

    “对不起,这确实是我们的失职……这位先生,这里是主任医师办公室,您不能进来。”

 

    “啊?”青年眨巴了眨巴眼睛,“可是是你们的人放我进来的啊。”他往身后一指,穿着白大褂的喻文州有模有样地双手插着口袋,正儿八经地站在门边。“这位医生说我这咳嗽就得到你们这儿来看,咳咳,刚才就是他一路带我进来的。”

 

    主任医师奇怪地看了喻文州一眼,“你们是不是弄错了,这层是整形外科,呼吸科在楼上。”

 

    “哦,原来管呼吸道的在楼上啊,”青年仿佛恍然大悟,“咳咳,那为什么,这位美女,会在这里啊?”

 

    “她是和另一名小姐一起来做面部整容的,和呼吸道没关……”

 

    主任医师突然停顿了一下。

 

    如果是单纯地做面部肌注除皱,和呼吸道确实没关系,可是,楚云秀的诊断报告上,却写着——

 

    “呼吸道黏膜毒素浓度偏高。应怀疑毒素入路是吸入含毒气溶胶。”主任医师说,转过头严肃地看着经纪人,“我院的医生只给楚小姐做了面部的肌肉注射,不可能让她吸入肉毒毒素的气溶胶。这么一来,我觉得楚小姐的死亡跟我们医院的关系应该不大,现在,我们是否有理由叫警察来处理这件事了?”

 

    “怎、怎么没可能!”经纪人的眼神有一瞬间的躲闪,但很快,她又理直气壮起来。“兴许是你们这儿的医生笨手笨脚的,打翻了药剂瓶,那毒素不就跑出来了吗!说到底,还不是你们的问题!”

 

    “小姐,话不能这么说。虽然肉毒毒素是迄今发现的最毒的生物毒素,气溶胶对人的吸入致死量仅为0.3微克,其毒性是氰化钾的40万倍,但医院内使用的都是大幅稀释过的标准药品,即使打翻也达不到致死浓度。更何况,如果真的是因为打翻后毒素扩散,那么为什么只有楚小姐有事,而我们的医生都好好的呢?”

 

    “这……这我不管!人是来了你们这儿后出的问题,那你们就得负责!”

 

    “小姐——”

 

    “咳咳咳,我说,”戴着口罩的青年又用力地咳嗽了几声,“你们能不能等会儿吵?医生,我虽然走错了地儿,但你既然是个医生,也帮我瞅瞅呗?我这病啊,老奇怪了,去别的医院买药,明明说明书上写的功能主治都一个样,但效果就没有你们医院的好,您能不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青年微微仰着头,苍白的面颊因为咳嗽终于染上一丝绯红。他的头发有些凌乱,墨黑的刘海交错着盖住了眉眼,隐隐约约间透出来的一点水似的光泽,让这本就病怏怏的人看起来愈发可怜兮兮的。主任医师一时不忍心轰他出去,心下一软,便耐着性子答道:“这个跟每家医院选用的药物品种不同有关。针对同一种病,药物的作用靶点也可以不尽相同。我们院的医疗水平在国内相对比较先进,很多药物的型别都和市面上通用的不太一样。就拿我们科室来说,别人家的除皱针大多用肉毒A型,而我们,用的是——”

 

    B型。

 

主任医师猛地一转身,抓起经纪人拍在办公桌上的死亡报告,一双眼睛仿佛要把薄薄的几张纸盯出两个窟窿。“肉毒毒素中毒……没错,因为对人有效的三种型别里,最常见的就是A型,所以在没有注明的情况下,默认为A型中毒。”

 

    “然而,我们科室,采用的却是毒性相对削弱的B型。”

 

    一直咳嗽的青年不知不觉间没了声音,慢慢直起了伛偻着的背,抬起手缓缓拉下了口罩。他的面色还是很苍白,但却丝毫不显病态,唇角微微勾起的一抹弧度,甚至让他精神焕然。他冲愕然的主任医师抛去一个恶作剧得逞的轻快的笑,随后转过身,注视着强装镇定,却仍掩不住心底慌乱的经纪人。

 

    “小姐,不知道你现在能不能告诉我,你执意不肯报警的真正理由呢?”

 

    主任医师紧皱着眉头,对身边的护士说道:“你马上去报警。”

 

    “不忙,”青年笑了笑,冲门口的假医生扬了扬下巴,后者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向众人展示了一下通话记录。“来的时候我已经拜托我的同伴联系警察了,现在,估计已经到医院门口了吧。”

 

    楼下时高时低的警笛声逐渐清晰,他恍若未闻,泰然自若地接受着主任医师复杂的目光的洗礼。主任医师犹豫了一会儿,出言问道:“你看起来有些眼熟。你究竟是……”

 

    叶修双眼的聚焦点在印在办公桌台历上的蛇杖标志上停留了几秒。健康所系,性命相托。身边是熟悉又陌生的工作环境,房间里是陌生又亲切的人。他想了想,开口回答。

 

    “我是沐橙的哥哥,能麻烦您带我去看看她的情况吗。”

 

    他说,将一室白衣全都留在了阳光里。


TBC


本来这一更昨天晚上就能发的,但是我们辅导员考虑到我们刚献完血,大半夜的给我们送了一大碗竹笋老鸭汤……

然后,身为医学生的lo主我,吃着吃着,手痒了……

(解剖鸭子到凌晨,还录了个小视频,于是,更新时间就被推迟了……)

(想看lo主我解剖鸭子的戳这→吃鸭

万恶的鸭_(:з」∠)_

评论(35)

热度(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