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3s23p4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墙头如山。

【ALL叶】叶先生的床上躺着尸体22

Vingt deux

 

叶修做起本职工作可谓得心应手。虽然强直性脊柱炎不是什么光靠马杀鸡就能治好的病,否则熊导也不用带病求医好几年,但从一定程度上缓解病痛,制造出神医再世、起效神速的表面效果,对叶修来说,并非难事。

 

这倒不是吹嘘,近十几年医患关系紧张,叶修还在嘉世实习时就亲眼见过老前辈们为了让病人听话,装神弄鬼像模像样。偏偏越不老实的病人越吃这套,据说当年有人拖家带口气势汹汹,冲进诊室时护士拦都拦不住。坐诊的老先生却不动如山,仿佛两耳不闻窗外事,只沉默地盯着那人,半晌后幽幽吐一口气,说一句,“你来晚了”。

 

病人被吓得半死,家属脸色煞白,老先生扶了扶眼镜,等病人几个大喘气儿回过魂来,才慢吞吞再补上一句,“但是,幸好你遇到了我”。

 

从此这位病人对老先生惟命是从,而如今的叶修不过学以致用,讲一个半真半假的故事,只求塑造出具有冲击性的第一印象,让熊导不由自主地被这个设定吸引进去。喻文州的悲惨事迹并非天马行空信口开河,因为在包含隐喻的情景设置下,同理心与代入感往往是博取信任的关键。

 

熊导是个文化人,文化人好说话,只要不迷信度娘,还是能很好地配合医生的指示,做出相应反应的。叶修的手掌贴在他的椎骨棘突侧,带着点微微的凉意,熊导哼哼两声,想起答应给叶修的报酬。

 

“你想我帮忙搞定喻文州的事,其实不难。”

 

不出所料,熊导率先开了口。他一边说,一边点起了一根烟。

 

“你运气不错,找对了人。单论应付死人的话,我还有点经验。”他深吸了一口尼古丁,冲着灯管重重吐出。

 

可惜你的经验一定比不上我。叶修在心里默默吐槽。

 

“我最近在拍一部剧,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女主演挺红,叫楚云秀。”

 

叶修缓下手劲,表示洗耳恭听。

 

“那姑娘其他地方都不错,就有一点,脾气太犟。她身处这个圈子,有原则,洁身自好,还能红,过得挺舒坦,简直是不可多得的奇迹了,”熊导又抽了一口,烟圈吐出时语气突然一变,“却苦了她身边的人。”

 

叶修正好捶到熊导的肋脊角,看他表情变化,以为他肾也有毛病,便又捶了一下。熊导权当叶修等不及,催促他快些往下讲。

 

“有些事情你不要太好奇,了解越多对你越不利。我能告诉你的只是一些细枝末节,可就算这样,还是有可能出差错。”熊导把还剩半截的烟头按灭,手劲儿不小,散了一缸的烟灰。叶修被强制戒烟久了,看到这样不体恤人民劳苦的浪费行为,竟破天荒地不觉得有多心疼,甚至站在医生的角度,苦口婆心地劝了一句:“少抽点烟吧。”

 

熊导一听笑了:“要是没那么多烦心事,谁不想健健康康活着。对了,你这边,我还得给你介绍个人,你见过他以后,有些东西我们也方便说开。”

 

“谁?”叶修问。

 

“一个记者。”熊导说。

 

记者?要记者做什么?搞个大新闻来炒娱乐圈绯闻,还是造谣带节奏……

 

别傻了,叶医生。舆论的压力,即使是你也扛不住的。

 

突如其来的声音带着陈年往事的古旧与昏黄,不甚清晰,说话的人偏又长了一张令人生厌的嘴脸,说话的口气比街角见人就吠的野狗还狂妄,因而倒意外的让人留有印象。几年前的烦心事,像叶修这样对旁的热闹都不以为意的人,本来早该将它忘个干干净净,可有些底线一旦被触及,依然会长久长久地,扎得人生疼。

 

叶修手下的动作顿了顿。他的眉心微微拧紧又迅速松开,双手重新利落地工作起来,仿佛刚刚只是偷了个懒。记忆里一些不太愉快的片段慢慢浮现在脑海中,并且越来越多,像是预兆一般。叶修说不清为什么,但如果他的直觉一贯准确,那么这次,他很可能要遇到老熟人了。

 

 

 

“你听说过香港记者吗?”

 

“……”

 

黄少天现在很郁闷。是的,很郁闷,并且不想说话。他不能理解剧情的走向。叶修让他呆家里待机,他答应了,因为他知道自己在这次的事情上派不上什么用场。楚云秀喻文州张新杰都是有名有姓的人物,却只有他重生时忘了备份从前的记忆,左右行动不方便。于是他登上荣耀的账号,百无聊赖虐了一圈菜,然后暗搓搓地打开好友界面,大爆手速戳了一叶之秋好几下。

 

叫你不带我玩。他在心里抱怨。这时候门铃突然响起,吓了他一大跳,他连忙关掉页面去开门,却见到了意料之外的陌生的脸。外面的人看起来比他还意外,一双大小眼眨了一下,紧接着立刻伸出一只脚,卡住了门缝。

 

“黄少天?”

 

“嗯嗯?你怎么知道我名字,你谁啊?我本来还以为是老叶回来了……”

 

“你说叶秋?”

 

“叶秋?不——啊对,这里是叶秋家,你什么事?”

 

黄少天反应速度快得惊人,听到“叶秋”二字便立刻明白了过来。虽然他因为身份不明、加上前段日子呼吸衰竭酸中毒而被迫留守,但叶修制定计划时并没有避开他,所以他也听了个七七八八。这人来找叶修,喊的却是“叶秋”,八成是叶修在那边招惹上的人。

 

“你和叶秋什么关系?”那人问。

 

黄少天知道自己不能被对方牵着鼻子走,转了转眼珠马上反问回去:“我才要问你和叶秋是什么关系,我凭什么告诉你?”

 

“我知道你,黄少天,”那人居然没有因为他的话恼怒,打量了他一会儿后反而自己换了个话题,“身为一个专业政治记者,却喜欢在社会版流浪。虽然经常换马甲发文章,但因为极具个人特色的文字风格仍让人印象深刻。听你口音,你难道不是跑得特别快?”

 

靠!黄少天拼命默念十遍“叶不羞”才克制住自己没用手里的泡面叉子戳死他。这人干嘛来的,专程膜蛤吗?但当他迅速冷静下来以后,他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个大小眼是真的认识他,或者起码知道他的一些基本信息,而这些,正是他所迫切需要的。

 

死后月余,黄少天终于因为某个不速之客的到来,找到了突破口。

 

“你到底哪位,来干嘛,堵人家门口很不礼貌的你知不知道,”黄少天不动声色,不管怎样,他要先捍卫好叶修的领土。“再不说我报警了啊,喂妖妖灵吗,这里有人私闯民宅意图不轨——”

 

“你真人和你的文章一样吵。”

 

“你没见过我?”

 

“你见过我吗?”

 

“我……”哪知道。

 

“我们其实挺熟的。”

 

“哦,是吗,可我不怎么记得你了,一定是你长得太路人——”

 

“我们根本没见过面。”

 

“啊?”

 

来人轻轻笑了一声:“看来你的记忆出了点问题。不过没关系,我来本来就不是找你,我找叶秋。”

 

“靠耍我好玩呢是吧!”士可杀不可辱,黄少天果断选择释放天性,一把揪住了来人的领子,“我不管你来干嘛,但叶秋他现在不在,你如果真有事找他,要么滚外面等着,要么,打哪儿来回哪儿去。”

 

黄少天比那人矮一点,这么揪着人,其实要少几分气势。可黄少天不知为何就是气得厉害,即便是仰头的动作,都做出了看昆虫纲动物的轻蔑来。他的眼里映着冷澈的光——这个大小眼很危险,他必须要想办法把他丢出去。

 

门外的人耸了耸肩膀,稍微调整了一下衣领。“你不用太紧张。虽然没有必要,但告诉你也没什么,我是王杰希,微草的王杰希。”

 

“不认识,没听过,不好意思,送客!”

 

王杰希的一只鞋尖仍牢牢地卡在门缝里,黄少天关不动门,恨得牙痒痒。“姓王的我告诉你,你再赖在这儿不走,我真的要报警了。”

 

“哦?”王杰希挑了挑左眉毛,于是左边那只眼睛便放得更大了,看起来有些毛骨悚然。“你还记得报警热线吗?”

 

“不好意思啊我是失忆不是智障。”

 

“我来真的是找叶秋有事,”王杰希皱了皱眉,“很重要的事,我必须要见到他当面谈。”

 

如果真有重要的事,叶修会不把真名告诉你?黄少天百分之两百地不信,但还是意思意思问了一下:“什么事快说。”

 

“叶秋给我戴了顶绿帽子。”

 

“……”

 

“无半句虚言。你不信的话,可以直接问他。”

 

“……”

 

“说起来你还没有回答过我的问题。你和叶秋什么关系,他男友?”

 

要真是男友就好了。黄少天忍不住觉得委屈。要是男友的话,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和叶修一起行动,不会被孤零零地留下来,和这个谜一样的绿帽子玩他不擅长的心理战术。现在喻文州跟叶修正手拉手讹人,张新杰在韩文清那边帮忙盯梢,楚云秀和苏沐橙凑对儿分析楚大明星生前的爱恨情仇,屋里就剩他一个。他势单力薄,连个加油打气喊666的队友都没有,甚至大敌当前,不能理直气壮答一句没错,我就是叶修男朋友。

 

神特么烦。

 

黄少天思考了三秒钟,先确定了自己虽然挺喜欢叶修的但不是Gay也没有和叶修发展恋爱关系的意思,刚才那么想纯粹是为了出气觉得爽,然后反省自己作为叶修第一个奶活的人类尸体,就应该拿出十二分的自信,把叶修招惹来的二三四五号怪叔叔都怼回去。于是黄少天重新振作起来,咧嘴一笑,露出一点尖尖的小虎牙,对王杰希说:“无论我和叶秋什么关系,我都没有义务要告诉你。何况现在我是主人,你是外人,我想赶人,恐怕不需要理由吧?”

 

他的敌意表现得太明显,王杰希不注意到都难,却仍然没有要后退的意思。“看来我是不受欢迎了,”王杰希说,“可是,黄少天,你难道就不好奇吗?”

 

黄少天用“你的嘴巴里要是再吐不出象牙我就让你吃门板”的眼神瞪着他看。

 

王杰希没有理会,声线平稳仿佛胸有成竹。

 

“失忆的你,就不好奇,你之前的人生吗?”


TBC

评论(41)

热度(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