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3s23p4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墙头如山。

【黄叶】轻躁狂hypomania

• 宛平南路600号两日游后感。记梗,等这个修罗学期过去后再找机会扩写吧……

1.

“怎么了,一大早上就这么热闹?”

“叶医生!”护士看见他,惊喜地叫了一声,但马上捂住嘴,压低声音悄悄凑到他耳边:“主任已经来了,我刚刚帮你扯了个谎,勉强算混过去了。你还在实习,下次别再迟到啦。”

“谢谢护士姐姐!”叶修甜甜一笑,却是毫无悔改之意。

护士也不恼他。“对了,今天去一级那边的话,小心一点。”

“为什么?”

护士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今天凌晨110和120一起押过来的,说是一个特警执勤时躁狂发作,把逮住的小偷差点打到半死。我们护士给他绑的约束带两秒钟就被他解了,后来值班室叫来了附近所有的...

【ALL叶】换攻游戏

• 背书复习学到崩溃,码个脑洞聊以自慰

1.

系统:欢迎来到“换攻游戏”,您将与平行世界的您交换脑攻,只有让您平行世界的脑攻也爱上这个世界的您,您原来世界的脑攻才可以回到你身边。

叶修:等等?!你先说清楚,我什么时候有脑攻了?!

2.

系统:系统正在为您检索……

系统:啧

系统:太tm麻烦了,给你个名单,你从下面随便选一个跟另一个世界交换吧。

叶修:……

3.

系统:交换的人也需要让另一个世界的您爱上他才能回来,这是对你们爱情的双重考验,请谨慎选择。

叶修:能把“爱情”换个词吗,听着有点起鸡皮疙瘩。

系统:性忠贞?

叶修:……

4.

叶修(翻名单):嗯……我跟黄少...

【ALL叶】叶先生的床上躺着尸体26


Vignt-six

叶修睡得深,但醒得也迅速。喻文州稍微帮他拉下点被子,神经感受到太阳光线的刺激,叶修便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

“醒了?”喻文州笑着问。

“嗯。”叶修含糊应了句,又把头缩回到了被窝里。

“再睡一会儿?”

鼹鼠叶没有反应。过了大概十秒,才突然从被窝里钻出来,掀开被子,深吸了一口早晨新鲜的空气。

“不了,还要干活儿呢。”

叶修说着,已经从床上爬了起来。

喻文州很大度地让身为客人的叶修先去洗漱,自己仰靠在床上,一只手伸进叶修的被团子里,还能隐约感受到些温度。他闭上眼,把同样还热乎着的梦又在脑海里回锅翻炒了一遍,拎出些不太确定的细节,等着一会儿和叶修讨论一下。

“先来说...

摸个鱼。

沉迷杰大 无法自拔。

【王叶】京城大爷记

· 王粉基友(北京人)带叶粉lo(浙江人)游B市

· 迟到两周的游记

· 真的是游记

“爸,我带小小点出去走走。”叶修冲屋里头喊一声,套上鞋子,牵过狗绳。

叶爸爸听没听见不知道,但叶秋肯定听见了。他从自己房间里探出头,对着叶修的背影叫:“哥,路上小心!”

叶修提了提狗绳,迫使小小点做了个“恭喜发财”的屈辱手势,表示自己明白。小小点是小点的遗腹子——据小点遗孀的主人说,小点曾与她的大丁花前月下暗结珠胎,虽然叶秋一直不信——但小点寿终正寝,家里骤然少了一个成员,一家人一时适应不过来,便把这多出来的遗腹子,权当小点嫡传收养了。

小小点做完傀儡,两...

【ALL叶】叶先生的床上躺着尸体25


Vingt-cinq

等回到喻文州的私人住所,已经过去快一个小时了。两人匆匆整理了一下,冲过澡换过衣服,往沙发上一瘫,几乎是动弹不得的状态。尤其是叶修,这一晚的运动量,大概能抵掉他从前半年的份,虽然说好要跟喻文州好好谈谈,但疲惫感太霸道,四肢关节仿佛被打上了石膏,又沉又僵,于是叶修干脆放弃抵抗,连头发都没擦,直接一头倒下,不省人事。

喻文州轻轻喊了喊他。

叶修没有反应。

“前辈?要不要到床上去?我帮你把头发擦一擦?”

叶修翻了个身,几不可查地动了动脑袋,也不知道他听没听到喻文州说了什么。

喻文州权当叶修是点头默许,一只胳膊从叶修颈后绕过,环住他的肩膀,另一只将他的膝盖曲起,自膝窝里...

【all叶】我不知道该取什么题目了

· 柯洁假扮女优梗。虽然还没有实锤说闭着眼下就是柯洁,但这个……emmm,反正我是想象不出来还有什么其它可能性。

· 私设叶修第四赛季还是18岁的性格!

1

第四赛季,荣耀总决赛。

季冷一击必杀,带走一叶之秋。

霸图获得总冠军。

叶修心情不好,当晚开大号,在世界频道求战。

稀奇。

2

更稀奇的是,大神们居然都不肯应战。

一叶之秋:@大漠孤烟@王不留行@百花缭乱@落花狼藉@风景杀@唐三打@夜雨声烦@扫地焚香 打不打!

大漠孤烟:胡闹。

王不留行:难得见你输一次,我还没蠢到往枪口上撞。

百花缭乱:哈哈哈老叶你输了吧!被人一击带走的感觉怎么样?...

【游记】这是一条充满欧气的lo

每天二过其门而不入的我终于进了一次全职咖啡厅!


感谢 @青烟水上飘 应约,让我赶上了兴欣专场。

从我知道上海又办了一次全职café,而且地址就在我学校旁边,其实已经有段日子了。每天骑车从宿舍到实验室再从实验室回宿舍,看板郎小周仿佛都在向我招手(并没有x)。然而前段时间实在太忙,抽不出时间来关注详情,直到昨天机缘巧合听见两个小姐姐的对话,才知道兴欣专场,只剩三天了。


作为一个叶粉网吧粉,此时不去,更待何时。


昨晚发了条lo紧急求约,约到清清后就删了。因为café所在地比较隐蔽,我也有实验任务,...

【ALL叶】叶先生的床上躺着尸体24

· 本来是昨天的更新,都怪柯洁,搞劳什子事儿


Vingt-quatre


“我原来一直以为,是你们想我消失呢。”


喻文州微微眯起眼,昏黄的灯光只隐约照到他半边的侧脸。


“喻先生说笑了,听闻您遇害,我们都很震惊。”


“确实,王杰希的意思,大概是就算他想杀我,也不会用这么愚蠢的方法吧。”


喻文州往方才叶修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脸上浮出浅浅的笑来,没有再为难微草的年轻人:“王杰希不自己来见我,反而去找叶秋了?”


“王杰希前辈对叶先生很好奇,并非有意怠慢喻先生。”...

【all叶】实验室不安全指南

· 分享一下实验室日常 顺便混更


实验室不安全指南


一、关于麻醉


麻醉,是一门技术活。要求双人操作,一人固定动物,另一人注射。

以大鼠麻醉为例。

黄少天抓住大鼠尾巴,把它拎起来。

大鼠凌空发出惨叫,曲体向上想咬黄少天的手指。

然后就被锁住了肩胛骨。

继续惨叫。

张佳乐:“它叫得太凄惨了,听着瘆的慌。”

叶修:“你可以试试往它嘴里塞棉球。”

张新杰:“塞棉球只是阻止了舌头运动,声带还是可以照常收缩的。”

张佳乐:“不如……学猫叫?”

叶修:“你觉得实验室养出来的老鼠,知道什么是猫吗?”

张新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