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3s23p4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墙头如山。

【邱叶】小子不才(2016高考作文全国卷I)

·欢迎收看年度零分作文

·画风清奇

·扣题精确

·严重超时爆字数

·恭喜浙江考生考完18选6!结束高考!


小子不才

 

 

 

    “学长……”电话里的声音有些喑哑,“这周末,我恐怕不能……”

 

    “怎么了?”这边的人口齿含糊地回答。他的嘴里似乎含着什么东西,但很快,这干扰源便被去除了。“有什么不方便吗?”

 

    “……是我的问题,”电话那边的人说,“这次月考,我没有发挥好。我母亲对此非常生气,没收了我的账号卡。”

 

    “考了多少?”

 

    “98。”

 

    “满分多少?”

 

    “百分制。”

 

    这边的人稍稍停顿了一会儿。电话里的呼吸音清晰可闻,尽管那端的少年已尽力压制,但他还是可以分辨出其中的起伏翻涌。

 

    “邱非,”他拧起了眉,“你实话告诉我,你母亲——是不是打你了?”

 

    电话那头没有回话。

 

    叶修的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一旁的感冒灵慢腾腾地冒着热气。他看了眼刚从嘴里取出来的温度计,水银柱中央凸液面的最高点指着38.2℃。

 

    有点麻烦啊。

 

    他叹了口气。“我知道了。小邱,你先安心去上课,我会想办法的。”

 

    “不,学长,我不是想麻烦你——”

 

    “我知道。”叶修打断了他。电脑显示屏的光线映到他的侧脸上,仿佛将那镀金的两个字烙进了他的眼。

 

“我只是替一叶之秋抱不平,想帮他带回他的好徒弟罢了。”

 

 

 

李睿是邱非的表弟。由于种种原因,被他的双亲托付给了邱非父母,一直借住在邱非家里。

 

李睿看邱非特别不顺眼。

 

邱非虽说比他年长,但其实也大不了几个星期,两人在邱非母亲的安排下自然进了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班,甚至还做了前后排。

 

然后问题来了。

 

邱非成绩优异,懂事乖巧,却又不像个书呆子般弱不禁风枯燥乏味,无论篮球还是游戏,都胜过李睿一筹。而更可恨的是,邱非长得还比李睿好。

 

颜值的差距,从来不是一点点。

 

李睿总是想尽办法给邱非使绊子。课上扔小纸条,课后叫来几个弟兄集体挑衅,回到家里还不忘鼓捣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去向邱非母亲告状。邱母顾及李睿是姐姐的宝贝儿子,又念着他年龄偏小,便常常让邱非让着他点,放任李睿胡搅蛮缠。

 

邱非没意见。

 

不仅没意见,还挺感谢李睿对他的“特殊照顾”。

 

要不是上个学期李睿自作聪明,想用网游拖垮邱非的学业,却在被邱非上手的速度深深打击到后设计吸引了全服第一“一叶之秋”的仇杀,邱非估计还没机会认识叶修。

 

大概这就是命中注定。

 

邱非深吸了一口气。他挂掉电话,用冷水浸湿了毛巾,缓慢地贴覆上微微红肿的半边脸。他拿起月考卷又看了看,深红色的“98”刻在试卷的右上角,方才母亲气愤的责骂又浮现在脑海里。

 

“98?!”妆容精致的妇女揪紧了手中的答题纸,她反复描画的眉眼里撑满了失望的怒火:“98,98,那两分到哪里去了?!对了,你弟弟都告诉我了,你去打游戏了,还跟一个游戏里认识的高年级生混在一起,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小流氓——”

 

“妈!”邱非大声喊道。

 

“你给我闭嘴!”邱母气急,扬起胳膊对着邱非的脸就是一巴掌。“你看看你弟弟小睿,虽然成绩没你好,但他起码在努力!这次月考他可是及格了!哪像你,不思进取,玩物丧志,居然跑去打游戏,接下来呢?是不是还要跟那个高年级混混去抢劫犯罪啊!我看这些打游戏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邱非皱起了眉。他甩了甩脑袋,想将之后那些难听的话语通通忘掉。手机还紧紧握在他的手中,从那里面,仿佛仍旧传来叶修温和的嗓音。

 

叶学长,不是那样的人。

 

 

 

    叶修站在邱非的教室门口,想起了和邱非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那时他操纵着一叶之秋,悠然自得地奔跑在荣耀的大草原上。虽说他的仇恨值蛮高的,脸T的技能也越来越炉火纯青,但像面前这个小子一样上来就丢个嘲讽的,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于是他顺手就把这小子给灭了。

 

    后来在冰霜森林里他又撞见了这小子。只是这次,这小子跟另外一个战斗法师在一起。那小子看见他,似乎有些怕,但看了看自己身边的战法后,居然不要命地又给他放了个嘲讽。

 

    于是他顺手就把这俩小子一起给灭了。

 

    不过这次灭得没上次那么简单,那个战法号的操作者似乎有两下子,在不玩猥琐不斗战术的情况下,竟在他的手下撑过了40秒。

 

    打完后叶修开了麦,评论道,小朋友技术不错,就是经验欠点儿,还有攻击性太强。

 

    那边迅速原地复活后也开了麦,回道,还望前辈指教。

 

    然后,全服都知道了那个荣耀斗神一叶之秋新收了个徒弟,ID叫作战斗格式。

 

    每个周末,邱非都会跟着叶修全服乱跑,这里放个风筝,那里捅个boss,用游戏里老玩家的话说,就是为非作歹,兴风作浪。

 

    邱非倒不觉得他们的行径有多么恶劣。叶修在荣耀方面的知识技术自然无话可说,和叶修约约约的这段时间,他学到的东西呈指数增长,而更让他意外的是,叶修作为大他两届的学长,居然就是他们学校里那个永远占据话题榜首的风云人物。

 

    简直是如同传奇一般的存在。

 

    叶修在邱非教室门口等了一会儿,终于等到了从教师办公室回来的邱非。

 

    “叶……学长?”邱非惊讶地看着他。

 

    叶修指了指自己背后的书包,对他笑道:“不知道小邱你方不方便,让我去跟阿姨谈谈?”

 

 

 

    邱非母亲谨慎地将叶修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

 

    这个男孩的穿着打扮非常干净,虽然不是像中学生行为准则规范上那样一板一眼,整洁严密,却让人觉得自然舒服,忍不住想去亲近了解。

 

    她疑惑地看了眼跟在叶修身后的邱非,她记得他们班上并没有这么号人物。可自己的儿子却始终保持沉默,似乎并不打算向她介绍这位少见的客人。

 

    邱母也还是明事理的人,见邱非没有开口的意思,便先请叶修进了屋,让他在沙发上坐下后,给他倒了杯茶。

 

    邱非静静地坐在一旁。

 

    叶修仿佛非常擅长应付这样的场面。他对邱母礼貌地点了点头表示感谢,恰到好处地称赞了一番邱母的衣着品味以及家庭布置,并对她培养出了邱非这么优秀的孩子赞叹连连。

 

    邱母有些不好意思,心里却对这个清秀的男生愈发好奇起来。她一边掩着唇笑道,哪里哪里,邱非也没你说得那么好,这次月考,他就只考了个98,一边用眼神示意邱非,让他快点做个解释。

 

    邱非侧着身子凝望着叶修,像是完全没注意到她。

 

    叶修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继续说道:“阿姨,我听说,邱非还有个弟弟?”

 

    邱母忙点头道:“对对,他是有个弟弟,叫李睿,不过他是我姐姐的孩子,却比邱非有出息多了,人又乖,又懂得努力。”她转过头,冲李睿的房间喊道:“小睿,你出来一下。”

 

    李睿莫名其妙地探出了个脑袋。然后,他的脑袋就被吓得差点卡在了门缝里。

 

    “叶……叶神?!”

 

    邱母不明所以。

 

    李睿连滚带爬地从自己房间里溜出来,特别听话地贴着邱非母亲坐好。他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旁边一言不发的邱非,估摸着是邱非这小子闯了什么祸触了叶神的霉头,现在,叶神来家里找他算账了。

 

    于是他对邱母讨好地一笑,指着叶修说道:“小姨,这位是叶修,叶学长,我们学校高三届的大学霸,特别厉害,什么都会,连校长都经常有事拜托他呢。”

 

    如果有事拜托指的是让他少折腾点幺蛾子给他剩几粒速效救心丸的话。叶修在心里说道。

 

    邱母对这些自然是毫不知情。李睿这么一说,她立刻就信了,看叶修的目光也是越来越温柔。她一把拉过叶修的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脸上的笑容是说不出的喜欢:“原来是小叶啊,我以前没少听他们老师说到你,都夸你厉害。今天是怎么想到要和邱非一起到家里来?是不是邱非他闯了什么祸……”

 

    “阿姨,”叶修笑着打断了她的话,“邱非很好,什么事儿都没犯,倒是您,可能一不小心弄错了点东西。”

 

    “怎么说?”

 

    “是这次月考的事。我听说,您因为邱非的成绩,打了他。”

 

    “那是他自己不争气,只考了个98回来。”听到叶修这么说,邱母狠狠地瞪了一眼邱非。家丑不可外扬,自己儿子考了个这么丢人现眼的成绩,他居然还有脸和学校里的大人物告状!

 

    “那李睿呢?他的成绩应该比邱非好吧?”叶修仿佛没有注意到邱母的神情变化,仍旧笑着问。

 

    “你说小睿啊,好也说不上,但他肯努力。上次月考他可才考了55,没及格,但这次,你看看,61,及格了!”

 

    “哦?”叶修眯起眼,“阿姨,您这话我就听不太懂了。您的意思是,李睿比邱非更优秀咯?”

 

    “总归是比邱非好的。”

 

    “可是,阿姨你看,”叶修从茶几一旁拿过两张纸和一支笔,“邱非第一次月考100,第二次98;李睿第一次55,第二次61。根据这四个数据,我们可以做出两条线性曲线。”他在纸上画了个直角坐标系,“以他们二人作为横坐标,两次考试的成绩作为纵坐标,我们发现,第二次考试成绩的曲线斜率,比第一次小。”叶修停顿了一下,看了看邱母,想弄清楚她明白了没有。邱母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

 

    “按照英国统计学家Francils Galton的回归现象原理,当前后两次考试成绩有相关性时,它们呈现出来的趋势便是向中间值靠拢,这是非常科学并符合自然规律的。也就是说,如果邱非一直考100,李睿一直不及格,你反而要带他们去看看心理医生,或做做图灵测试。”

 

    “而如果要判定邱非和李睿的成绩是否存在显著性差异,此处我们适用卡方检验。代入四格表计算,我们可以得到P值远小于0.010,或者再做一遍单侧u检验,得到的结果也是相同的,即邱非的成绩,显著大于李睿。”

 

    叶修放下笔,抬起头看着一脸茫然的邱母:“阿姨,您说,要是因为您一时糊涂,让你这么优秀的儿子被冤枉了,是不是不太对得起邱非呢?”

 

    邱母下意识地点头。

 

    叶修叹了口气,继续道:“我也听说了,您担心他打游戏荒废学业,但实际上,适度游戏有益智商发育和锻炼反应能力。不信您问李睿,邱非最近交卷是不是越来越早,完成作业的速度越来越快了?”虽然是为了跟他线上约起打副本。

 

    李睿点头承认。

 

    “既然这样,能不能麻烦您把邱非的游戏账号卡还给他?其实,我就是‘一叶之秋’,李睿应该也知道吧,游戏上经常跟邱非一起的那个高年级生。”

 

    李睿目瞪口呆。

 

    邱非母亲这下却反应过来了。她恍然大悟般地摸了摸叶修的手,又摸了摸叶修的脸,怪不好意思地说:“这我知道,小睿跟我提起过,说邱非最近认识了一个高年级的朋友,我本来还担心……唉,现在看到小叶你,我是彻底放心了。邱非,听到没有,要多跟你叶学长学学。”

 

    一直沉默着的邱非听到母亲突然喊自己,也是愣愣地抬起头,但当他听清楚她说的话时,立刻干脆利落地应下了。

 

    “哦对了,还有账号卡,”邱母说,“在我卧室的柜子里,我去拿。邱非,你叶学长这么优秀,以后要多把他往家里带带。”

 

    “嗯。”

 

    邱非看着叶修只对着他做出的鬼脸,那双坚定的眼睛突然像是被星火照亮。

 

    “我一定会的。”

 

 

 

    “前辈。”邱非将整理好的实验资料递给叶修,看见他桌上乱糟糟的数据文件,皱起眉帮他理了理。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什么?”叶修终于从书本里抬起头来看他。

 

    “你当初给我母亲做的那个线性回归分析,其实是不成立的吧。”邱非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叶修,“只有两个数据点的话,首先在相关性的证明上就存在问题。”

 

    叶修笑了起来。“我又没说那是对的。不过,我起码证明了知识就是力量,无知只能懵逼。”

 

    “明明是心脏所向披靡。”邱非抓过叶修的领带,在他的侧脸上,印下了一个浅浅的唇印。


END


这篇文的主旨是,知识就是力量。

没有任何一个家长能因为一件完全符合统计学规律的事惩罚自己的孩子。

请各位评委老师打分。

评论(36)

热度(351)