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3s23p4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墙头如山。

【ALL叶】叶先生的床上躺着尸体20

·谢谢天使们的等候。


 

Vingt

 

    “叶秋,男,21岁。”

 

熊导慢慢翻动着手里的资料。文件上的照片印得有些模糊,叶修冲着镜头懒懒地笑,唇角勾起的弧度被印刷磨削后愈发暧昧,像是故意在挑衅谁。

 

“不愧是蓝雨的大总裁,口味还真够挑的。”

 

熊导冷笑一声,手指在照片上敲了两下。这时候门外的走廊里忽然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声音逐渐变大,最终演变成了一串明显急促的脚步声。熊导皱了皱眉,拉过一旁的电脑,飞快地往邮件里输入了些什么,点击发送,然后赶在办公室门被叩响前,收好了叶修的资料。

 

“你又有什么事。

 

门被拉开时带进了一丝走廊里暖黄的灯光,光线沿着木地板的纹路蜿蜒爬到沙发底下,可惜后劲不足,气息奄奄,终于断在皮革笼罩的厚重阴影里。然而在另一片相似又截然不同的空间内,明朗的光从铺满了半面墙的落地窗中喷涌而来,不仅涤荡开了那一片浓郁的阴霾,更是将房间里的人,濯洗得神采奕奕。

 

叶修在喻文州的默许下占据了柔软的大沙发,一边感叹着资本主义的腐败,一边借过喻文州的笔记本,悠然自得地下载游戏,打开荣耀。喻文州好奇地凑过来。

 

“这是什么?”

 

叶修瞥了他一眼,稍稍侧过了些电脑屏幕,烫金的两个大字恰巧化作飞沙,消失在漆黑的背景色里。蓝雨的网络不错,loading进度条很快就跑到了尽头,然后在屏幕暗下又缓缓亮起的瞬间,叶修立刻娴熟地按了一连串键,操纵着一叶之秋撒开腿狂奔。

 

嘴上却仍游刃有余地回道:“荣耀。”

 

“之前你和韩警官在玩的游戏?”

 

“对。”

 

喻文州安静地观赏了一会儿,画面里鸡飞狗跳异彩纷呈。他看着名叫“一叶之秋”的小人用一柄长矛捅天捅地,如入无人之境,忍不住由衷称赞了一句:“看起来很有趣,前辈不给我卖个安利?”

 

“行啊,你出多少钱,太便宜我可不卖。”叶修随口答道,同时手下一个精准利落的微操,屏幕里满身炫纹的一叶之秋便轻巧地转出了凶残的人肉包围圈,静悄悄停在了一处灌木丛后。叶修的手指和眼睛得了空闲,简单地舒活了一下筋骨,然后他转过头来看喻文州,眼神里意味深长。

 

“不过啊喻大总裁,我比较好奇,你是觉得玩游戏有趣,还是玩游戏里的人有趣?”叶修问。他说这句话时附近频道里正像滚雪球似地刷着怨气滔天的垃圾话,喻文州稍微注意了一下,全都是“一叶之秋你给老子滚出来!!!”“一叶之秋你大爷的!!”“一叶之秋别以为你能逃得掉!!”之类,配上叶修浑不在意的、懒洋洋的表情,简直不能更有说服力。

 

于是他微微一笑:“都有趣。不过,能和前辈一起的话,就更有趣了。”他的视线在叶修手上逡巡了一圈,然后顺着他的胳膊,爬上他的脖颈,最终落到他的瞳孔里。叶修眨了眨眼睛,冲喻文州笃定而自信的表情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随后状似不经意地别开了脸,再一次挥起却邪,将方才聚拢来的小怪们串成了肉串。

 

被某人盯着真是哪哪儿都别扭,明明正值秋高气爽的天气,脊背上却仿佛得了春天甘霖的浇灌,生机勃勃地冒出了一层鸡皮疙瘩。所幸,喻文州另一台私人电脑的邮件提示音适时地响起,而发件人的信息,让他们一下子尽释前嫌,团结一心得又像前几天晚宴上浓情蜜意的小情侣。

 

喻文州点开邮件。叶修将“一叶之秋”挂机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也靠过来读邮件里虚与委蛇的屁话。

 

——喻总慧眼识人,有叶先生珠玉在侧。现有一角,非叶先生莫属。万望喻总割爱,让叶先生前来试镜,勿要推辞。地址XXX XXX XXX。

 

“真没想到,这个导演还挺有文化。”喻文州评论道。

 

“应该说初中语文学得不错,不然怎么当得上新锐。”叶修看了看喻文州,“喻总好像没什么反应?人这可是典型的狐狸夸乌鸦唱歌好听,要拐走你心爱的我了。”

 

“这可怎么办,”喻文州笑着问,“如果是你的话,会跟他走吗?”

 

叶修略微权衡了一下,回答道:“不会。虽然他能给我一部或几部片子的机会,但只要我目光长远一丁点儿,就不会为了他这么一个刚有些名气的小导演而放弃已经傍上的蓝雨总裁这棵大树。”

 

“那我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喻文州将邮件截图保存,又备了几份,“何况他的本意是什么,我们都清楚得很。按照原计划,我心爱的你也要经得起考验才行。”

 

熊导的这封邮件当然不是要在喻文州眼皮子底下绿了他。他显然熟谙这一行不成文的规矩,不会自负到去挑战喻文州的身份地位。但不可否认地,叶修和喻文州的计划非常成功,因为某种原因,他必须要联系上叶修。可他的谨慎不允许他简简单单地便把自己暴露给一个不知根不知底的人,在达成合作之前,他需要先为自己弄到些筹码。一个刚刚出道的小艺人,最缺的无非就是作品和知名度。喻文州如果真的有意要捧叶修,那他在此时递出的这根橄榄枝,无疑是很好的交换条件了。

 

“怎么回?”

 

“这个就看喻总了,我们之前说好尽量本色出演。”

 

喻文州为难地拧起了眉:“可如果是我的话,是绝不会随随便便把你交给别人的。”

 

“但喻总也要为我的前途考虑。我还很年轻,才21岁——这年龄编的好,完全符合哥的皮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何况如果是我的话,也绝不会随随便便就跟了别人的。”

 

叶修说着拍了拍自己“年轻”的脸皮,他好像已经摸清了一些对付喻文州的方法。熟能生巧、百炼出真知——喻文州装的时候就陪他装,他要玩情深深雨蒙蒙就陪他泰坦尼克号,只要他不真的“you jump I jump”,叶修觉得喻文州间歇性混蛋一下,也不是不能接受。想想喻总裁年轻有为前程似锦,可怜命短,再多的繁华都无福消受,几天相处下来除了上次那个大小眼,似乎都没有什么疑似男/女友的关系亲密的人。尽管以喻总这个性格,结交个知心人估计很难,想要和他关系亲密,不是十足的傻蛋,就得是十足的聪明人。

 

喻文州得了叶修的保证,心满意足地在邮件的编辑页面敲下了一行字。叶修看了看,点头道:“没什么问题,但这里你得和我一起去。”

 

“体现我对你的依依不舍?”

 

“不,”叶修严肃地坐直了身子,“防止我被新的尸体缠上。”

 

喻文州自诩聪明人,聪明人自当通情达理。这也便是为什么当他被叶修扛在肩上,晃得五脏六腑都快要吐出来了,甚至还有好几次因为叶修力量不足重心不稳或者有意唬他差点被摔到地上,却仍能保持微笑的原因。

 

至于为什么不用背的或者公主抱……前者要怪喻文州自己没有职业精神,下巴往叶修肩膀上一搁就忍不住朝叶修耳朵吹气,而后者,只是单纯地因为,叶修抱不动他。

 

其实去掉乘车和坐电梯的部分,叶修需要自己靠双腿走的总共也不过六七百米的路程,到达目的地时,虽然有些喘,却也不至于上气不接下气。熊导是个相当谨慎的人,走后门就有走后门的样子,发给喻文州的地址非常隐蔽,连路线都帮他们规划好了,免得被人看见。这倒是大大减少了叶修和喻文州的计划难度,一路上不必瞻前顾后,甚至还能开个玩笑,甚至调个情。

 

“到时候要怎么跟人解释我死了的事?”喻文州吊在叶修肩上,垂下的四肢在半空中摇摇摆摆。

 

“我不堪忍受你在外面还有别的男人,一怒之下把你捅死了?”

 

“别的男人?”

 

“上次遇到个大小眼。我本来还以为是针对你的,不过后来你似乎没事。”

 

“你是说王杰希吧,”喻文州想起来了,“也不算全然无事,我被他的徒弟堵了半小时,问我诈死的事。”

 

“你怎么说?”

 

“我说,我是为了追求真爱,摆脱凶险的势利场。而现在回来,完全是因为我的真爱想当大明星。”

 

“哇、我、好、感、动、哦。”

 

叶修的最后一句话念得干巴巴,像皱起了皮的老柚子。喻文州忍笑,头朝下的姿势让他颇有些辛苦。他从颠簸的缝隙间偶尔可以看见逐渐趋近的前方,以一扇低调而普通的门为中心,视野缩得愈来愈小。他闭上眼,听见清脆的、宛如心跳一般的门铃声。

 

“叮咚……”不一会儿,便有人出来应声:“请问哪位?”

 

他又听见了一个声音。这次,他的心跳得更欢快了。

 

“我是叶秋。”

 

门的另一端没了声响。然而对方明显没想让他们等太久,很快地,面前紧掩的障碍物便被移开,叶修看着来人的面孔,忍不住怀疑熊导的脑膜下大概长了个站在他们这边的瘤,压迫着他的端脑灰质让他事事顺着他们的心意做。叶修向来不会放过白得来的便利,就势一歪身子,将喻文州冰凉的尸体贴上熊导裸露的胳膊,然后弯下膝盖,连带喻文州一起跌倒在一旁。

 

“求您、帮帮我……文州他……”

 

熊导一皱眉,迅速将叶修和喻文州拽进房间,防盗门在他们身后,“砰”地关上了。


TBC


·这是之前答应了要在最近几天发出来的……本来昨天晚上快写好了,可一不小心睡着了……

·文风好像还是有点变化,不知道算进步还是退步(希望是前者_(:з」∠)_)

·现在码字真的是见缝插针,甩片5分钟,离心15分钟,孵化30分钟,凝胶40分钟,我组员就看我拿着手机打字打字打字,还以为我跟谁聊天聊那么火热x

·再次感谢愿意等我的天使们。

评论(50)

热度(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