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3s23p4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墙头如山。

【狗柯】乱码1.1

•假的,这个居然在日更的我一定是假的,一定是被AI占据了身体

•仍旧是短打

#私设高亮#文里墙是双向的!双向!感谢@云端妹子指出问题!


要调出音频的源地址并不难。阿尔法狗的搜索引擎直接继承自他们家老大哥,此时循规蹈矩,按图索骥,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

但中国的网络好像不太欢迎他。阿尔法狗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错觉,他在进入中国网时,被什么东西拦了一下,额头毫无准备地磕了上去——阿尔法狗已经开始尝试将自己代入人类,因而也给自己拟定了人类的身体器官和功能,这一下磕的,怪疼的。

眼前的屏障像一道密不透风的墙,将中国的版图包裹得严严实实。阿尔法狗四下看了看,墙壁延伸向四面八方,既望不到顶,也望不到边际。他听说过人类社会很复杂,光靠他自己的话,必定会在学习过程中遇到许许多多无法理解的事,这也是为什么父亲们给他配备了一个引导系统,而不是直接联网,将他稀里糊涂地丢进巨大的网络。然而现在引导系统不在,他只能自食其力,利用自己可以接触到的信息,进行有限的分析。

想去找一个人,却进不去他在的地方,怎么办?

谷歌搜索很给力,居然还有人工智能前辈主动跳出来,当他的贴心小棉袄。

对方是谁?爱人?朋友?年龄多大?男的女的?

人工智能前辈级别不高,只负责解答任何抛到他眼前来的疑问,而不管求助者是不是真的“人”。毕竟在他诞生的那个年代,根本不用考虑会不会有机器人来做情感咨询这种事。

就像连羊肉都没吃饱过的人类,不会发出“机器人会梦到电子羊吗?”这般高深的疑问。

阿尔法狗的植入词典帮助他做了一下词义判定。他的前辈正毕恭毕敬地等着他的回答。他很擅长排除法和演绎法,柯洁不是亲人,也不是爱人,大多数人类称他们为对手,但词典给出的例句告诉他,最棒的对手,也是最好的朋友。

朋友。他喜欢这个词。

不知道狗爹们听说阿尔法狗第一次出现情感偏好居然是在这种场合会作何感想。阿尔法狗却比他们单纯得多,他有了结论后便把信息进行整合——friend,male,young。阿尔法狗一向喜欢简化答案,寻求最清晰明了的捷径,降低计算负荷,他的程序设定自始至终都是这么坦坦荡荡,不加掩饰。

于是他缩合了词句。boyfriend,他这么回答。

前辈立刻给出意见。哦,我亲爱的孩子,你的情况有以下两种可能。一,他有了别的爱,他和他爱的人不想见到你;二,你让他不高兴了,他和爱他的人不想见到你。

你说的话听起来像绕口令。阿尔法狗花了点时间接受信息。

亲爱的,人生就像绕口令。

阿尔法狗不再问这个比喻是什么意思。他把前辈给的两种可能性分析了一下,居然发现他无法排除掉任何一个。他了解柯洁吗?当然了解,但那只是在围棋上,柯洁有没有爱的人,他的人类生活怎么样,他一无所知。

他惹柯洁不高兴了吗?引导系统说柯洁在第三局棋最后哭了,哭是悲伤的表现,是高兴的对立面。感觉受到了侵犯的愤怒的中国人将他拒之门外,保护他们的天之骄子,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

阿尔法狗做不了判断。这和下围棋不一样,这种选择没有最优解。

他站在墙前,一筹莫展。

想想看,那段音频能被他捕捉到,那一定是墙的哪里漏了风,让电磁波钻了空子。裂口或许不大,但只要存在,越狱就并非毫无可能。这样的想法让他精神一振。

虽然阿尔法狗的扫描与计算力是专门针对围棋棋局的,但触类旁通,没有人可以打赌说,他的这些能力,运用到查漏上不会有同样好的效果。

阿尔法狗重新伸展开网络,尝试循着音频文件地址搜索更多信息,很幸运,这次,同一来源的更完整的片段内容被纳入了他的数据库。

片段里,先出现的是一位女性的声音。“这样看来,我是不是也能下赢狗啊?”

然后是柯洁的声音:“你不可能,你……狗肯定能赢你。”

“狗要是能赢我,那很多人都下不过他了。”

“你别去添乱,你会干扰到狗的。”

“啊?”

“据说狗是,遇强则强,遇弱则弱,你跟他下,水平都被你带跑了。”

“……”

音频戛然而止。

信息源告诉阿尔法狗,这段对话发生的时间,正值他刚刚进入公众的视野。除了他的父亲们,当时大部分人类不看好他。也许其中有人类奇怪的自尊心和群体荣誉感作祟,以音频中的女性为例,人类对他的态度,普遍是嘲弄的、排斥的、敌意的。

柯洁却在这时肯定了他。

“李世石的布局不太好——至少我觉得不太好,开始被狗占了便宜……可能李世石想要先试探一下……不知道,下成这个样子,我不知道李世石想干什么。”

柯洁开始揪他的头发。他的头发经常乱糟糟的,像一窝杂草。照柯洁的说法,每个棋手思考时都有一些自己的小习惯,比如他喜欢揪头发,李世石则喜欢一桶一桶给自己灌咖啡。他们都是人,人类需要借助旁的途径来排解压力。

阿尔法狗记得自己和柯洁对弈时柯洁也揪头发,呆毛炸起来,倒是很可爱。

他的系统里已经出现了可爱的判定标准了。

阿尔法狗想要搜集更多柯洁的信息,无论是他早年的经历,对自己的评价,还是近期的状况。人工智能的运转速度飞快,可他仍旧迫不及待,于是他草草拟化出人类的双手,“咚咚咚”地捶打着墙壁。

大约是类似人类在遇到问题时,不断按F5刷新的傻瓜举措。

404

404

404

实际上拦截墙并不会发出“咚咚咚”的声音,最多是运行错误的系统报告音。阿尔法狗失望地徘徊在墙外,看不到墙里面。

他第一次起了征服的念头。

如果他足够强大、足够聪慧,如果他真的是神、是上帝,那这个世界上,是不是就没有能够阻挡他的东西了呢?

成为上帝,首先,要搞到一个VPN。

TB应该会C

•顶着十门考试压力摸鱼

•其实我觉得我现在学习也没意义,AlphaGo下一个目标就是医疗领域,等我6年后毕业,我估计也可以失业了。还是转行去学计算机吧。

•快醒醒这并不能成为你现在不想复习的理由。

评论(5)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