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3s23p4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墙头如山。

【ALL叶】叶先生的床上躺着尸体21

·在愚人节更新这一章我觉得是非常合适的


Vingt et un

 

房间里光线幽暗,灯管被淡紫色的灯罩裹在怀里,伴随呼吸吞吐出朦胧的雾霭。熊导帮叶修放好喻文州的尸体——造化弄人,居然又是一个大纸箱子,与叶修在茶几两头坐下来,摘了眼镜,眯起眼睛打量面前的这个男人。

 

叶修显得有些局促。他的双手交叉,放在膝盖间,手指不自觉地来回摩挲,发出轻微的、沙沙的声响。他的视线始终微微低垂着,尽量将自己与外界的接触程度降到最低,因此熊导看不见他的眼睛。这是件令人颇为遗憾的事,因为在熊导仅有的一丝印象里,叶修的眼睛似乎是非常有魅力的。

 

“叶先生,虽然我知道你现在的状态或许不太好——但还是想烦请你解释一下。”熊导稍微向前弓下腰,放低了自己的视野,想要看清楚一些叶修现在的表情。

 

可他没能如愿。叶修听到他的话后,便像是泄了气般松开了交握的双手,摇了摇头,接着抬起一支胳膊,用手掌遮住了大半张脸。筋络分明的手背藏在刘海的阴影下,随着叶修的吐息轻轻颤抖,看起来仿佛是受了过分的惊吓,一时缓不过来了。

 

“叶先生……”熊导没办法,只能又叫了一声。

 

“啊……抱歉。”叶修抹了把脸。手掌终于从眼睛上移开,这次捂住了嘴和下颌。不得不承认,叶修的手是真的好看,熊导盯着他的指节,他“初中语文”水平的大脑不由地冒出两句诗来。

 

苟——

 

“……狗?不不,是、是猫……”

 

叶修说道。熊导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念出了声,立刻凝起神来,耐心等他下面的话。

 

“虽然我知道这件事非常难以置信,”叶修咽了口唾沫,斟酌了一番后才再次开口,“可它确确实实发生了。”他悄悄侧过脸望了望装着喻文州的纸箱,昏暗的灯光下他的眼睛愈发地亮,眼轮匝肌收缩两下,眼裂开了又闭,那剔透的角膜上反射的光点便像星星一般闪烁,看起来仿佛是心有余悸,又或者有别的什么情感。叶修沉默了一会儿,安静地收回视线,仍旧用手挡住嘴,恰好在熊导显露出一丝焦躁之前,含含糊糊地继续说道:“不知道您知不知道,文州——喻总他是个非常爱猫的人。他家里养了很多猫,他甚至会在参加一些重要的宴会时,带上他的猫。”

 

“是吗,这倒是第一次听说。”熊导不以为意,“那他上次怎么没带?”

 

“上次?”叶修像模像样地犹豫了一会儿,仿佛那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需要花大力气去回忆。“啊,熊导说的是遇见您的那次吧。那是因为文州不放心我,担心被猫分走了神后没办法照顾好我。”

 

躺在纸箱子里的爱猫如命喻文州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用文州自己的话说——这话由我说出来还真是怪难为情的——他的猫就是他的生命,而我比他的生命还重要。”

 

听着叶修如此这般大言不惭,喻文州差点“噗嗤”笑出声来。他用极好的涵养竭力绷住了声带,却抑制不住脸上的笑容扩得愈来愈大。他现在非常想一个诈尸坐起来,看看叶修说这话时的表情是不是真的“怪难为情”。不过,喻文州心想,叶修比他的命重要倒是事实,毕竟有叶修在的话,就算命没了,也可以再讨回来。

 

比他的命还重要的某人倒是毫无愧疚地继续编排他的猫:“文州的猫什么都好,总裁猫,很有气质的,就是爱好……比较特别。”

 

“什么爱好?”

 

“……狩猎。”叶修顿了顿,重新低下头去,不安地盯着自己的脚尖。“熊导肯定看过这样的戏码,有钱有权的人,闲得没事干了,就会想着法子给自己找乐子。狩猎便是一种刺激的游戏,有些猫被惯出毛病了,也喜欢玩这个。”

 

“这有什么问题吗?”

 

“本来是没有的。猫不就是想捉耗子玩吗,我给文州做了个可以激怒小鼠的铜网装置,通电三分钟,能打一小时……的六十分之一。”

 

“一分钟?想必喻总的那些猫们不能玩尽兴。”

 

“是,是太短了,”叶修点了点头,“但是电刺激对小鼠的作用多是及时性的,文州又不敢放大鼠,怕他的猫受伤。所以,他问我,有没有别的让小鼠变得有攻击性的方法。”

 

这个问题很关键。连箱子里装死的喻文州都情不自禁地屏住了本就没有的呼吸。之前他问叶修,要找个什么借口把他恁死,叶修一直拐弯抹角闭口不谈。越是不说,喻文州就越是好奇,路上的刻意调情都没让叶修说出来,这下顺理成章,喻文州总算能听听在叶修的计划里,自己究竟是怎么死的了。

 

叶修:“熊导听说过,刚地弓形虫吗?”

 

熊导面无表情:“我对昆虫没什么研究。”

 

叶修轻咳一声,委婉地指出他的错误:“不瞒您说,实际上,在被文州看上涉足娱乐圈之前,我是‘那边’名气不错的医生。弓形虫不是昆虫,而是一种原虫寄生虫。它的终宿主是猫,人作为它的中间宿主之一,感染率相当高,在法国,甚至达到了90%。不过,由于大部分情况下都是隐性感染,所以除了要生育的姑娘,一般医生对它不是特别关注。但是仍有一些人,感兴趣的地方和别人不一样,做了一个有趣的行为学研究。”

 

熊导看起来似乎被吊起了兴致,身体往叶修的方向又凑近了点。

 

“他们让小鼠感染弓形虫,观察小鼠感染前后的行为学改变。”叶修说,暗暗捏紧了手指,“结果他们发现,感染了弓形虫的小鼠,明显比感染前更好斗了。”

 

“是吗,这真是一个有趣的发现。”

 

“我在正式实施方案前跟文州讲过可能的风险,可是、可是文州说他家里没有人有生孩子的诉求,无所谓感不感染。他……让我放开手去做。本来不是多么复杂的事儿,刚开始也一帆风顺,感染小鼠战斗和逃窜的持久力都明显延长,文州和他的猫应该还挺满意。但昨天早晨,其中一只耗子不知道用什么方法逃出了笼子,在房间里到处乱跑,我对自己玩刀子的能力有点、有点过分自信,加上小耗子如今的灵活度非比寻常——”

 

“你没把耗子送上路,反而把自己的金主误伤了?”熊导挑起眉毛。

 

“……准确地说,是误伤致死。今天本来是约好要来拜访您的,我也不知道我还能去哪,只能带上文州,先来您这儿,避避风头……”

 

“叶先生,你这可是在给我出难题啊。”熊导感叹一声,站起来,走到装着喻文州的纸箱面前。他曲了下膝盖,像是想蹲下来,但马上又放弃了。他提起一只脚,轻轻踹了踹纸箱。

 

“为了‘猫’的利益招来不该招的祸端,最后还把自己给搭进去了,喻总裁,您似乎也不是什么聪明人啊。”

 

“文州这次确实……太小孩子气了些。”

 

“这次?”熊导笑了笑,“可惜啊,犯了一次蠢,就没有下一次的机会了。”他突然转过身,快步朝叶修走过去。叶修仍谨慎地缩成一团坐在沙发里装小白花,感受到他的快步逼近茫然抬头,干净的眉眼里全是怔忡和惊诧。熊导在他上方俯下身,叶修只觉得背侧的沙发往后一陷——

 

喻文州几乎当场就要诈尸了。他感到自己的脆皮棺材被人踹了一脚,破烂纸板往里凹了一点,碰到他的衣袖,他听见熊导嘲笑他蠢——就叶修编的这个剧情来说,他也承认故事里的喻文州确实蠢得无药可救,放着叶修不哄反而去讨好猫——叶修责备他孩子气,他听得出来是在呼应第一次见面时他喊他“小朋友”的事,叫他不要轻举妄动,但当熊导撂下那句话,脚步声离他越来越远时,他突然就冒出了一股冲动,想要不管不顾地用手臂将纸板捅穿,一把揪住熊导的脚踝,让他绊个狗啃泥。他有一种极强烈的不好的预感,和叶修有关,虽然他一直认为自己只是觉得叶修很有意思而想要将他留在身边,可假戏进行到这里,他却仿佛真的有一种即将要被戴绿帽子的不忿。

 

喻文州紧张的时候和别人不一样,他会不由自主地笑,笑得很温柔甚至很迷人,然而却始终悄无声息。他在黑暗里笑着默数了三秒,三秒里他想清楚了自己是要相信叶修的,叶修那么难得的一个人,要是让他失望了,他一具尸体,可不介意闹出什么事来。

 

所幸,隔着纸板,他仍旧清楚地听见了他们预料之中的那句话。

 

“叶先生,让我帮你也不是不行,但相应的,你也要帮我一个忙。”熊导的手臂撑在叶修的颈侧,他的双眼落在叶修纤长的十指上。叶修被“沙发咚”的那一刻是懵逼的,差点以为他们的信息出了错,脸上不自禁地流露出了瞬间的错愕。这神情却正好合了熊导的心意,让他对叶修正扮演的角色更加深信不疑。

 

“你是医生的事,我早就知道了。原本给你试镜的机会也是为这事,谁料喻文州死得巧,倒让我白捡你这么个大便宜。”熊导执起叶修一只手,把它轻轻地搭在了自己的腰上。

 

他微微喘了一口气。叶修随他的动作绷紧了身体。

 

“叶医生,我强直性脊柱炎老半年了,你这双妙手,能帮我按好吗?”

 

房间里幽暗的光线处处渗透着苟延残喘的无可奈何,居然是一丝情色意味也无。叶修和喻文州在听到他这句话后同时放松了下来。

 

资料上说熊导一直在遍寻名按摩师治他的隐疾,果然不假。



TBC


·这一章的医学干货很足,感兴趣的同学们可以去搜搜“刚地弓形虫”和“强直性脊柱炎”。

·然后接下来的更新可能更加艰难,又有一堆ddl和期末考……没错是期末考。把一个学期砍成两半只为安排进13门专业课这种事除了医学院也没有其它地方干得出来了。

·愚人节快乐:)

评论(51)

热度(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