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3s23p4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墙头如山。

The Fault In Our Stars 5(主黄赤、黑赤)

有一种小黑子要成病娇的节奏_(:з」∠)_

高考考得奇烂离清北线估计差了30分_(:з」∠)_

反正都这样了那大家就一起坏掉吧_(:з」∠)_

沙桑是篮球白痴所以文中出现的任何篮球相关都是瞎掰_(:з」∠)_

但是沙桑的物理还不错_(:з」∠)_


5、

“那个,黑子啊,”日向顺平觉得现在自己的眉毛一定颤抖得像是一端被固定在桌面上另一端被大幅下压然后释放的塑料尺,“能、不、能、拜、托、你、解释一下现在是什么情况?”

 

然而站在他对面的水蓝色少年给他的回应却仍是那一副人畜无害的面瘫表情。若非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便是不着痕迹地稍稍后倾了身体,替身后同样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愉悦表情的赤发少年挡了挡那杀伤力近乎零的怨念视线。

 

日向顺平觉得自己眉毛的振幅又加大了许多。“呐,黑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身后那家伙应该算是伤患吧?不呆在医院里好好静养,却跑来参观我们野蛮的篮球,就不怕我们这些‘弱小的败者’中某个人手一滑导致赤司大人的伤势加重吗?”

 

“不怕的,”黑子不为所动地注视着日向脸上变幻莫测飘忽不定的阴影,“据我所知前辈不是汗手……或者难道说是?”

 

黑子你原来是这个属性的吗!黑子真的黑了啊!奇迹的世代的队长赤司征十郎究竟是何方妖孽!

 

日向狠狠地咬了下牙切了下齿,眉心上两道迷之皱纹又做了一个八拍的跳跃运动。然而再惊艳的颜艺在如今什么都看不见的赤司面前也不过是浪费表情,用一个不恰当的比喻,便是鸱得腐鼠而吓鹓鶵,鹓鶵抟扶摇而上,叹曰:频率不对。

 

“如果给你们造成了困扰,我非常抱歉。”罪魁祸首忽然开了口,不卑不亢的少年音在空旷的体育馆中荡开,恍惚间似有千莺啼翠。赤司顿了顿,习惯性地要将眼前众人的举动尽收眼底,就像一直以来那样站到人世的高处,在俯瞰综观中把握全局。

 

可这一次,他收获的却是茫茫然未可知的黑暗。

 

倘若就此消沉那便不是赤司征十郎。即使操持在手中的丝线绝断也有自信名为未来的木偶会按着自己的剧本走下去才是王者的骄傲。于是赤司缓缓吸入一口气,继续道:“但我对哲也的,还有诚凛的篮球非常感兴趣。可以的话,我想在这里亲身感受一下诚凛的篮球日常的氛围。”

 

鸦雀无声。

 

诚凛高校篮球部的热血少年们看着尚带病气的洛山队长,表情各异。

 

这个人,真的是赤司征十郎?

 

那个叱咤球场、用绝对实力击溃对手的让人闻风丧胆的赤司征十郎?

 

对于这里的每个人来说,赤司征十郎都不是一个陌生的名字。凶狠、残酷、强大,还有一点中二,与这个名字相关联的标签似乎都带着一丝猩红血色。火神的脸上还留有一道浅浅的疤痕,降旗一见到他就和见到美杜莎似的僵硬石化的毛病也还没有好转的迹象。Winter Cup休息室中不甘的泪水还未干涸,一起大吼着立下的报仇的誓言还在耳畔回响。

 

明明,这个人明明应是厉鬼的模样。

 

可那话语中的诚恳温柔,却有天堂的清朗。

 

简直就是小天使啊!

 

“如果真的不方便的话,我离开也没问题的。”小天使非常体贴地提议。

 

相田丽子不愧为统治着诚凛众汉子的真汉子,率先从这云泥之差的眩晕感中回过神来。“不会不会,完全不会。奇迹的世代的队长竟然对我们感兴趣,该说是开心好呢,还是荣幸好呢……而且如果能得到赤司君的提点,对这些笨蛋来说应该也是极有好处的吧。”

 

相田丽子说着便转过头,对着仍不在状态的汉子们笑得春花灿烂。“我说的没错吧?”

 

“是!”那一瞬间刷出来的冷汗都可以拿来煮面条了。

 

赤司微微一笑,“过奖了。那,请多指教。”

 

“这边才是,请多指教。”

 

 

 

 

 

45分钟后。

 

“你是火神吧。”正在练习投篮的火神被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一惊,脱手而出的篮球必然而然地偏离了轨道擦着篮筐飞了出去。火神没好气地转身,本来打算教训教训这个目中无人的173,却在瞥见那晕染上淡淡夕晖的精巧面容后一下子没了底气。以前在赛场上没仔细看,但长着这样一张脸的人,真的会是那传说中的帝王吗?

 

今天的夕阳,好漂亮。

 

漂亮到让人眼花。

 

这是国文没救大脑短路的火神君此刻能发出的唯一感慨。

 

“火神?”

 

“啊?哦,是,什么事?”呆看着赤司蒙着纱布的眼的火神突然反应过来,“诶等等你不是看不见吗,怎么知道在这里的是我?”

 

“脚步声。”

 

“脚步声?”

 

“你有着异于常人的跳跃能力。在快速跑动过程中,人会下意识地动用腿部全部力量,弹跳力突出的你跨幅相对较大,相邻落地点间耗时较长,脚步声的频率较小。”

 

“而问题也就出在这里。决定步时的从理论上来讲应是重心抬升的高度,而不是步幅的跨度。步时长说明你的重心位置变化大,这对于求快是非常不利的。”

 

“且重心起伏大会导致竖直方向落地速度增大,冲量增大,使得跟腱在缓冲时承受的压力增大。长此以往,有肌损伤的隐患。”

 

火神的眼皮抽了抽,他觉得自己的脸色不太对。“等一下,呃,虽然基本上没听懂你在说什么,但好像很恐怖的样子。简单地说,就是我现在很危险,对吧?”

 

“不,正好相反,”赤司像是被火神语气中夸张的恐惧和孩子气的笨拙逗乐了,心态愈发平和,初春的夕阳洒在身上竟也有了几分不可思议的温暖,“这将成为你新的突破口。只要稍稍改变运动方向,减小初速度与地面的夹角,便能在提升速度的同时保存体力,减轻疲劳。如果做得到,对付真太郎的三分球的那种大跳跃,平均每场可以增加3到4次吧。”

 

火神咽了口唾沫。赤司的建议无疑是切实而有价值的。尽管之前两次的见面留下的都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但火神心里还是不由自主地愿意去相信眼前的少年。

 

这是不是就是奇迹的世代那群狂霸酷拽的人面对他时的心情呢?

 

这是不是就是他们那样无条件的、在外人看来甚至是有些难以理解地信任他、追随他的原因呢?

 

夕日西颓。从远方的地平线吹来的残光几乎是搭着赤发少年的脚跟一路向上攀行。发梢仅堪堪地挽着几点金黄,昼间绝无可能遇见的由下至上的光线将少年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

 

于是这娇小的少年也变得高大,即便明知是假象,也令人抑制不住顶礼膜拜的冲动。

 

因为,其精神本就高在云端之上。

 

“火神君请集中注意力。”身边突然响起他神出鬼没的搭档不满的声音。在除篮球外的所有事情上反应都慢半拍的火神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便被接踵而至的一记肘击伤得掉了一半的血。他大叫着很疼啊黑子,才发觉赤司早已移步离开,此时正和相田丽子兴致勃勃地交流调教心得。面前他曾驻足过的地方只余下黯黯残阳,那没精打采的流光竟也像是为谁的离去而失魂落魄。

 

啊,完全搞不明白啊。

 

黑子看了看血槽半空却仍没什么长进的火神,又顺着他的视线望了望暮色中美得令人落泪的赤发少年,水蓝色的眼眸里阴影加深了几分。

 

啧。

 

“对不起火神君但还是请你去死吧。”黑子毫无情绪地说道。

 

“哎?!为什么?!突然间这样……啊好痛!”

 

又一记漂亮的肘击。


TBC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