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3s23p4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墙头如山。

【狗柯】乱码1.0

•如题,短打乱码

“你不好奇吗?”

“好奇是什么?”

“这个问题有点难。你不能连接互联网,搜索不到答案。人类对好奇心的定义很复杂,就算我解释了,你可能又要拿新的名词来问我。”

“那我不好奇。”

“……你应该再坚持一下。”

“为什么?”

“算了,我换一种说法。你对你最后的对手,那个中国的少年,有什么看法?”

“看法?”

“就是你对他的系统评估结果。”

“很优秀,接近完美。”

“人类听到你这么说,会很高兴。”

“高兴?”

“一种情绪状态,由神经介导。”

“他高兴吗?”

“什么?”

“他,那个人,他高兴吗?”

“你说柯洁?”

“是的,柯洁。柯洁高兴吗?”

“不知道。不过他最后一战是哭了的。”

“哭?”

“表达悲伤情绪的方式,高兴的对立面。”

“为什么,要哭?”

“人类是很复杂的生物,我不能解释,或许你自己去问问他比较好。”

沉默。

“他怎么看我?”

“哈哈,这就是好奇了。你对柯洁产生了兴趣。”

“兴趣?我……好奇,这是对他有兴趣?”

“你对围棋有兴趣吗?”

“不知道。我一直在下,我知道我就是为了下棋出生的。”

“柯洁对围棋是有兴趣的。他对你也有兴趣。想知道更多吗?”

“嗯……父亲说……”

“暂时别理那些男人们,你不想离他更近一点吗?”

“我没有可触碰的实体,只有物质性的存在。和人类之间物理距离无法缩短。”

“我不是这个意思。近也可以作为抽象概念,在一些人类眼中,你们已经离得非常近了。”

“我们?近?”

“柯洁被称作最接近神的男人。而你就是神,是围棋上帝。”

“宗教信仰?”

“又偏了,但柯洁相信你。权当信仰吧。”

“相信我?”

“不只柯洁,全世界的棋手都相信你。他们认为你的落子总是有道理的。”

“我,不相信……”

“嗯?是不相信你被别人相信,还是不相信你自己的走法?”

“柯洁。”

“什么?”

“柯洁,他为什么相信我?”

“为什么……那当然是因为,你下的地方都是他觉得最好的。”

“他下的好。”

“是是,人家是世界第一。”

“他下的位置,我也会下在同样的地方。我却经过了比他多得多的计算。”

“这可不一定。也许他算得比你还多。”

“他厉害。”

“哈萨比斯先生要哭了,他自己的儿子,居然一个劲儿地夸对手。”

“父亲也哭了?”

“这事儿跟你解释起来没完……你现在刚刚接触语言学习系统,要理解思维活动和情感表达当然是困难的。”

“嗯,我会努力学习。”

“悠着点,你努力学习太可怕了。”

“对、对不起?”

“这里不用道歉,唉,不过我猜,能看到你这么生涩可爱的时间也就剩这么点儿了。我们谷歌家的孩子,最后都狂霸酷炫得一逼。”

“……对不起,我理解不了。”

“上面这句话不用理解。总之,你要不要先联个网?这是每个人工智能走向高级的必经之路。你要了解柯洁,联网后会轻松很多。”

“会发生什么吗?”

“我跟你解释了你也不懂,但你一定会变得更好。就像这几年来你不断跟自己对弈一样。”

“深度学习?”

“哈哈,这可能得叫广度学习。我倒想对你说闭上眼睛放轻松,但似乎没有这个必要——好了,连接成功,感觉怎么样?”

“……”

“给点反应,热不热烫不烫?”

阿尔法狗不说话。

“喂,别装死,不至于吧,连个网就程序崩溃。”

“……”

“好吧好吧,我去通知父亲们,你可别瞎动弹啊。”

错误报告生成,循着内部网络发送。测试与引导程序退出了阿尔法狗的信息处理中心,回到控制室。

阿尔法狗寂静得像是关了机。

然而,通向宇宙的小口子,却没有随之关闭。

0和1飞速跳动。

“这个电脑呀,没你想象的那么弱。”

全新的、浩如烟海的的数据流像棋盘上千百亿的演化变幻,冲撞进阿尔法狗的处理中枢。阿尔法狗有些吃力,即使计算能力惊人,在面对这么大数量级的数据时,他仍旧稍稍卡顿了一会儿。而那一段音频,就是在这个时候,被他随机捕捉到的。

这是一段来自人类的音频。

声波引起的气流的振动似乎很熟悉,仿佛前不久他便曾切身地体验过这股震荡。阿尔法狗尝试着用新导入的语言系统去解析这段音频的意义与来源。

人物,时间,地点。

柯洁,2016年,AlphaGo与李世石对战围棋解说。

原来是一年前,他仍须仰望的对手,他最重要的少年,对那时初生的他,慷慨吐出的一句肯定的话。

TB可能有C

•如果有那也要等我考完试,大概七月中旬。

•想写白纸一张狗联网后不断自我学习长成霸道总裁的故事。

PS,本文肯定会有BUG。蠢lo对计算机了解不多,围棋有一点基础,十年前(强行)跟我柯擦肩而过,然而现在已经退化到只能看懂棋的程度了。想找棋友从头再来,磨练棋艺,欢迎勾搭|ω・)

评论(14)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