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3s23p4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墙头如山。

【ALL叶】叶先生的床上躺着尸体26


Vignt-six

叶修睡得深,但醒得也迅速。喻文州稍微帮他拉下点被子,神经感受到太阳光线的刺激,叶修便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

“醒了?”喻文州笑着问。

“嗯。”叶修含糊应了句,又把头缩回到了被窝里。

“再睡一会儿?”

鼹鼠叶没有反应。过了大概十秒,才突然从被窝里钻出来,掀开被子,深吸了一口早晨新鲜的空气。

“不了,还要干活儿呢。”

叶修说着,已经从床上爬了起来。

喻文州很大度地让身为客人的叶修先去洗漱,自己仰靠在床上,一只手伸进叶修的被团子里,还能隐约感受到些温度。他闭上眼,把同样还热乎着的梦又在脑海里回锅翻炒了一遍,拎出些不太确定的细节,等着一会儿和叶修讨论一下。

“先来说...

【滴滴】顶风作案 新手上路

因为bug被屏蔽了一次的清水写手异常激动!是的!她站起来了!她决定顶风作案!请大家给她一点掌声好吗!

-------------

沃德马lofter这么高级的吗!发出来的瞬间关键句子就被整句屏蔽了???而且居然是单句和谐不是屏蔽整篇文章???

哈哈哈感觉很好玩,留做纪念好了。

-------------

……不对啊,又对照了一遍,有几个被河蟹的段落炒鸡正常没有任何问题,而最红果果的那句居然还完好无损地留着……

当然最让我不爽的还是辛辛苦苦打的那么多字怎么一发出来直接就消失了,连*都不送我几个,好歹证明一下我字数很多啊???

<<...Donne-moi plus, s...

【ALL叶】叶先生的床上躺着尸体25


Vingt-cinq

等回到喻文州的私人住所,已经过去快一个小时了。两人匆匆整理了一下,冲过澡换过衣服,往沙发上一瘫,几乎是动弹不得的状态。尤其是叶修,这一晚的运动量,大概能抵掉他从前半年的份,虽然说好要跟喻文州好好谈谈,但疲惫感太霸道,四肢关节仿佛被打上了石膏,又沉又僵,于是叶修干脆放弃抵抗,连头发都没擦,直接一头倒下,不省人事。

喻文州轻轻喊了喊他。

叶修没有反应。

“前辈?要不要到床上去?我帮你把头发擦一擦?”

叶修翻了个身,几不可查地动了动脑袋,也不知道他听没听到喻文州说了什么。

喻文州权当叶修是点头默许,一只胳膊从叶修颈后绕过,环住他的肩膀,另一只将他的膝盖曲起,自膝窝里...

【ALL叶】叶先生的床上躺着尸体24

· 本来是昨天的更新,都怪柯洁,搞劳什子事儿


Vingt-quatre


“我原来一直以为,是你们想我消失呢。”


喻文州微微眯起眼,昏黄的灯光只隐约照到他半边的侧脸。


“喻先生说笑了,听闻您遇害,我们都很震惊。”


“确实,王杰希的意思,大概是就算他想杀我,也不会用这么愚蠢的方法吧。”


喻文州往方才叶修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脸上浮出浅浅的笑来,没有再为难微草的年轻人:“王杰希不自己来见我,反而去找叶秋了?”


“王杰希前辈对叶先生很好奇,并非有意怠慢喻先生。”...

【all叶】实验室不安全指南

· 分享一下实验室日常 顺便混更


实验室不安全指南


一、关于麻醉


麻醉,是一门技术活。要求双人操作,一人固定动物,另一人注射。

以大鼠麻醉为例。

黄少天抓住大鼠尾巴,把它拎起来。

大鼠凌空发出惨叫,曲体向上想咬黄少天的手指。

然后就被锁住了肩胛骨。

继续惨叫。

张佳乐:“它叫得太凄惨了,听着瘆的慌。”

叶修:“你可以试试往它嘴里塞棉球。”

张新杰:“塞棉球只是阻止了舌头运动,声带还是可以照常收缩的。”

张佳乐:“不如……学猫叫?”

叶修:“你觉得实验室养出来的老鼠,知道什么是猫吗?”

张新杰:...

【ALL叶】叶先生的床上躺着尸体23

· 昨天的更新,抱歉现在才发……
· 晚上努力二更

Vingt-trois

黄少天把人放进来的时候后背抵住墙,偷偷给喻文州传了一条简讯。简讯内容是他们事先商量好的,推销人身保险,内容十分无厘头,发到喻文州的公事手机上,倒也不显得奇怪。但广告词能传递的信息太少,本来只是为可能的突发情况做个准备,黄少天不放心,也不知道喻文州那边是不是方便看消息的状态,便把粘贴板里的东西连着发了两遍,然后朝王杰希走去。

——提示音响三下代表有人来了,响两下代表人进屋里来了,但暂时没有危险,响一下代表事态紧急,连多发几次信息都做不到。

王杰希没注意他的小动作。比起黄少天的警惕,他似乎...

【ALL叶段子】论功能学实验课都在做些什么

·功能学实验课积累下来的段子。医学生paro,假如大家都是同班同学。

·沿用之前叶修、黄少天、张佳乐、张新杰同组的设定。不知道为什么很喜欢这个搭配,觉得特别平衡。


家兔实验


1、

叶修:少天,备皮*。

张佳乐:为什么不让我来,以前不都是我剪兔毛的吗?

叶修:你剪的兔毛跟烟花似的乱炸,我今天没戴口罩。

张新杰:用我的。(从脸上解下来)

黄少天:用我的用我的!我口罩3M的,不仅防兔毛还能防尘防雾霾——卧槽手快出血了!

张佳乐:你怎么剪的!

叶修:我看看。

叶修:……

叶修:少天。

叶修:你把它乳头剪了。

黄少天...

【ALL叶】叶先生的床上躺着尸体22

Vingt deux


叶修做起本职工作可谓得心应手。虽然强直性脊柱炎不是什么光靠马杀鸡就能治好的病,否则熊导也不用带病求医好几年,但从一定程度上缓解病痛,制造出神医再世、起效神速的表面效果,对叶修来说,并非难事。


这倒不是吹嘘,近十几年医患关系紧张,叶修还在嘉世实习时就亲眼见过老前辈们为了让病人听话,装神弄鬼像模像样。偏偏越不老实的病人越吃这套,据说当年有人拖家带口气势汹汹,冲进诊室时护士拦都拦不住。坐诊的老先生却不动如山,仿佛两耳不闻窗外事,只沉默地盯着那人,半晌后幽幽吐一口气,说一句,“你来晚了”。


病人被吓得半死,家属脸色煞白,老先生...

【ALL叶】叶先生的床上躺着尸体21

·在愚人节更新这一章我觉得是非常合适的


Vingt et un


房间里光线幽暗,灯管被淡紫色的灯罩裹在怀里,伴随呼吸吞吐出朦胧的雾霭。熊导帮叶修放好喻文州的尸体——造化弄人,居然又是一个大纸箱子,与叶修在茶几两头坐下来,摘了眼镜,眯起眼睛打量面前的这个男人。


叶修显得有些局促。他的双手交叉,放在膝盖间,手指不自觉地来回摩挲,发出轻微的、沙沙的声响。他的视线始终微微低垂着,尽量将自己与外界的接触程度降到最低,因此熊导看不见他的眼睛。这是件令人颇为遗憾的事,因为在熊导仅有的一丝印象里,叶修的眼睛似乎是非常有魅力的。


“叶先生...

【ALL叶】叶先生的床上躺着尸体20

·谢谢天使们的等候。


Vingt


    “叶秋,男,21岁。”


熊导慢慢翻动着手里的资料。文件上的照片印得有些模糊,叶修冲着镜头懒懒地笑,唇角勾起的弧度被印刷磨削后愈发暧昧,像是故意在挑衅谁。


“不愧是蓝雨的大总裁,口味还真够挑的。”


熊导冷笑一声,手指在照片上敲了两下。这时候门外的走廊里忽然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声音逐渐变大,最终演变成了一串明显急促的脚步声。熊导皱了皱眉,拉过一旁的电脑,飞快地往邮件里输入了些什么,点击发送,然后赶在办公室门被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