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3s23p4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墙头如山。

【ALL叶】叶先生的床上躺着尸体18

Dix-huit

 

    曾经有人说韩文清不去当土匪太可惜,白瞎了一张钱包脸。很久以后叶修听说了这件事,啧啧两声,摇头喟叹讲出这话的人太不上道,老韩去当土匪才叫大材小用。韩寨主最多收缴一村一县一山头的钱包,但韩警官逮住寨主们后怒目一瞪,那递到眼前的钱包数量就做了个乘法,嗖嗖嗖地往上涨,这个叫级联放大效应。生物细胞的信号转导很大程度上都依赖这个东西,一劳永逸的事儿,谁不愿意做呢。

 

    韩文清听完他扯皮后果然皱起了眉。不管他究竟有没有那个意思,叶修就是觉得他那双眼睛里凶光毕露,要是换做其他人,在这双眼睛的瞪视下,估计撑不了一秒就有如竹筒倒豆子——钱包里女朋友的照片啊肚子里藏着的秘密啊通通抖露出来,请韩警官一一过目。

 

    虽然此时距离以上对话的发生时间还好远好远,但这并不妨碍韩警官审讯时压力气场的释放。因此,叶修站在办公室门口偷偷往里望,对那个坐在韩文清对面接受审问却还能强装镇定矢口否认的女嫌疑人肃然起敬。

 

    “……金小姐,我们已经在楚小姐的化妆品中测出了残留的肉毒毒素,经鉴定和其咽拭子中肉毒毒素完全一致。你有非常便捷的获取楚小姐私人物品的途径,而案发当天上午,你确实曾进入楚小姐住宅,并与她一同到嘉世医院做整容手术。案情分析到这里,我们已有足够理由将你暂时拘留审问,希望你能够配合,尽快……”

 

    “警官,”经纪人有些坐立不安,但她还是梗着脖子打断了韩文清的问话,“这说到底也不过是你的推测而已。没错,我确实是最容易接触到楚云秀的东西的人,但你在上面测出我的指纹了吗?有监控证实是我下的毒吗?虽然难度比较大,但其他人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弄到楚云秀的保湿水——”

 

    “等一下金小姐,你怎么知道,导致楚云秀身亡的化妆品,是‘保湿水’?”

 

    韩文清迅速抓住了她言语中的漏洞,那双“凶光毕露”的眼睛俨然已化成了审讯室的大灯。经纪人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呆呆地望着韩文清的脸瑟瑟发抖。

 

叶修在门外轻轻勾起嘴角,转过头对身后的楚云秀眨了眨眼。

 

    “看来凶手的确是你的经纪人,没跑了。”

 

    楚云秀戴着口罩,又攒了个奇怪的发型遮去大半边脸,别说面部的细微变化了,就算她现在金馆长笑,叶修都看不出来。但叶修还是能从她迟疑的声音里,听出一分难以置信。

 

    “可我还是想不明白,她到底为什么要杀我。”

 

    方才几个人在地下一层讨论了半天,楚云秀很努力地回忆了自己和经纪人相处的过往,却始终没能给经纪人的动机找到合理的解释。于是叶修建议韩文清干脆去借一间办公室来严刑逼供一下,只要证据确凿,不怕她死不认账。楚云秀也想跟着去,但她知名度太高,死了以后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难免会引起恐慌,所以叶修给了她一个口罩,苏沐橙帮她凹了一个造型,总算人模鬼样,爹妈不认,才让她跟紧自己,走到上面来。

 

    “你都想不出来,我怎么可能知道。”叶修耸耸肩,“听听她自己怎么说吧。”

 

    可问题是,接下来不管韩文清怎么审,经纪人都不愿意再开口,只反复强调“是我杀了她,你们把我抓起来好了”,然后止不住地抽泣。

 

    这样的凶手最麻烦了。简直是72号字体大写加粗的“我有隐情”“我很可怜”“我身后还有一个更大的boss”。

 

    叶修叹了口气,调头离开。

 

    “你去哪里?”苏沐橙在后面问。

 

    “回家想办法。”叶修答道,“再这样问下去一点意义都没有,她是不会说的。比起在这里浪费时间,先给楚云秀找个地方安顿下来不是更要紧吗。”

 

    “我算是明白你为什么那么受欢迎了。”楚云秀妩媚地一笑,伸出胳膊一把揽过叶修,用手掌拍了拍他的喙肱关节,“对人太好会让人误会的,不娶何撩。”

 

    叶修瞥了她一眼:“你误会了吗?”

 

    楚云秀想了想:“不敢,竞争太激烈。”

 

    其实楚云秀的复活问题处理起来真的挺麻烦的。首先她是个荧屏偶像,很多人都认识,随意安置肯定不合适。再者见过楚云秀尸体的人太多了,叶修不可能随时随地陪在她身边,一旦在路上偶遇哪个医生认出她来,她就会像张新杰一样扑街。孙哲平这样敢携尸逃跑的壕毕竟在少数,要是楚云秀的死亡被曝光,估计叶修来不及救她,便自身难保了。

 

    “叶修,我有个想法,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苏沐橙说。

 

    “说说看。”

 

    “我印象里复活者再死一次的必要条件是被见过他尸体的人认出来,对吗?像蚊子蚯蚓之类的,一般人不会去在意它们的长相特征,即使再次被人看到,只要认不出来,就不会死。”苏沐橙犹豫了一下,“如果云秀愿意的话,或许我可以给云秀做一个小整容手术。变化不会特别大,但我可以保证,不是特别熟悉的人,绝对认不出来。”

 

    叶修转过头,将楚云秀的面部形状由皮到骨地端详了一番,点了点头:“我觉得可行。沐橙如果需要助手,我可以帮忙。但这个手术肯定不能在医院做,被发现的话沐橙也做不成医生了。我那里的硬件设施勉强还过得去,要是楚小姐你放心的话——”

 

    “还叫那么生分干嘛,”楚云秀撇了撇嘴,“早说了我拿你当兄弟,跟沐橙一样,叫我云秀就好。”

 

    楚云秀的意思便是同意了。叶修和韩文清打了个招呼,与其他人一起先回了自己的住处。苏沐橙跟导师请了假,韩文清带经纪人回局里,嘉世医院暂时平静下来。

 

    但叶修家里就完全不一样了。

 

    “我靠靠靠靠靠!叶修你不就是去给张新杰抓凶手了吗!怎么弄到现在才回来!你知道留我一个人在家里等得多心焦吗!还有还有!这两个漂亮妹子是怎么回事!趁我不在你都干了些什么丧尽天良的事!”

 

    叶修揉了揉耳朵,正要解释,苏沐橙却忽然亲昵地挽住他的手臂,冲黄少天甜甜一笑:“我是叶修的什么人,你管得着吗?倒是你,你是谁?怎么会在叶修家里?”

 

    黄少天差点脱口而出“我是崂山道士专灭狐狸精”,但转念一想,赖在叶修家的这些天里,没见过他对女性有什么特别的兴趣,眼前这个女孩和他这么亲近,甚至有些蛮横,他的表情却是在忍笑,绝没有半分厌烦。黄少天也是聪明人,当下改口:“我是叶修的好朋友啊,最好的朋友,比他后面站着的那些都好。”他刻意加重了“好”字,眼角余光滴溜溜地瞄了瞄张新杰和喻文州。

 

    喻文州保持微笑,张新杰面色不改,苏沐橙挑了挑眉,楚云秀双目放光,陷入了谜之兴奋。

 

    一屋子怪人。

 

    其中最怪的那个怪人叶修站累了,打了个哈欠说道:“有什么事儿咱们进屋坐下说好吗,今天真的累死我了。”

 

    于是大家都在房间里找了个地方坐下,叶修简明扼要地讲清楚了前因后果起承转合,苏沐橙和楚云秀作为当事人进行适当补充。喻文州听着,忽然发现一个疑点。

 

    “刚才楚云秀说,是她的导演让她来做微整形的。但是苏沐橙却没能找到需要整形的地方,对吗?”

 

    “没错。”

 

    “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认为,导演在这个案子里也有嫌疑?”

 

    叶修点头道:“我赞成文州的看法。在地下室时我们的重点都放在经纪人身上了,确实忘了问云秀来医院就诊的原因。”

 

    楚云秀皱起眉毛:“可是,那个导演……我跟他不熟啊,无冤无仇的,他干嘛要杀我?”

 

    “真的一点冲突都没有?拍戏过程中,就没有什么理念不合的时候吗?”

 

    “有是有,但这种事情在圈内很普遍,要是因为这个就杀人,估计没几个明星能活下来了。”

 

    叶修仰面躺在沙发上,将整个案子到现在为止的线索理了理。楚云秀在导演的要求下和经纪人一起到嘉世就医,苏沐橙接手了楚云秀,给楚云秀注射了肉毒毒素。楚云秀回家后使用了含毒的化妆品,于今晨身亡。经纪人带尸体来医院闹事,不顾一切要找沐橙麻烦……

 

    “沐橙,”叶修坐了起来,“云秀和她的经纪人到医院时,是指名道姓要你来手术吗?”

 

    苏沐橙摇头:“不是。本来是找我导师的,叶修你知道,我的导师是嘉世最好的整形师,像云秀这样的知名人物,是轮不到我头上的。但那天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老师就让我上了。”

 

    “这个我倒是知道。”楚云秀说,“去看医生的时候,我听见我的经纪人跟一个老先生说,我这手术不大,不用麻烦他,叫一个他信得过的小医生来做就可以了。当时我没想太多,觉得低调点也好,没想到却把沐橙牵扯了进来。”

 

    “你要是不把我牵扯进来,你现在就真的死翘翘啦。”苏沐橙笑着,靠过去轻轻搂住了楚云秀。

 

    “这么看来经纪人是主要执行者,但对她身后的人,我们仍一无所知。”叶修说,“唯一的突破口,似乎只有导演了。”

 

    “要不,我去找导演试探一下?”楚云秀说。

 

    “不行。导演和你的接触时间比较长,就算整容后他认不出你的脸,也有可能从你的行为习惯认出你的人。”

 

    苏沐橙提议道:“要不然我代替云秀去。我假扮成小鲜肉,应该还混得过去吧。”

 

    “这更不行了。”叶修立刻否决,“我不是怀疑你的相貌气质过不了关,而是那个导演如果真是主谋,手脚不干净,我担心你出事。”

 

    “可你的要求这么高,到哪里去找合适的人?既要有颜值又要有气质,既要够机灵又要能保护自己。还得熟悉我们这边的情况——”

 

    叶修沉思了一下。他的目光在屋里几个人的身上转了一圈,最后长出了一口气。

 

“我去吧。”

 

    “啊?”

 

    叶修重复了一遍,“我去吧。”

 

    “可是……”

 

    “你和云秀先排除在外,以文州的身份,现在还不适合出现在人多的场合。少天对自己的背景一无所知,张新杰比起演员更像经纪人,老韩就不用我说了。清楚整个案子的细节的就这么些人了,难道除了我,还有其他人选吗?”

 

    苏沐橙使劲摇了摇头:“可是我去你不放心,你去我就会放心吗 ?我——”

 

    “我去吧。”叶修站起来,走到苏沐橙面前,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你也希望这个案子快点真相大白是不是?放心交给我,我运气有多好你又不是不知道,更何况我总觉得,这次的事情,似乎跟我也有关系。”

 

    “所以,让我去吧。”


TBC


·下一章应该可以放一个新的攻君出来了,你们猜猜是谁啊?

·云秀案子的战线好像被我拉得太长了……不过考虑到要给叶神刷时髦值,再长一点也没关系吧?

·lo主坐在机场写完了这篇更新

·明天零点5分的飞机,飞向法兰西

·然后就可以在那边利用课余时间逛苏黎世了

·取材!取材!我要写游记!

评论(40)

热度(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