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3s23p4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墙头如山。

【ALL叶】叶先生的床上躺着尸体17

Dix-sept

 

    “没有!”不等叶修他们反应过来,苏沐橙先皱起了眉头:“云秀你……算了,我不跟你生气,你现在这样也不方便,我去给你找几件衣服。”苏沐橙说完,转身打算去自己的更衣室看看,忽然注意到眼前还站着四个大男人,一下子又觉得不太妥当。自己单独离开的话,刚从生物学意义上的女尸回归到社会学意义上的女人身份的楚云秀就要维持着最自然原始的状态与异性共处一室。就算她十分特别极其信任叶修的品行,但楚云秀一个女孩子家,暂且不提她的明星身份,只以一条裹尸布来维系人类的文明与进步,怎么想都不太合适。可是,倘若大家全都跟着她走,目标太大,难免会让人疑惑为什么这么多人突然要去女更衣室拿衣服,加上叶修身份敏感,还是能不露脸就不露脸得好。

 

    楚云秀把目光凝聚在苏沐橙身上,倒不介意刚刚被她吼了一声。“你是……沐橙?”

 

    苏沐橙有些惊喜:“云秀你还记得?能记起多少?”

 

    楚云秀闭上眼睛,揉了揉太阳穴:“刚才断断续续想起来一点,现在感觉还有些乱……这些人是?”

 

    “这位是我的哥哥,他叫叶修,”苏沐橙指着叶修答道,“另外几位大概是他的朋友吧,我也不熟。不过你放心,他们,嗯……都是好人。”

 

    不要以为我们没听到。中间那个谜之停顿是什么意思。

 

    楚云秀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沐橙你放心去吧,我这边没事,何况——”她拿余光扫了剩下的四个男性一眼,“我看得出来,这些人对我没兴趣。”

 

    苏沐橙顺着她的目光看了看,喻文州仿佛是听到了楚云秀的话,堪堪转过头来,正对两名容貌出众的女性的脸。苏沐橙几乎是毫不费力地就辨认出了他原先望着的方向,视线落点处,方才还拽着张新杰强行充作大体老师的叶修这会儿却被张新杰擒住了胳膊,后者附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什么,叶修抬起另一只手来推他的肩膀,露出的表情一言难尽。韩文清也盯着他们两个人,相比起来神色却正常太多了,苏沐橙左看右看,也只看出了“干死他”和“干死他”两种意思。

 

    呀,人家什么都不懂啦。

 

    既然楚云秀自己都说没什么关系,苏沐橙也不再犹豫,跟叶修道了个别,便离开了验尸间。楚云秀陪叶修一起目送苏沐橙远去的背影,等到门被关上时,她忽然转过头来,对叶修说道:“沐橙的哥哥是吧,有件事想问你一下。”

 

叶修正愁没个正当理由离旁边某个“据理力争”的自杀癖患者远点,听到楚云秀喊他,当然是十分乐意地走上前去。楚云秀勾勾手指头,示意叶修再靠近些,然后悄咪咪地凑到叶修耳畔,用气音问道:“那边站着的那三个,你比较中意哪个?”

 

“啊?”

 

“啊什么啊,”楚云秀有些不满,“看你刚才把人体解剖说得那么溜,我还以为你智商挺高的呢,不会到现在都没看出来吧?”

 

“不是,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你傻啊!”楚云秀怒了,她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叶修一眼,又偏过头去望了望其他三人,只见一个笑得她看不懂,一个凶得她不敢看,还有一个被镜片挡着,看不分明。于是当下换了一副幽怨的神情,非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天涯何处无芳草,多情却被无情恼”、“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叶修表示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见别人骂他傻,一时有点懵。可他对楚云秀的意思真的捉摸不透。如果楚云秀说的“中意”是他理解的意思,那么张新杰或许还说得过去的,毕竟他大概也许算是跟自己表过白,但喻文州一个大总裁,凭什么看上自己这个死宅穷光蛋?就算喻总裁口味独特心思难猜,那老韩呢?横看竖看都是个直到不能再直的大直男,游戏里不留情面地打爆他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能对自己有什么朋友以上的想法?

 

事实上纠结抑郁的不只叶修一个,楚云秀也很郁闷。正值青春年华突然就死了不说,好不容易重新活过来一次,睁开眼竟看到送上门来的真人狗血剧。本以为这出不要钱的戏是上天对她红颜薄命的补偿,谁料到开场还没满10分钟,几个主演就纷纷装起傻来——好吧不排除有真傻的可能性,但这让她一个吃瓜子群众还怎么继续愉快地嗑瓜子?

 

楚云秀的心思随着目光转了一圈,最终还是定在了叶修身上。大概如她一般的言情剧脑残粉都培养出了一份后天的直觉,谁能发展成闺蜜,谁能进化成情敌,一看便知。

 

“算了,我刚才说的先放一边吧。”楚云秀叹了口气,“既然你是沐橙的哥哥,我也就把你当兄弟看了。我现在想知道,我是怎么死的,你们又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两个问题就容易回答多了。“你因吸入致死量肉毒毒素气溶胶,于今天凌晨死亡。”叶修答道,“由于你在前一天到这里做过肉毒毒素注射除皱,治疗你的医生苏沐橙被怀疑有犯案嫌疑。当然,沐橙是无辜的,你能死而复生,也有她拜托我的成分在里面。”

 

楚云秀挑起眉毛:“拜托你?什么意思?”

 

“就是说我是个非消耗性大范围复活点,到哪哪儿诈尸。”叶修说,“如果不相信的话,我可以让喻大总裁证明给你看。”

 

“前辈这么信任我,我倒有些受宠若惊。”喻文州无奈地一笑,向楚云秀打了个招呼:“楚小姐好,我是喻文州,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做叶修的人证,或者说,物证。”

 

“不必,我已经了解了。”楚云秀微抬高下巴,纤长的睫毛压下,在脸颊上打上两片阴影。她原来不是个多么骄傲的人,但身处圈中,为了迎合经纪人和粉丝,塑造一个高冷的女王形象,一不小心便养成了“睥睨众生”的看人习惯。此时她这么看喻文州,眼神里的审视意味更浓,就连喻文州,都开始本能地揣测起楚云秀的想法。

 

但他大概是永远猜不到的。

 

哇这是个总裁这居然是个总裁!这个总裁和宴会上那些中年大叔好不一样哦!简直就是苏力爆表的霸道男友一朵粉切黑的白莲花!总裁帅哥,我看好你哦!……

 

事实上,被迫“女王”,对她来说何尝不是一种负担。

 

“云秀!”有人喊她。

 

楚云秀这才稍稍回过神来,转头望向拿了衣服、匆匆跑过来的苏沐橙。

 

女孩子要换衣服,房间里哪里还会有男孩子的立足之地?于是叶修他们自觉退出房间,等到楚云秀打理完毕,和苏沐橙一起出来,几个人就在停尸间和验尸间当中围成圈,认真地探讨起作案手法和动机。

 

“刚刚没有介绍完,这位是韩文清韩警官。他负责此次的案件,也是我的老朋友了。”叶修说着搭上了韩文清的肩,半边身子都靠了过去。要不是医院的地面实在太具有生物多样性,像叶修这种坚信葛优躺才是真绝色、能坐着绝不站着的人,估计已经盘腿坐地上了。

 

韩文清也不客套,直接对楚云秀说:“现在我们认为你的经纪人和导演都有很大的嫌疑,但作案动机和手段方面,都没能查出结果。不知道楚小姐能不能想起些什么?”

 

“就像我刚才说的,你是吸入了肉毒毒素的气溶胶。”叶修补充道,“你回忆一下,从离开医院到你入睡,这期间是否有过非自然的吸入行为?根据死亡时间和发病时间推算,应该集中在19 :00到23 :00这个时间段。”

 

楚云秀仔细想了想,“19 :00到23 :00的话,那就是睡前了。昨天晚上我事情比较多,处理得晚,点了一根烟提神,会不会……”

 

“不会。”叶修摇头否决,“肉毒毒素不耐热,85℃加热5分钟即降解,而香烟边缘的燃烧温度也达到了200~300℃,不可能成为毒素载体。”

 

苏沐橙提问:“有没有可能是凶手做了根烟管,把毒素吹到云秀房间里,就像电视里演的那样?”

 

“虽说有点扯,但也不是完全行不通。老韩,你们有调查过楚云秀的住处吗?”

 

“接到警报后就派人去了,暂时没有发现异样。”

 

“我还是更偏向经纪人是凶手。”喻文州说,“刚才我和叶修去争取警方的介入权,她的表现非常可疑。楚小姐,你和你的经纪人关系如何?”

 

“就那样吧,谈不上好坏。”

 

“她对你的日常习惯清楚吗?”叶修忽然说。

 

“这个应该都挺清楚的吧,毕竟常常要一整天都在一起,跑片场跑通告什么的。有几次弄到太晚,她家离得远,甚至直接在我家里休息了。”

 

叶修站直了些。他极其认真地看着楚云秀。“你再仔细想想,你在睡前一般会做些什么。”

 

“真的没什么特别的,也就抽根烟,洗澡,刷个剧,睡觉……”

 

“不够详细。我要每一件事。”

 

楚云秀不悦地皱起眉:“我真的没有——”

 

“药物呢?”张新杰出言打断了她,他想起了自己的遭遇:“有没有睡前服药帮助睡眠的习惯?”

 

“没有。”楚云秀回答得很干脆。“不过这么说来,我倒是想起了一点。睡前我会喷点保湿喷雾补水……”

 

“就是这个!”叶修叫道。他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靠着韩文清半边肩膀的身体也弹直了。韩文清伸出手,像是怕他滑倒一般抓住他的腰。

 

“肉毒毒素的致死量本来就极小,如果能取到1μg粉末,溶解在化妆品的小瓶子里,基本上也能杀大象了。老韩——”

 

“已经吩咐下去了,在查。”

 

“嗯。”叶修点了点头,“熟悉楚云秀的日常习惯,又有获取楚云秀贴身物品的渠道,经纪人的嫌疑确实最大。”

 

“那么,动机是什么呢?”


TBC


打广告打广告!(你们看我多善良,居然在最后打广告:(´◦ω◦`): )

试做了个叶神中心的rpg,目前更新到一杀,求玩耍qwq

试玩戳→【叶修中心】妄想乡

试玩过的小伙伴给我个评论呗,修改意见啊什么的都可以提。

谢谢大家,么么哒(づ ̄ 3 ̄)づ

评论(32)

热度(528)

  1. 北海Ne3s23p4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